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少夫人:军少,轻轻疼 第442章:太瘦了,对备孕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开吃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说话,饿死鬼投胎似的吃了一阵后,慢慢才打开了话匣子。

  “真是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

  先开口的,似乎永远是陆斯扬,他虽知道面前的两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但他总能摆出一副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有做过的态度,一如即往地笑着开口。

  若不是知道他做了什么,秦少君其实是欣赏陆斯扬的,不止是技术方面,不家为人处事交际方面。

  但现在,总觉得这个人的笑容有点假。

  不过,毕竟也犯不着当成仇人对待,他便也淡淡地回了一句:“大家都忙,又不在一起工作,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们俩就好了,可以天天在一起。”

  这似笑非笑的一句,一出口宁馨雪筷子都停了,秦少君虽还是在吃菜,但脸上却绷得很紧:“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说完,他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自罚一杯……”

  明明刚做完手术,等下肯定还得回医院里盯数据的,结果他却要了瓶啤酒。

  虽说啤酒那东西喝得少点也没什么影响,可宁馨雪还是不自在地拧了拧眉。

  将她这小小的动作看在眼里,陆斯扬酒杯都送到嘴边上了,却还是放了下来:“算了,你不喜欢我就不喝了,罚吃一碗饭行了吧!”

  说完,他还真就要了碗白米饭就狠扒起来……

  很快,一碗就见了底,不过,无论他是喝啤酒也好,还是吃白饭也好,宁馨雪都一脸不关她事的表情。

  最后,她一放筷子:“我吃好了。”

  “你也没吃多少啊!再吃点吧!”

  “不用了,我饱了。”

  见状,他虽没有再强迫着她吃什么东西,但却温声劝了一句:“还是要多吃点的,你看你这么瘦,对备孕也是有影响的。”

  闻声,还有擦嘴的宁馨雪怔了一下,然后,她猛地抬头:“谁跟你说我在备孕的?”

  “没有吗?”

  陆斯扬一脸惊讶的样子:“可锦思说,这是冷少在公司股东大会上说的呢!”

  他在说笑吗?这种事情冷靳寒为什么要拿到股东大会上说?

  心里这么想着,她也直接这么反驳的着:“这种事情,他不会在公司说的。”

  “那自然也是重要到必须要说这个,他才会说嘛!”

  说到这里,陆斯扬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过,我们真的没有备孕吗?你也不少了,冷家,也是需要未来的继承人的吧!”

  “……”

  心口,猛地一刺,因为他话里的暗示恰她就戳破了她心尖尖上的那个可怕的阴影。

  又不是她不想怀孕,又不是……

  似乎是听不下去了,秦少君这时突然道:“她要是怀孕了,我这边可就够呛了,再晚几年才好。”

  对此,陆斯扬却很现实地说:“馨雪也28岁了,再不生都是高龄产妇了。再说了,冷家和我们陆家不一样,没有继承人,冷少接下来的仗可就不好打了。”

  每一句,每一句……

  如果说之前她还当陆斯扬真的只是随口问了这么一句的话,那么现在,几乎都不用怀疑了,这个男人,是故意把话题朝这个方向在引导。

  虽然,她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但还是冷眼瞪了他一下:“陆斯扬……”

  接收到她的视线,陆斯扬尴尬:“啊!你不想说这个我就不说了。”

  “我是想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备不备孕,和冷氏有什么关系?”

  “这个,既然冷少没有跟你讲,我也不好说的吧!”

  闻声,宁馨雪笑了一下:“不好说你刚才为什么提?既然提了,那就最好一次性说清楚,不然,我会认为你的是故意的喔!”

  他确实是故意的,没想到,又被这女人看出来了。

  陆斯扬看着她,心情激动不止的同时,也终于松了口:“那……既然你非要问的话,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

  说到这里,他还刻意清了清嗓子,然后才将他所知道的一切,悉数道来:“我是听锦思说的,她那个表叔以前还是很本份的,一心一意地教导冷少,可后来,他儿子长大了,那自然也有了私心。原本他的私心似乎也只是要点集团的股份,可他那个儿子,似乎并不满足于此,于是怂恿他的冷少对着干。”

  “这些我都知道……”

  宁馨雪答得很直接,陆斯扬听完也只是一笑,便又继续道:“不过,坏就坏在,冷靖轩似乎还真是位挺有能力的人,在公司干了20多年,功劳苦劳一大把,支持他的人还挺多,所以,总结性的来说,就是他在冷氏闹造反,现在还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再怎么也是个表亲,冷氏再怎么也不会落在他的手上。”

  正因为是豪门,也正国为涉及到的人和事都很多,继承的财产也相当可观,所以,对于血缘,这些有钱人看得比任何人都重。

  说一千,道一万,冷靖轩再怎么有功劳有苦劳,可他也不是冷老爷子的亲儿子,这中间,总归还是隔了一层的。

  所以,就算他再有威胁,想真正得到冷氏的一切,也不是那么的。

  宁馨雪这么想的,而且也有信心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但,陆斯扬这时却给她投了一个超毁灭型的炸弹:“那如果冷少不能有孩子的话,以后,冷氏的归属就不给表亲也得给表亲了吧!”

  只这一句,宁馨雪的拳头都握得死紧了。

  咬着下唇,她努力保持着镇定:“我们只是太忙了还不想要孩子,和不能有孩子是两码事。”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啊!但是……”

  说话的艺术在于,说三分,留七分。

  将人的情绪全部吊起来后,再加以引导后,投出来的,一定是的炸弹:“两年前你不是出过事么?当时传出来的消息不太好,所以,冷靖轩现在似乎是利用这个消息在公司里煽动那些老股东的情绪,而且,不少人还上当了。”

  “……”

  宁馨雪没有说话,心里却因着他说的这一句不好的消息,而全身僵硬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