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991章 跟大家相处融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终,周姿柔只能向着白童可怜兮兮的求助:“白童,你能教教我吗?之前教官讲的时候,我没有搞得很明白。”

  她这么一开口,宿舍中的其它女生,也七嘴八舌的说道:“对啊,也教教我吧,我也不怎么明白。”

  “我也要学,我也要学。”

  按理来说,她们跟沈铁君才是经常在一起的战友,一起出来各种演出,应该向沈铁君学习的多。

  毕竟沈铁君的被子,也同样叠得极好,堪称示范标准。

  可是,沈铁君一惯个性强,对人时常又冷言冷语,大家并不怎么很喜欢跟她打堆。现在就算她看叠得再好有什么用?万一跟她请教一下如何叠好被子,又被她一阵呛白,不是自讨没趣?

  这白童虽然跟她们只呆了几天,可至少,人家目前来说脾气还是挺好的,尽量跟大家处在一起,没有任何一点格格不入的地方。

  向她求教,不会碰钉子,更不会被怼回来。

  白童看了沈铁君一眼,沈铁君神情冷冷,似乎根本不屑参与她们的这个事。

  这样,白童倒是放了心。

  她最初还担心自己,抢了沈铁君的风头,会惹得沈铁君不高兴,毕竟沈铁君的这些能力也挺强,万一沈铁君感觉自己抢了她的风头怎么办?

  白童不怕事,但也不想惹事,让人感觉是她喜欢出风头才招来的祸事。

  但看现在沈铁君一副冷漠不关我事的模样,想来她也不在意这些。

  “好,其实我也有些细节没有记得特别清楚,大家一起来好好想想,互相印证一下,看看教官是怎么教的。”白童很和气的说。

  她这么和气的说话,沈铁君突然感觉,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果然就是这么大呢。

  自己这个性,这宿舍的战友们来求自己教教,自己可能都是爱理不理,随便一句话:“哎呀,你们怎么这么笨,这么久了还不会叠被子?”就把人给打击回去了。

  可反看人家白童呢,说话多有水平。

  明明看她叠的这个被子的架式,没有几年的功底,是叠不出来的。

  可人家就没有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模样,反而把话说得这么客气,还什么她也记得不是特别清楚,大家一起来好好想想,互相印证,看看教官是怎么教的。

  这是把所有人的面子都顾虑进去了,让人感觉很舒服,一点也没有求人低三下四的感觉。

  难怪这才几天的时间,原本对他很排斥的文工团的这些团员,都跟她渐渐熟络起来,甚至,连钱苇苇这种眼光高于一切的人,都不再挑白童的刺。

  不过,沈铁君并不生气,甚至感觉,白童这个朋友,是交定了。

  白童跳出床,站好距离,也方便让宿舍中别的姑娘围过来,刚好站一圈,能让她们看个清楚明白。

  “好象教官是这样说,要把这被子压得特别严实,折出来的效果才好,是不是?”白童一边压着被子,一边问。

  “是的是的。”一个姑娘嘴快的说:“教官是这么说过的,我记得特别的清楚。”

  自然这样的一问一答,比教官单纯的劈头盖脸的说一通效果要强得多。

  原本这些人都是懂的,只是某些关键的决窍点没有搞清楚。这么一问一答,白童又是耐着性子慢慢的教,大家自然很快就把精华给掌握了。

  周姿柔眨着星星眼问白童:“白童,你以前学这个,也学了很久吧?”

  “也没多久,只是当国防生,也有这些训练。”白童谦虚的说说。

  “我就是看你做得挺熟练的。”周姿柔很佩服的说。

  钱苇苇也不由插嘴说了一句:“当初可是一点也看不出你象个国防生。”

  白童愕然,竟心想,难道自己看着挺差的嘛?一点也不象个国防生。

  “嗯,开始我们都以为你是转来的文艺兵,看着白白净净,说话声音又软又甜,一幅书卷气息,刚好我们又听闻要转来一个艺术家庭出身的会弹钢琴的女孩子,还以为是你呢。”钱苇苇说。

  “你们搞错了。”白童笑笑:“我不是艺术家庭出身,我更不会弹钢琴。”

  “是吗?”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对白童的身世感兴趣了:“那你说说,你是什么家庭出身,又有教养又有本事。”

  “我啊,我就是普通的工农兵子弟。”白童把自己的身份作了一个简单的概括。

  她们家,应该算是菜农,还是农民的一种,然后白建设顶班,进厂里当了工人,说她是工农子弟,是一定也不夸张。

  “谁相信啊,看你这气质,这作派,比我们都还看着象受过良好教育的模样,怎么可能是什么普通的工农兵子弟啊,你说你是干部子女,这才差不多。”周姿柔笑着打趣。

  “真的,不骗你们,我家是菜农,我们家一直就靠着种菜这些为生,我们比一般的农民都还要辛苦,普通农民一年到头就两次农忙时节,可我们一年忙到头,这边的菜才收了,那边的菜秧子又得种下,一天四季各种菜不断,我们一年四季种菜也就不歇气……”白童对着以往的生活作着总结。

  “听上去,是好辛苦的。”另外有人员吐了吐舌头。

  “这算什么辛苦?”白童微扬了眉:“再大的太阳,人家是人找个树荫下歇气,可我们还不能歇着,还得先顾着地里的菜秧子会不会晒焉,先把菜顾着才是要紧事。至于人晕倒在地上是常有的事。碰到大冬天啊,水都要结冰的时候,为了卖萝卜,再冰的冰水,也得泡在里面,把一个个萝卜洗得干干净净,才能争取第二天在菜市场卖一个好价钱。”

  这些事,都是她亲身经历的,自然是说得一板一眼。

  “想不到,这么辛苦。”周姿柔已经抓了白童的几个小手指在手中翻来翻去的看:“当初就这么一双小手泡在冰水中洗萝卜?天,我冬天来了,伸都缩在袖子中不想伸出来,这还要伸在冰水中洗萝卜,我可办不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