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1442章 急于刷个存在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次,挡在外面的李剑敏的人,没有拦住白培德。

  只要有眼睛,都知道这位老爷子是今天的寿星翁。

  只要没瞎,都能知道,今天来的这些大人物,是来替这位老人家祝寿的。

  现在寿星翁要过来说几句话,要是自己拦住,那才是把事情搞砸了。

  别说老人家会不会生气,至少,这边的几位大人物,是绝对要生气的。

  他们是来祝寿的,不是来这儿耍派头的。

  所以,这一次,这些人没有再上前找点理由阻挡,由得袁其刚搀扶着老人家,稳稳的走了过去。

  这边桌上,余阳荣、蓝景山、明鹏飞、赵辉等人见得白培德过来,齐齐起身:“白老爷子……”

  白培德笑着连连跟大家赔礼:“不好意思,招呼不周,招呼不周,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大家客气的虚虚扶他一把:“老爷子,你客气了。”

  在一番客气话当中,白培德落座了。

  袁其刚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开始作自我介绍:“大家好,各位领导好。我叫袁其刚,是白培德的女婿,感谢大家这百忙中来参加我岳父的寿辰,万分感谢万分感谢,我家住在沪市,真诚欢迎大家以后来沪市作客,我一定尽地主之谊,好好的感谢大家。”

  在场的人都有些微的尴尬,包括白培德也有些尴尬。

  都升到这个地位的人了,又有哪一个是笨蛋?

  要是连袁其刚这么一点小心思,都看不出来,那才是笑话。

  其实他就是不自我介绍,大家也能猜得,他是白培德比较亲近的人,一直都是呆在白培德的身边多。

  可是,正常情况下,也应该是白培德给大家作一下介绍,这样自然也不唐突。

  但袁其刚太心急了,太想在这些人的面前刷一点存在感,怕白培德不介绍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就趁着这个时间点,快点作了自我介绍,以免后面不好插话。

  可这样表现得太明显,就让这些人,心中难免有些怪异。

  白培德呵呵一笑,快些找个话题把这个小尴尬给掩饰过去:“我这个女婿,性子有点急燥,这也是见着大家有些激动了,一心想感谢大家来给我贺寿。”

  “嗯,白老爷子,你这女婿倒是孝心可嘉。”明鹏飞不轻痕迹的接了一句。

  既然白老爷子都在把场面话给圆上,他当然也会捧场。

  袁其刚也省悟过来,自己刚才表现得太急了。

  他自嘲的笑道:“是,我也是太激动了,太感谢大家了,急着就想着好好的招待大家,尽尽地主之谊。”

  似乎这么一点小尴尬,就这么化解过去。

  白培德转而就询问这些人,过来还习惯吧,对于本地这些偏麻辣的这些菜式,合不合口味,要不要再来一点别的菜。

  大家都客气的道谢,说不用了,都还能适应这边的这些麻辣菜系。

  白培德也没有多逗留,这几句客套话说过后,他就起身要离开:“那大家慢慢吃,我还要去招呼一下别的宾客,我暂时失陪了。”

  他本来是想过来跟这些领导多聊几句,确实这些人,一个个位高权重,能抽空专程赶来参加他的寿宴,是极为难得的。

  可袁其刚却表现出这么一出,白培德也没多大的脸,再在这儿多坐。

  他大约也能猜得袁其刚想干什么。

  他是不可能再在这儿,给机会让袁其刚跟这些人套交情。

  “老爷子请便。”几位大佬都表现理解。

  袁其刚却不想走。

  这好不容易跟着岳父过来,还没有跟这些大人物搭上话呢,他连屁股都没有坐下,怎么可能又走?

  他就道:“爸,你去招呼别的宾客吧,这些领导,我在这儿招呼陪同好了。”

  白培德都有些挂不住脸了:“你还是搀扶着我去吧,到处人多,地面又滑,我怕走不稳。”

  袁其刚心中都想骂人了,这老东西,是故意在作对了?

  找谁不能找,偏偏非要自己搀扶着他?

  可旁边蓝景山已经发话:“是啊,老人家要注意,可别摔倒,女婿搀扶着一点,再好不过。”

  赵辉也回答:“这女婿是挺有孝心,一直就陪在白老爷子的身边。”

  “真是有孝心,这年头,能做到这个份上,进进出出都陪伴着老人,可是少有了。我家那个兄弟,比起来就差多了,只管自己玩,父亲让他陪一下,他都不肯,找各种理由。”余阳荣也不紧不慢的神补刀。

  谁说他们当军人的,就是大老粗,只知道吼叫打杀?

  这玩点捧杀的手段,简直是信手捻来。

  袁其刚被几人这么几句话一挤兑,是没脸面再说留在这儿陪这几位大人物了。

  前面才在说有孝心,这转头就不尽孝心了,只怕这几位大人物,对他印象会差到极点,别说拉关系,只怕还会厌恶他。

  袁其刚强按下要咆哮的心情,表现得极为顺从:“好的,父亲。”

  然后,他又客气的对着这几位大人物,连连点头:“不好意思啊,我先陪着我父亲过去招呼一下别的宾客,我晚点再过来看你们。”

  “去吧去吧,照顾好白老爷子,这才是重中之重,我们这些,你不用管我们了。”蓝景山很客气的回答。

  这话,看着是很客气,可似乎这么说出来,又有些不客气。

  没办法,谁让他跟白建设,是不折不扣的姻亲。

  那袁其刚算起来,也就是白建设的妹夫,蓝景山自认为,自己还是有资格说这一句话的。

  袁其刚心中一万头槽尼玛在狂奔而过。

  可他还不能表现出来。

  他只能脸上笑嘻嘻的点头应是,搀扶着白培德离开这个偏僻的角落。

  白培德是走得飞快,要快些离开,以免这个幺女婿又做出什么妖来,那可是把他的老脸给丢了。

  白培德一辈子,都讲个骨气和义气,就算今天来的这些大人物大领导,哪怕他跟他们都有多多少少的关系,可他从来也只是当朋友看待,讲究一个缘字。

  他可从来没有仗着身份或者别的,对这些人,提过任何要求和想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