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530章 去将爷爷跟白叔接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童在医院挂着点滴。

  经过全方位的检查,她的身体,并没有别的大碍。

  虽然有些软组织损伤,但也不严重。

  她现在晕过去,是这几天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一直不眠不休。

  蓝胤跟白玉龙的脸,都是阴沉得要黑压压的。

  这顾娅,简直是太没人性。

  就算真的伤了人,按法律怎么定就怎么定,她凭什么,敢自作主张的动私刑,甚至将白童给强行关到精神病院去。

  要是得到消息再晚一点,不是精神病,也会搞成精神病了。

  “这次的事,我决不会这么算了。”白玉龙恨恨的捏着拳头。

  以往在县城,还不感觉。

  现在,他是清楚的明白,这阶层不一样,这等级差,是多严重的一个事。

  “这事,我来解决。”蓝胤英俊的脸罩着一层寒冰。

  既然顾娅敢耍特权,那就让顾娅看看,这特权,是怎么耍的。

  “可我……”白玉龙还想说什么,蓝胤拍了拍他的肩:“我是白童的男朋友,这件事,我义不容辞。何况,对付顾娅还有黎家,只有我来。”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

  毕竟现在的白玉龙,只是一个小小的连长级别,想对付黎家,真的不够格。

  但这种话,他不可能当着白玉龙说出口。

  可没说出口的话,白玉龙还是能明白。

  “你在这儿先照看着白童,我出去一趟。”蓝胤紧抿着薄唇,拍拍白玉龙的肩。

  “你要去做什么?”白玉龙紧紧的追问一句。

  他要跟着蓝胤一块儿去。

  “没事,我就是去将爷爷跟白叔接过来。”蓝胤心事重重的道:“我不干别的,你放心。何况,白童这儿,总要有人守着,你跟着我去了,这儿怎么办?”

  白玉龙点头:“好,我在这儿照看着白童。”

  蓝胤从医院出来,在停车场找着他的军用吉普车。

  凭感觉,他能猜想,白培德他们,应该是在明家。

  这发生这么大的事,白培德他们来帝都,没有别的人可以依靠,也就只能找明家。

  蓝胤开着军车直接回了军区大院。

  开车经过某处小楼时,却见路边站着一人,似乎在找人问事情,看样子,正是白建设。

  蓝胤急急停了车,倒了回去。

  果然,这人正是白建设。

  他在明家呆不住。

  让他就这么坐着等白童的消息,他不甘心,早就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所以,他就出来,想问问这儿的人,这个黎家,究竟是在哪儿。

  他想亲自去找找黎家的人,赔点小心,赔点钱,让他们放过白童。

  “白叔。”蓝胤跳下车,冲着他叫了一声。

  白建设一见是他,那一刻,真是千年久旱逢甘霖,万里他乡遇故知。

  这有蓝胤出面,可比找任何人管用啊。

  怎么说,蓝胤都是白童的男朋友,蓝胤在这事上都不肯尽心尽力,那还有留着有什么用。

  “蓝胤……”白建设叫着他,眼眶一红,眼泪都险些掉下来。

  所谓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白建设这也是太担忧白童了。

  “白叔。”蓝胤紧紧握住他的手,知道他担忧什么,连声道:“不用担心,白童已经没事了。”

  “真的?”白建设惊喜交加。

  “真的,她已经没事了,我就是专程过来,找你跟爷爷,好跟你们说一声,以免你们着急。”

  “好,好,童童没事就好。”白建设连声说。

  “爷爷是在明爷爷家中吗?”蓝胤问。

  “是的,他在明老爷子的家中。”白建设指着前面的小楼回答:“就在那儿。”

  “那我接你跟爷爷过去,去看看白童。”

  “好。”白建设喜出望外。

  现在有天大的事,都比不上看见白童重要。

  白培德本来还在屋子里,跟着糊涂的明老爷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当初明鹏飞传的话,让他安稳了一点,他在想,只要没有出人命,事情也不会糟糕到哪儿。

  “爸。”白建设快步赶进去:“快,蓝胤来了,他找着白童了。”

  “真的?”白培德也是又惊又喜。

  最初他的打算,就是要找蓝胤的啊。

  毕竟蓝胤对白童一片真心,这么多年都不离不弃,断不可能知道白童出事袖手不管的。

  只不过,那时候蓝胤带队在外野训,白培德急得走头无路,才来找着明老爷子。

  “爷爷。”蓝胤进去,跟白培德问好,又转头,跟一边的明老爷子问好。

  这些起码的礼节,是根本不能丢的。

  “你找着白童了?”白培德急着问。

  “是的,找着了。”

  “她在哪儿?”白培德眼光都往蓝胤的身后瞄。

  “她现在在医院。”蓝胤如实回答。

  这一说在医院,白培德就感觉,情况不是那么好了。

  要是很好,又怎么可能进医院呢。

  “那快点,带我去医院。”白培德说。

  明老爷子听着这话,也是倔强的站起来:“我也去。”

  张妈急了:“明老,你这是上哪儿啊?”

  明老爷子使小孩子脾气:“他们去哪儿,我也去哪儿。”

  蓝胤哭笑不得。

  他也知道,明老爷子的糊涂病,是一时半刻说不清。

  幸好,他开的军用吉普车,够大够宽,他也不想再耽误时间,将几人,都给一起拉到了医院。

  ****

  白童都不知道昏睡了好久。

  昏睡中,她是恶梦连连。

  一会儿梦见自己拿刀捅了黎纵,将他杀死了,他全身鲜血淋漓的站在面前,高喊着还我命来。

  一会儿,她又梦见自己在疯人院,被人打了针,她真的成了一个疯子,在那儿又哭又笑着。

  “童童别怕啊,我们在这儿,爷爷在这儿。”有一双大手握着她的小手。

  白童醒了。

  印入眼的,是白培德那慈祥的双眼。

  “爷爷……”白童微启了唇,嚅嚅的叫了一声。

  “嗯,爷爷在这儿,爷爷在这儿。”白培德连声应答。

  “童童,爸爸在这儿。”白建设在旁边也急急说。

  白童的视线,在屋子中慢慢移过。

  真好,爷爷在,爸爸也在。

  还有,白玉龙也在,还有,她的蓝大哥也在。

  因为她出事,他们都赶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