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世杰有些懵。

  他明明记得打他的,是另一伙人,怎么成了白童打了他?

  见他发神,周云芬更急了,她扑在陆世杰的病床边,连声问:“杰儿,你是不是真的被打傻了?你认得我是谁吗?”

  陆世杰被她这样子弄得心烦,很不奈烦的道:“我没有傻。我也认得,你是外婆,这个是我妈,那个是我爸。”

  “那好那好,我家杰儿没傻,还认得到人,否则,还真是吓得我这老太婆的心脏砰砰乱跳,血压都升高了。”周云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不行,我得吃点药了,否则,我真的受不了。”

  陆宝升在旁边,慢慢的问着陆世杰。

  陆世杰将他跟别人打架的经过说了一遍。

  当然,说的时候,他也避重就轻,他怎么嚣张惹别人的时候不提,至于别人打他是怎么的,他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他在说,旁边的郑蓉又是泪眼汪汪:“我的杰儿,你真可怜,你这么乖的乖宝宝,居然被人这么欺负,你放心,妈跟你老爸,都会帮你,敢打你的人,我们决不会让他们好过。”

  说话间,警察也过来录取口供。

  毕竟,陆宝升一直又给这边施压,这桩案子,当然极为重视,陆世杰作为当事人,口供很重要。

  警察又将陆世杰的话询问了一遍。

  作为警察,他们不可能象陆宝升跟郑蓉这样偏袒得明显,在一些含糊其辞的地方,不免多问几句。

  这一问,又惹得郑蓉极不高兴:“我说你们是怎么办案的?没看我家杰儿是受害人,都被打得躺在这儿差点变成植物人,你们不快些去抓打我儿子的人,还在一些小问题上反复纠结做什么?”

  “闭嘴。”陆宝升在旁边不动声色的睨了她一眼,对警察客气道:“同志,我相信你们,你们只管公事公办就成。”

  警察又问陆世杰:“后来,你是怎么逃掉的?”

  陆世杰道:“后来,我以为,我要被这些人打死,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警察来了,那些人,就被吓跑了。”

  “当时警察赶来了吗?”

  “没有。”陆世杰摇头:“应该是白童叫出来吓唬人的。”

  虽然那时候被揍得半死,他神经,倒是莫名的记得,记得是白童的那张短发的娃娃脸出现在面前。

  这是他昏过去前最后定格的画面,他倒是牢牢记住。

  “这么说,白童并不是其中打你的一位?”警察很严谨的问着。

  陆世杰嚣张的又不耐烦了:“我说,你们警察有不有脑子啊,这明显就能想到,是白童救了我的事。”

  警察心中也不爽,他们录口供,当然只能实事求实的只管当时的真实情况,这些推理误导性的话,他们才不会用。

  “怎么可能。”郑蓉跟周云芬倒是异口同声叫了起来:“明明是她叫人打的你。”

  陆世杰发脾气了:“怎么你们这么想我被她打了啊?”

  “因为,他们都说,你中午被她用蓝球砸了。大家都知道的事。”

  这一说,陆世杰感觉糗死了。

  被白童用蓝球砸,比被人打得半死送到医院,还令他发糗。

  毕竟,被人打得半死,这是在偏僻角度发生的事,没人看见,何况,别人是几个打他一个,打得半死也不丢人。

  可是,白童拿球砸他,这是当着全校这么多人的面砸他,而且,一个球,就砸得他鼻血狂流,当然是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这也让他清楚的记住了,白童这个平时不多言不多语没什么存在感的女生。

  “说了,那只是闹着玩的。”陆世杰没好气的将这事归结成闹着玩。

  否则,他也感觉丢人。

  “真的不是白童打的你?”陆宝升皱着眉问。

  他不会存有什么妇人之仁,怕自己的儿子,一时心软,饶过了谁。

  陆世杰被这样反复的问,脾气更是上来了,他没好气的道:“说了不是就不是,你们要问多少遍,是她路过,叫了一声警察来了,吓跑了那些人……”

  至于后面的事,他昏迷了,不记得清楚。

  但当时,白童能叫一声,吓跑那些人,已经算是很聪明,也很有胆量了。

  一般人看着这种情况,早就吓得不知道躲在哪儿去了,人家没有躲,还设法救了他,真的不错了。

  警察终于问完了口供,走了。

  警察走了后,谭校长这些也得到了消息,赶到学校来了。

  毕竟,这两天,关于他们学生的学生白童,打了人事局局长儿子这事,都传得纷纷扬扬,仍由这样子的传言四处传,对学校的名誉有极大的影响。

  谁让有事的,是人事局局长的儿子呢。

  要是换作是人事局局长的儿子,打了白童,保证这事就没有多大的传播度。

  知晓不是白童打的陆世杰,谭校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再听闻是外面的社会闲杂人员打的陆世杰,谭校长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真好,这样子的结果,最好不过。

  这跟他的学校,就没关系了。

  他的学校,依旧是好的,校风依旧是严谨的,不存在有什么打架斗殴的事,甚至,白童同学舍命救人,还可以大大的表扬一番。

  “这就好,这就好。”谭校长一连说了几声:“我就说白童同学不会错,她一惯乐于助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周云芬跟郑蓉阴沉着脸。

  事实证明,她们冤枉了白童。

  可是,她们这种人,平时自我惯了,哪会管别人怎么样。

  所以,听着这话,当没听见。

  “既然证明跟白童同学没关,那我让人通知她,让她明天就来学校上课了。”谭校长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说给陆家的人听。

  周云芬立刻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这话气之狂妄,令谭校长听着也不爽。

  早前,说事情没搞清楚,这陆世杰的外婆又吵又闹,学校也只有尽量息事宁人,暂时让白童回家休息。

  现在,事情清楚了,人家白童真的没有做错任何事,相反,还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怎么还在不依不挠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