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说饿了,小炯炯却是秒懂。

  他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把他的奶瓶给抱过来,讨好的塞到了涛涛的手中。

  看着奶瓶,再看着这个一脸笑意跟自己拉关系的小炯炯,涛涛终于是不哭了,肯回报小炯炯一个笑脸。

  看着自己交着了一个朋友,小炯炯也是露出仅有的两颗小牙,笑得那个开心灿烂。

  白童给两个孩子都换上干净的衣服。

  虽然涛涛大一些,可别人送给小炯炯的衣服不少,也有些衣服要大些,拿给涛涛穿正好。

  两个孩子在一种良性竞争的情况下,努力的吃着青菜粥,你一口我一口,倒是开心。

  涛涛似乎也从昨晚那种惊吓的不良情绪中转移出来,跟小炯炯是玩得挺开心。

  刘艺过来接孩子的时候,就看着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虽然说,孩子都是自家的好,但刘艺还是从心底承认,仅仅从孩子的情绪这一块来说,他家的孩子,就比小炯炯差多了。

  至少小炯炯,任何时候都是笑口常开,一副活泼机灵的模样,难怪人见人爱,个个都喜欢逗逗这孩子,抱抱他。

  反看自己家的儿子涛涛,说着还比小炯炯大了这么几个月,可是,就比较敏感、胆怯、怕生……谁都希望自己家的孩子是活泼可爱的,没有谁想自己家的孩子是胆小怯懦的……

  这一切,刘艺不会怪自己的基因差。

  好歹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又还是学的计算机,他认定自己的基因不会差。

  现在差的是什么?

  就是差的这样温馨和谐的家庭环境啊。

  看看人家白童和蓝胤,相亲相爱,都没有见她们俩人红过脸,随时随地都是温和的笑意,孩子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也是内心富贵,活泼开朗。

  而自己的家庭,自己跟罗春梅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可罗春梅的娘家人……

  唉……

  刘艺直摇头。

  三天两头吵吵闹闹,孩子看着肯定会害怕,昨天还动刀子见血了,那孩子,不是更吓得厉害?

  刘艺打定主意,为了孩子,怎么也得硬着心肠,非要给罗家人一个教训不可。

  否则,自己就算不死,孩子以后也会有问题。

  白童可没有想到,自己家的一幕,就这么潜移默化的给刘艺上了这么一堂课。

  见得刘艺来,她还是起身迎接:“怎么样,春梅的伤好些了吧?”

  “好多了。”刘艺回答:“早上又弄她去输了液,我才过来接孩子的。”

  白童淡笑道:“没事,孩子在这儿玩得挺开心的。你要是有什么紧要事,你就把要紧事处理了再来,孩子在这儿,你也尽管放心。”

  “放心,放心,我们当然放心。”刘艺连连点头:“我就是感觉,一再的麻烦着你,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平时也要带着孩子出去找别的小伙伴玩,现在有涛涛陪着孩子玩,说来我还要谢谢你们呢。”白童客套着。

  对于刘艺的家事,她是一句话也不掺合,刘艺原本还想诉诉苦,再说一说自己的决心,要收拾罗家人的这些话,也就说不出口。

  刘艺带着孩子,客气的跟白童告辞,虽然两个孩子现在都玩得不宜乐乎,但在白童的温言软语的劝说中,两个孩子还是很有礼貌的互相说着拜拜。

  刘艺带着孩子,一点也没有耽误,直接就坐了出租车回家。

  他还是担心罗春梅一人受了伤在家。

  等坐着车回家一看,罗家两老都来了。

  想一想也正常,女儿都受伤了,儿子又被抓进警察局,他们要是不来,才叫奇怪。

  “爸,妈,你们来了?”刘艺淡淡的打了一个招呼,对两人也不如以往那么热情。

  “哎呀,刘艺,你这是回来了?”罗父上前跟刘艺打招呼。

  而罗母也拿着糖果过来:“来,姥姥抱,姥姥给你吃糖哦。”

  涛涛犹豫了一下,打心眼不想让罗母抱。

  可小孩子,又经不起那糖果的诱惑,也只拉了刘艺的手,示意他去接过糖。

  罗母不由分说,强行把涛涛抱过去:“乖孙子,来姥姥抱。”

  这动作,是连拖带拽的,涛涛又被吓着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哟哟哟,这是杂滴了?姥姥抱一抱,还哭这么大声?这是跟姥姥生份了?你可要记得,我是你的亲姥姥啊。”罗母话里有话的说。

  刘艺也没有立刻哄着孩子别哭。

  他也看出来了,这罗家两老来,这可不是来给他这个当女婿的道歉的,这是来要人的。

  所以,他淡淡回了一句:“妈,孩子也不是跟你生份了,他是被吓破胆了,这昨天又是刀子又是血的,别说孩子看了吓坏了,连大人看着都骇人。”

  这话一说,罗父脸色讪讪的道:“哎呀,那个混帐东西,喝了点酒,就是这样,我们也知道,委屈你了。可是,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何必要搞得关系这么僵?”

  罗母也帮腔道:“是啊,这说出去,不好听啊,这当妹夫的,居然把大舅子给弄到监狱去,这传出去,不是让大家笑掉了大牙。”

  刘艺冷冷接口:“不用传出去,这已经够让人看笑话的了。”

  罗母还以为,刘艺想通了,连声接口道:“是啊,我们自己关起门来是一家人,何必要让别人看笑话呢。我看啊,你就去警察局走一趟,就说她大哥是喝多了,一时闹着玩的。先把她大哥给弄出来吧,那里面多遭罪的。”

  刘艺冷着脸,从罗母手中接过还在哇哇大哭的孩子,对罗母不客气的道:“你担忧你儿子,怕他在里面遭罪,那你自己想办法去弄。我只关心我的儿子,我不想我的儿子整天被吓得只能哇哇大哭。”

  这一说,罗母才感觉,这个刘艺今天整个脸色不好看。

  平时刘艺都算是好脾气的人了,随便说他什么,刘艺一般都不发脾气,但今天却没有给好脸色。

  罗母干笑道:“瞧你这话……我哪有不关心孩子,这小孩子嘛,哭一哭,也是很正常的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