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余凯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膛:“那是,老子可是侦察团里混出来的,现在可是堂堂的兵王,这点事,当然就是小事一碟。”

  等他夸完自己,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蓝胤给摆了一道:“蓝胤,你明明是替你的小妹妹撑腰出手,这种英雄救美的事,你怎么不自己出头?”

  “因为……”蓝胤顿了顿:“我在跟团长汇报工作,要制造不在场的证据。”

  说完,微挑了眉。

  余凯气得哇哇大叫:“蓝胤,你太腹黑了。”

  这一下,蓝胤终于是正了脸色,拍着余凯的肩:“余凯,我是信得过你,才将这种高级机密的事交付给你去执行,何况,小邪神,你气质出众,邪里邪气,不穿军装就象个流氓,也就适合偷偷摸摸跟踪人、查查情报。”

  余凯听着这话,哭笑不得,这他妈的算是表扬还是挖苦。

  ****

  余莉莉在家中哭了几天。

  原来,比起她因为私拆信件被告还难以接受的事,是她的妈妈被抓。

  而且,是因为跟外面的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被抓。

  她不曾想过,在她眼中,高贵优雅的母亲,背地中,居然也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一面,令她耻辱。

  没有任何一个孩子,能接受自己的母亲是个荡妇,跟别的男人勾搭成奸。

  后续的事情怎么办,她不知道。

  她只知晓,她是不可能再在明寿中学读书,不可能再在这个县城立足。

  所有人,都知道她们家的那点事。

  她在外地公干的父亲回来,替她办转学手续,让她转学去外地。

  余莉莉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学校办理转学手续。

  她的脸上,不再有以往那种骄傲明媚的神情,不再动不动用鼻孔看人,骄傲得象个小公主一样。

  她就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跟在父亲的身后。

  校方听着她要办转学手续,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坦白说,哪怕没有发生秦冬梅被抓被查这种事,学校也打算让她转学。

  有那种妈,是谁也不想多打交道,只想敬而远之。

  余莉莉收拾书包,离开这个读了两年多书的班级,临走时,她回头,眼神极为怨恨的看了白童一眼。

  她有现在的一切,她不认为,是她的母亲带给她的,她只怪这一切,全是因为白童而起。

  要不是因为白童,她的母亲,依旧还是好母亲,还是那个能歌善舞在文化馆当着副馆长,颇有几份脸面的母亲。

  而自己,也不至于抬不起头来见人,还要转学去外地。

  白童无所畏惧的回望着她。

  有这么一种人,就是永远不想着反省,都犯了这么多的错误做了这么多的蠢事,不好好自我反省,还在怨恨着别人。

  等着余莉莉背着书包,跟着她的父亲走远,白童突然回想起来,有事要问余莉莉。

  等追出校门,余莉莉跟她的父亲,已经走远。

  白童重重叹一口气,她还想知道,那个所谓的“唐琪”,究竟是谁。

  虽然解决了秦冬梅跟余莉莉这一对母女,可是,那个“唐琪”还没有找出来,这件事,不能彻底算是划了一个句号。

  现在,不是找出唐琪来自证清白,她明白,应该是这个唐琪抄袭了她的作品,她得将这个唐琪抓出来。

  否则,时间久了,她这边作品刊登在光荣榜上的时间,大家淡忘了,算得上是无凭无据,而发表在报纸上的作品,还依旧在,到时候,还是有人会误解。

  ****

  白童去了医院一趟。

  白建设的病,并不是大病,白童不过是以这个机会,趁机让白建设做了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又好好的休养一阵。

  白建设见得她来,从床上坐起来:“童童,你来了?我现在可以出院了吧?”

  白童见他急于出院,也没阻挡:“爸,你要出院,当然也可以,不过,我希望,你就算出院,也暂时不要回家,而是回你的厂里住宿舍。”

  她分析道:“你要是回家,疏菜队所有人,一看你能走能动,也就知道你前阵子是装病的了。毕竟张成慧跟全队的人相处了这么多年,多少有点交情,万一有人碰着她,说漏了嘴怎么办?”

  “也对。”白建设拍了一下大腿:“我出院后,就住在厂里面的宿舍去。反正我厂里的那些同事,张成慧基本上都不认识,也不可能来说这些。”

  “对了,爸。”白童继续道:“关于那些钱,我还是跟你一笔一笔汇报一下。”

  当初从张成慧手中逼出来的那么几千块钱,当然没有全部用完,付了白建设的住院医药费后,多少还剩了一些。

  “我算了算,除去还左邻右舍的那些借款,大概还剩得有两千多,爸你先将钱拿着,自己搁好一点,以后有什么,也好备不时之需。”白童将那一叠钱取出来,搁在白建设的手中。

  白建设看着手中的这一叠钱,感觉是那么的烫手。

  张成慧这么些年,一直是说着挣的钱全是用光了,用光了,一家几口吃喝拉撒用完了,逼得他起早摸黑不停的奔波操劳,害怕自己哪一天不工作,家中几人就没吃的。

  哪料得,她早就偷偷摸摸的存了这么多的私房钱。

  要不是这一次白童用计,估计就算他跟张成慧离婚,这些钱,也全被张成慧给卷走了,还倒要给张成慧多少补偿。

  “白童,这些钱,还是你拿着吧,爸没本事……”白建设心中难受。

  “不,爸,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个好父亲,这么多年,你一直任劳任怨的为了这个家。”白童将钱,塞回白建设的手中,让他捏稳了。

  就是考虑着上一世,白建设最终积劳成积,最终病死,这一次,白童才无论如何,要求白建设做完全身检查,在医院好好调理了一段时间的身体。

  “爸,以后,你别这么拼死拼活的做了……”

  白建设一听,立刻反对:“那怎么行,你还要读书,爸还要给你买随身听,爸还要挣钱供你上大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