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青松现在的住址,是在爱华宾馆长包的一个房间。

  夏小云按着许青松给的地址,找到了这个宾馆的房间。

  看样子,过来面试的学生还不少。

  夏小云安静的站在外面等着。

  这些来面试的学生,大多都有家长或者朋友陪着,只有夏小云是自己一个人来。

  此刻夏小云不免同样的紧张起来。

  她报考电影学院的事,又没跟孙淑华这些讲,自然是不可能让孙淑华陪着来。

  唯一可以依赖的白童,又不在。

  夏小云就站在那儿,看着前面的一个女孩子在她的家长陪同下,从屋子中出来。

  现在轮着夏小云了。

  她象征性的敲了敲门,随着许青松的一声请进,夏小云推门走了进去。

  “你来了?”许青松抬眼看着她,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他对面的一个位置,示意夏小云坐下:“坐下吧,不用这么紧张。”

  夏小云哪有可能不紧张。

  要是只是一般人,夏小云自然是大大咧咧的跟他胡扯一下。

  可现在,对方是招生办的老师,自己还想过面试这一关呢。

  “叫什么名字?”许青松翻出夏小云的资料,问她。

  夏小云回答:“我资料上不是写着的吗?”

  许青松又是笑了起来:“我看资料是看资料,问你是问你啊。”

  “哦,我叫夏小云。”夏小云一古脑的作着自我介绍:“今年十八岁,是一名来自高中的学生,我……”

  许青松不住的点着头,然后问夏小云:“以前有接触过表演,或者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没有。”夏小云老实的回答,反问许青松:“是不是没这些表演经验,就没希望?”

  许青松摇摇头:“也不是,那只是评估的一个方面。”

  夏小云听着这条,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许青松将她的资料搁在一边,双手交叉在前,对夏小云道:“我们现在来聊聊你的家庭情况吧,你家中有些什么人,他们对你如何?”

  夏小云愣了一下。

  她的家庭情况?

  于是,她笑嘻嘻的道:“挺好的啊,我们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挺好的。”

  她所指的一家人,就是孙淑华、白建设、白童、白培德等人。

  在白家这么多年,她早就习惯了把这些人当家人了。

  现在孙淑华跟白建设结了婚,这更是理所当然的一家人。

  许青松看着她,又似乎很随意的问了一些关于她家庭的情况。

  等将夏小云的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他才对夏小云道:“恭喜你,面试通过,接下来,你就安心等着电话和录取通知书好了。”

  “真的?”夏小云很开心。

  她甚至还特意的问道:“这不考考什么演技什么的?”

  “不需要。”许青松摇头:“这些东西,去了大学,自然而然也会学习。”

  这一说,夏小云彻底的放心。

  她极度感激的向着许青松弯腰行礼:“那谢谢你了,许老师。”

  目送着夏小云离开,许青松的脸上,依旧带着浅笑。

  等夏小云走开后,许青松才从文件夹中,拿出一份资料。

  这是明家当年走失的那个孩子的资料,不管是从外貌还是年龄,差不多都对得上。

  这上面还写着,那个孩子,后背腰际,有一处桃心形的胎记。

  许青松看了一阵,默默的又将这份资料,重新塞回文件袋中。

  ****

  白童这是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

  而且是以非军人的身份出来执行任务。

  要说不紧张,是假的。

  可是,想着这个奇葩任务,白童也是哭笑不得。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任务,不是派蓝胤、白玉龙这些正规军人出面了。

  这说来也是好笑,她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帮着牧民们找丢失的牛羊。

  当时接着这任务时,白童的小嘴张得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纳尼?

  军人不是保家卫国吗?

  军人执行任务不是应该冲在枪林弹雨中,或者跟那些劫匪毒枭周旋到底吗?

  怎么是去找丢失的牛羊。

  后来经过上级的有关解释,白童才明白了这个大概。

  原来这事是极为简单,就是西区的牧民走丢了牛羊,跑来跟驻军求助。

  身为正义之师的驻军,时刻要军民一家亲,有老百姓来求助,不可能不管。

  结果经过调查,他们才发现,这牛羊,并不跑丢了,而是被当地一个比较有势力的大家族给圈了起来。

  可是,这牛羊身上又没有记号,人家就根本不承认这牛羊是别人的,死活不交出来。

  驻地部队将去谈判交涉,对方反而嚷着部队官兵仗势欺人了,嚷着是部队官兵要强行霸占他的家产,令当地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都信以为真,对部队驻军有了诸多的误解。

  这是不仅没有帮着群众解决问题,甚至还把部队的声誉给搭上了。

  部队的声誉受影响,这当然不是一件小事,惊动了战区司令,所以,这才有了另外派不象军人的军人出来,执行这任务。

  不仅要求替牧民找回丢失的牛羊,还得替部队挽回声誉。

  所以说,这任务,看着奇葩,却是极不简单。

  白童也明白,这任务,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赶到当地的那天晚上,白童就如普通的出来穷游的大学生一样,随便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

  甚至为了象模象样,要节省一点费用,还反复跟老板讲了好一阵价钱。

  要了一个四人间后,她又以同屋的人脚太臭为由,最终不情不愿的极为肉疼的多付了一些钱,转到单独的房间。

  蓝胤跟白玉龙在暗处看着这一幕,都是好笑。

  白玉龙挺心疼的道:“哎,我妹真不容易啊,这出来住个旅馆,都没钱住。”

  “是啊。”蓝胤也是赞同:“这是能省则省啊,想出来穷游,就得一分钱瓣成两瓣花。”

  这一切,白童当然不知道。

  她洗澡过后,又将换下的衬衣洗了晾在公共阳台上,自己才回小房间躺下。

  她脑中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先在这地方落脚,再找个机会,混进那户人家去看个究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