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中国有句老话,心病还须心药医。”外国专家居然用英语翻译了这句话。

  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是慕容御听懂了。

  姜老太太是姜豆豆以前的全部生活,所以姜老太太的死不仅仅是生命终结那么简单,也带走了姜豆豆的全部正常生活。

  所以,对姜豆豆最好的治疗就是给她新的目标和精神依靠。

  而且是她愿意接受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了。”慕容御对专家说。

  姜豆豆已经由管家陪着回病房了,慕容御也走了来。

  他的脚踝本来也打着石膏,但是只几天功夫就嫌碍事,医生见他恢复的不错,就拆除了,姜豆豆的伤势也在恢复,但是慕容御不准她那么快拆除石膏。

  正是午餐时间,老宅的佣人送来饭菜,已经摆好在桌上。

  姜豆豆坐在餐桌边,双手放在桌上,没有吃,只是玩着筷子。

  “在等我?”慕容御淡淡的问。

  心里却是暖暖的。

  有个人等着自己吃饭,也不错。

  姜豆豆没有说话,还是玩自己的。

  管家盛上米饭来,“肯定是在等御少,您在国外的那两天,少夫人都食不知味。”

  管家这样说,无非是为了调节气氛,御少回来后她早就将那两天姜豆豆的事情事无巨细的报告过御少了。

  姜豆豆还是没说话,接过饭碗,默默的吃饭。

  慕容御也拿起了筷子,吃饭。

  姜豆豆只低头吃白饭,吃的很慢。

  忽然,一块她平时很喜欢吃的鱼肉送到了她的碗内,是鱼肚子中间那块没有刺的部位。

  是慕容御夹来的。

  姜豆豆连头也没抬起,就那么吃了。

  只是吃完后自己不会去夹菜,要慕容御夹到她碗里,才肯吃。

  管家怕慕容御会嫌麻烦,想过来给姜豆豆布菜,却被慕容御冷冷的看了一眼,他似乎乐此不疲。

  “收拾一下,下午出院。”饭后,慕容御吩咐管家。

  管家还没反应过来,姜豆豆在听到后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慕容御,眼神里都是希望。

  “你早就想出院了,是不是?”慕容御站在姜豆豆面前,居高临下的问。

  姜豆豆自打催眠治疗后,话语就少的可怜。

  专家也说过这可能是一个人在受到了重创之后,有自闭的倾向,所以更需要多和外界接触。

  “是,御少,我这就去收拾。”管家答应着。

  “先前叫你收拾的房间,可收拾好了?”慕容御问。

  “收拾好了,只是那个房间——”管家欲言又止。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慕容御淡漠的说。

  管家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很快整理好了姜豆豆住院的东西。

  无非就是衣物和用具,管家毕竟上了点年纪,有点讲究,认为住院时候用过的东西带回家等于把病情也带回了家,所以只捡了必要的,其他都丢掉了。

  姜豆豆自是不会说什么,她的心思很少关注外界,只偶尔慕容御的说话和动作才会吸引她,而慕容御看到后,也觉得这种讲究没有什么不好,没有说什么。

  回老宅的时候,还在下着小雨,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种安静的气氛中。

  慕容御和姜豆豆坐在后排座的正面,管家坐在倒座上,见他们两个都不说话,车子里很是冷清,就想活跃一下气氛,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都还在新婚中不是。

  “现在夏天快过去了,天气也凉快了很多,少夫人想好去哪里度蜜月了吗?”管家笑着问。

  一般一个女人一辈子只会结一次婚,蜜月虽然也可以在结婚十周年或者二十周年的时候去过,但是只有这新婚的蜜月才是最甜蜜的,代表着一个年轻人对婚姻的憧憬和梦想。

  姜豆豆的头靠在一边的车窗上,眼神有点空洞,好像在走神,又好像快要睡着了,没有和管家说话。

  管家尴尬的笑了笑。

  慕容御却开了口,“通知老宅,少夫人回去,让她们都出来迎接。”

  管家怔了一下,刚想说每次御少您回去佣人们都会列队迎接,这是家里的规矩,不用特别通知。

  细想之下,才反应过来,御少所说的她们是指老夫人和慕容夫人。

  在婚礼上慕容御已经正式宣布姜豆豆为慕容世家的新女主人,他的意思自然是让老夫人她们都出来迎接这位新女主人。

  这也是姜豆豆婚后第一次回老宅,也是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回去。

  “老夫人她——”毕竟执掌慕容家几十年了,辈分也在那里,即便姜豆豆是新女主人,让一位老人家出来迎接,可能面子上有些下不来吧,万一老夫人不肯,局面尴尬起来,还真不好收拾。

  “几时你也变得这样啰嗦了?”慕容御不悦的瞪了她一眼。

  自打慕容御回来后,他的视线很少离开姜豆豆,这样看了管家一眼,管家觉得浑身冰冷,马上拿起电话打给老夫人和慕容夫人的佣人,让她们告诉这两个人,她自己还没有那个胆量。

  情况似乎有点不妙。

  不知道是那两个佣人没有胆量通知,还是老夫人和慕容夫人故意装作不知道,当慕容御和姜豆豆走进老宅大客厅的时候,只有全家上下佣人们出来迎接,气氛很是庄重。

  “人呢?”慕容御视线扫过大客厅,没有见到应该见到的人。

  甚至连专门服侍老夫人和慕容夫人的佣人都没有见到。

  这是示威吗?

