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1532章 依旧肉痛得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是要跟那个律师打官司吗?”姜勇询问着。

  “打,打个屁。这官司,根本就没法打。行了,你这些不懂什么法的人,跟你说了也是白说。”对方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白利民当天,就接到了一份无罪释放书。

  说他的一切罪证不成立,无罪释放。

  白利民、白建国这些都有些傻眼。

  之前托人找关系,甚至求着见姜勇一面,有事好好商量,求高抬贵手放一码,这个姜勇都不松口,白利民就这么一直被关着,关了十几天。

  可现在,白童这么一回来,事情居然就出现了这么大的转机。

  不得不说,是白童起了关键作用啊。

  白利民再度跟白童道谢。

  “不用谢,这是左律师的功劳。”白童将这个事的功劳,归到了左律师的身上。

  “谢天谢地,利民终于无事了。”叶婷只想说阿弥陀佛。

  就连前阵子气得病倒在床上的喻淑芬,也终于是从床上爬了起来,也是来跟白童还有白培德这些人道谢。

  只是,以往一惯是那种自私自利的脸嘴,这突然间,又要作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还真是难为她了。

  白培德也只是冷冷的看了喻淑芬一样,没有多话。

  多年的积怨,又岂是这么一句感谢,就能化解的?

  白培德也没指望喻淑芬这样的人,老了突然间就改了,变得怎么个朴实本份,只求她自己安份一点,不要再作妖就好。

  “那个,叶婷,去,我拿钱你,你去菜市场买些肉和菜,请她们吃一顿。”喻淑芬主动开口。

  她感觉,她这次,已经很大方了,都出钱买菜请大家吃饭了,还要怎么的?

  白利民倒是红了脸。

  这个情份,岂是这么一顿饭能解决的?

  不说别的,人家白童从京城千里迢迢的坐飞机回来,这去来耽误的时间不说,连机票钱,都不知道是多少吧?

  “我去安排。”白利民说着,就要自己跟叶婷一起出去。

  白童看他两口子要出去,赶紧跟着过去,提醒了一句:“大哥,我们你倒不用管,倒是左律师,后面的官司,还需要继续跟进,你倒是要好好的请他吃顿饭,人家不在乎你这一顿饭,但这个态度,你必须要有。”

  白利民狠狠的点头:“嗯,我懂,我明白。”

  这是她这个妹妹,在教他一些人情世故啊。

  不能再象以往那样,只想着斤斤计较,只想着占别人的便宜,结果最终,真正出了什么事,连一个愿意伸手帮忙的人都没有。

  最终,白利民花了钱,在县城里的一个好的酒楼包了两桌酒席,请左律师过来吃饭。

  至于白童、白培德这些人,其实都是白利民重要感谢的对象。

  但白童巧妙的,弱化了自己在这中间所起的作用,只是说,是左律师这人有名望,因为他的出面,这边才快速的完结了这件事。

  喻淑芬,一辈子都是斤斤计较惯了,虽然上一次,受了教训,不再随便贪图别人的便宜,可是,还是本着一毛不拨的个性。

  现在,在这样的高档酒楼中,看着吃这么一桌饭,又不知道该花多少钱,她看着,还是肉痛啊。

  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易。

  要一个计较了一辈子的人,突然之间很大方,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嘛。

  还好,喻淑芬自个人在那儿肉痛,也只是闷在心头,没有再说出口。

  叶婷知道她在肉痛什么,还是低声安慰:“妈,你也不要太难受了,利民这一次,能无罪释放,平安的回来,已经很好了,想一想,这不过就是请左律师吃顿饭而已,几百块钱,相比之前那个所谓的中间人,人家要价十万,说帮忙摆平这事,现在已经很值得了。”

  喻淑芬闷声道:“这个道理,我当然明白,能省十万块钱,这当然是很值得。”

  可是,这个道理懂归懂,她还是肉痛啊。

  这种守财奴的心理,不是外人能明白的。

  等着大家吃过饭,互相寒喧着往外走,喻淑芬看着那一桌子的菜,有些还没有怎么动嘛。

  喻淑芬赶紧返回去,要求服务员,帮着她把这些剩菜全给打包起来。

  这拿回家,还可以继续吃。

  白童站在门口看着,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只要这个大伯娘,不要再出来算计着这些人,她自己怎么省,这也就是她的事。

  这勤俭节约,也算是一桩美德啊,不浪费一粥一饭,也是应该表扬的。

  白童和白培德、白建设解决好白利民的事后,没在老家多作逗留,匆匆赶回渝城。

  已经为白利民的事耽误了这么多天,回渝城还有许多事要打理。

  白建设一回来,就急急忙忙的,去他的豆腐加工厂忙碌。

  白童想想,反正还要在渝城呆两天,她也跟着白建设一块儿去了豆腐厂。

  豆腐厂的伙计,依旧还是那些老伙计,大家都跟白童认识,打着招呼。

  孙淑华见着白童回来,也是高兴。

  这几天,一直是她在这儿守着豆腐厂,这白建设回来一接手,孙淑华就全交给他。

  她就要带白童出去走走,再买一些吃的喝的。

  明知道京城里也是啥都有,只要花钱,都能买到。

  可孙淑华总感觉,在这边买的再带过去,味道就是不一样。

  两人从豆腐厂出来,就沿着这边的道路往前走。

  白童看着前面的叉路上,有人架着经纬仪在测量什么,白童看了一眼,问着孙淑华:“妈,那些人是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前两天就看见过了。”孙淑华漫不经心的回答。

  见得白童微微皱起了眉,孙淑华还好奇问了一句:“这些人做这个,有什么问题?”

  在孙淑华的眼中看来,这些摆着这个三角架的人,跟她们是八杆子打不着人的,别人做什么,跟她们没有关系。

  甚至,孙淑华都不知道这些人摆弄的是什么东西,更不清楚是什么人。

  她也不可能在大街上,随便看着别人做个什么事,都过去打听一下。

  可是白童,却是隐隐的想起了一些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