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叫张可易。”余凯随口谄了一个名字。

  “我叫朱可翰,你可以叫我翰翰。”对方有些羞涩的报着姓名。

  要不是他是一个男人,余凯都要怀疑,对方是在对自己表白了。

  “我们走吧。”皮季泽面对这一切,终于是不能做到无动于衷,起身要拉着朱可翰走。

  “哎,帅哥,你的打火机。”朱可翰仍旧不忘还余凯打火机。

  他把打火机递过来,趁余凯伸手过来拿的时候,食指似乎不经意的轻触了一下余凯的手心。

  余凯全身一阵恶寒。

  靠,他居然被人调戏了。

  看样子,对方还是一个性取向不明的家伙。

  余凯立刻冲进洗手间,把手洗了又洗,然后,他才出来,气呼呼的给黎纵打着电话:“我说,你让我调查的是什么人啊,象个人妖一样,简直是恶心死了,居然还来捏老子的手。”

  他这一辈子,在部队中怎么摸爬滚打都来,但什么时候,轮着一个娘炮似的男人来调戏他?

  黎纵在电话那端,听着余凯吃亏,低低的笑了起来。

  毕竟,看着余凯吃亏的时候不多,不抓紧时间取笑取笑,就太不符合这一群损友的个性了。

  “是吗?你被揩油了?居然被男人揩油?”黎纵笑得极不厚道:“说来听听,被男人揩油是什么滋味啊?”

  余凯暗自磨了牙:“什么滋味?要不要我来揩揩你的油,你就知道了?”

  “算了,别。”黎纵笑着讨了饶。

  他可相信,小邪神惹火了,是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

  谁让自己没有在部队呆过,真要动手,肯定是被余凯按着修理的。

  “说正事吧,你跟踪调查的结果如何?”黎纵岔开这个话题。

  “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唯一异样的,就是他跟着一起的这个男人,似乎两人关系不浅。”余凯将一路跟踪下来的结果跟黎纵大致说了一下。

  黎纵轻皱了眉:“难道,这个皮季泽,是个同志?”

  “同志?”余凯瞪大眼:“他什么时候是我们的同志了?”

  黎纵也懒得跟余凯解释,这个同志了。

  本来同志这词,是个很高尚的词,可越到后来,竟变成了另一个意味。

  “换句话说,就是同性恋,就是喜欢跟自己一个性别的人。”黎纵说。

  这一说,余凯又想冲进洗手间洗手了。

  要不要这么恶心啊,居然男人喜欢男人。

  作为根正苗红的余凯,他再部队,可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观点的。

  相对的,黎纵就坦然多了。

  “也就是这几年,开放了,来的外国人也多了,出国的人也多了,才兴起来的。”黎纵不屑的皱着眉:“都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出去学点好的学不会,这些东西,倒是一下就学会了。这皮季泽在国外几年,搞不好,也真的是爱上了这个调调。”

  余凯听着这话,心中默默的赞同。

  确实一个个,经常是好的学不来,坏的倒学个遍。

  “皮季泽是不是同志……这试一试,就试得出来。”黎纵想着这个可能。

  “你能不能不要提同志这个词?这简直是污辱。”余凯义正言辞的纠正着。

  “好,不提就不提,不过,你还是得再配合试探一下。”黎纵跟余凯商讨着。

  “我有什么好处呢?”余凯反问。

  “好处就是,你可以在白童的面前去挣挣表现,让她对你有好感,快些接受你当她的妹夫。”黎纵说着好话。

  余凯啐了一口。

  他可记得,当年才跟白童认识,白童对自己的印象就不好的。

  不过为了夏小云,当当白童的妹夫,也无所谓了。

  ****

  白童接到黎纵的电话。

  黎纵要她去看一出好戏。

  白童沉默着,并没有很快的答复。

  “来吧,白童,真的就是看一出好戏,小邪神都豁出去,不惜牺牲演这么一出好戏,你不来看看,简直是太可惜了。”黎纵从容的劝着白童。

  听着居然余凯这些也扯进来了,白童也不好意思再拒绝。

  “好,我出来。”

  “嗯,我在学校门口等你。”黎纵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后,白童又主动的给蓝胤打了一个电话:“蓝大哥,刚才黎纵约我去酒吧看看,关于我的那个经纪人皮季泽的事,余凯也来了。”

  “是不是问题很棘手,需要我赶回来吗?”蓝胤关切的问着。

  “也不是很棘手,你不需要赶回来,只是我想了解一些真相,所以过去看看。”白童回答。

  想了想,她补充道:“我只是跟你说一声而已。”

  她跟蓝胤已经领了结婚证,已经是法律上受保护的合法夫妻。

  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更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上一次,杨娜闹到学校来,不就是污蔑她跟皮季泽有什么?

  所以,她会坦荡的跟蓝胤说着这些,就是不想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

  经常看见一些女人说,什么人正不怕影子歪,只要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怕什么。

  可白童只想说,古人都说过,瓜田不纳屐,李下不正冠,该避嫌的,还是避避嫌。

  “童童,这些事,你没必要特意来跟我说一声,无论怎么样,我都是相信你的。”蓝胤沉声说。

  白童唇边带着微微的浅笑:“蓝大哥,我知道你信任我,可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妻子,我有什么事,我就想跟你说一说。”

  “那你自己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要首先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蓝胤认真的提醒着她

  “嗯,我知道。”白童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在她挂电话的那一刹那间,她似乎听见电话那端,蓝胤低低的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白童的脸上,也带上一层甜蜜的笑意。

  她又何尝不想念蓝胤?

  只不过,她跟蓝胤都是同一种人,哪怕再想念对方,但都是一种很克制很理性的人,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

  白童收了电话后,才离开学校。

  校门外,黎纵的那辆黑色轿车,正在路边停着,车窗边伸出一只手,指缝中的烟头在夜色中一明一暗。

  见得白童出来,黎纵不满的抱怨了一声:“怎么这么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