  没有佣人敢说话,奢华的客厅在外面阴沉的天气下,气氛更加凝重了。

  现在,连管家也不敢多嘴了。

  姜豆豆一副很安静的神态,似乎谁来迎接,有没有人来迎接,都没有关系,只是那样坐在轮椅上。

  这几天她已经开始慢慢做物理治疗了,但是慕容御还是让她坐轮椅。

  慕容御将她从轮椅上抱起来,直接往楼上走去,没有再理会众人。

  客厅中,佣人们不知道是散了好,还是继续等着,毕竟少夫人这位新女主人还没有和她们说过话。

  这些人都看向管家,管家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好说让大家等一下,她独自跟着慕容御上了楼。

  慕容御直接抱着姜豆豆往书房旁边的那间房走去。

  姜豆豆记得以前慕容御的房间不是这里,不过她没有开口问为什么。

  慕容御脚踝有伤,所以管家快步竟追了上来,刚好抢步上前帮慕容御开房门。

  那是一间宽大华丽的卧室,不过姜豆豆始终觉得好像多少年没有人住过了似的。

  因为一个房间若是经常有人住,绝对不会有这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再华丽也只是个睡觉的地方,不是家。

  “我去放洗澡水。”管家说着就往卧室自带的卫生间走去。

  慕容御把姜豆豆放在沙发上坐下,姜豆豆坐的老老实实。

  “我既然说了你是这里的女主人,该给你的排场我会给你。”慕容御伸手拍了拍姜豆豆的头,像是在拍一个小宠物。

  “我不在乎这些。”姜豆豆轻声说。

  “我不管你在乎不在乎,我给你的,你就接受。”慕容御眉心轻皱了一下,不悦道。

  姜豆豆看了慕容御一眼,这个男人一身习惯性的黑色衬衫和西裤,袖子随意卷起,露出坚实优美的手臂线条,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底里似乎比以前多了一些什么东西,波澜不兴中,不再冰冷。

  慕容御也看着她,四目相视,谁也没有再说话,但是不再因为这房间里长时间没有人气而觉得冰冷。

  “御少,洗澡水放好了,您看谁先洗,我去准备换洗的衣物。”管家走出来说道。

  在她眼里,慕容御和姜豆豆可不是简单的四目相视,那是两两相望,含情脉脉,她好像大煞风景了。

  姜豆豆本来以为慕容御会说他先洗,但是慕容御却说,“一起。”

  这不是回答管家刚才的问题,是对姜豆豆的命令。

  管家马上去拿两个人换洗的衣物。

  姜豆豆本来没有什么衣服在这里,是这几天慕容御吩咐她按照姜豆豆的尺寸添置的,管家也不知道少夫人喜欢什么款式和颜色,就按照时下流行的款式都置办了一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我,我能自己洗。”姜豆豆脸色酡红。

  “又不是没有给你洗过澡。”慕容御抱起姜豆豆走进了卫生间。

  后来,姜豆豆才知道当时自己尽顾着脸红了,忘记了想要挣脱。

  卫生间里的浴缸比以往姜豆豆见过的任何浴缸都要大,也是黑色的,这是慕容御的颜色。

  只是她右腿上还打着石膏,不适合在浴缸里,慕容御将她放到了一张椅子上,

  管家松了衣物进来,就关上门退了出去。

  “我帮你脱衣服,还是你自己脱?”姜豆豆低着头,慕容御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可能是因为卫生间里的水蒸气,他的声音也不像往常那么冷了。

  姜豆豆的脸红到无以复加,不说话。

  “那我就当你是想让我帮你脱了。”慕容御伸手过来,想解开她衬衣的扣子。

  姜豆豆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慕容御倒也不强求,收回了手,拉过一旁的花洒,打开开关,朝着姜豆豆喷了过来,小心的避开了她腿上石膏的部分。

  “啊!你——”姜豆豆一惊,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抬头,却迎上了慕容御带着明显笑意的面庞,他向来很少笑,现在眼角眉梢,还有嘴角的弧度都是从来没有过的,姜豆豆看的似乎有些失神。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慕容御已经帮她脱掉衣服,洗发水细腻丰富的泡沫在她的发间,她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硬朗的男人洗头发的力道这样轻柔。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在暗示我什么。”慕容御俯身在姜豆豆耳边说,“你现在还有伤,要节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