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闹嚷嚷的僵持中,政委陈实和参谋长徐晟也过来了。

  见着这闹哄哄的场面,徐晟皱了皱眉头。

  不用问,也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实这个做思想工作的,确实是经验老道啊。

  他从人群中挤了过去,站到了白玉龙的身边,面对着大家,抬了抬手臂向下一压,示意大家安静。

  “政委,你来得正好,你替我们作作主,白营长在这儿挡着,不让我们去看蓝团长,这简直是太不够意思了。”

  “对,政委,你得好好给白玉龙作作思想工作。”

  陈实笑笑,似乎都把大家的话听进去了,似乎还顺着应了一句:“嗯,我回头,是得跟白玉龙好好作作思想工作。”

  这被陈实一肯定,大家才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

  陈实又微微笑着道:“大家都知道蓝团长回来了,大家都想急着来看他,这是好样的,连我,不也一样想跟着来看看他?”

  众人听着这话,一起给陈实鼓掌,可不是嘛,谁不想过来看看蓝胤啊?蓝胤在军中的威望,一惯是很高的。

  “可是……”陈实的话微微一转:“大家也知道,蓝团长这才动了手术,需要静养,需要休息,我们大家都一起去看他,我们自己的心意是完成了,可是,这会不会让蓝团长的病情加重了呢?”

  “要是这病情加重,费尽周折做的眼部手术,这不是打了水漂,让蓝团长的眼,又恶化了?”

  这一说,吓着众战士了。

  他们只是想来看看蓝胤,可没想要让蓝胤的眼睛继续恶化。

  “所以,大家的心意,我能明白,我相信,蓝团长也能体会。”陈实说:“可我们大家,也不要急着非要今天去看望蓝团长吧?”

  大家一听,这不是跟白玉龙是一致的?

  只不过,白玉龙是态度很坚决的守在这楼梯口,不让大家上去看蓝胤,而陈实,是说着漂亮话,还是不让大家去看蓝胤啊。

  徐晟也挤了过来,他跟陈实,可是一惯搭档惯了,现在知道,是该他出面了:“我在想,我们还是排一排轮子,有计划、有纪律、有节奏的来看望蓝团长好不好?今天,蓝团长才回来,我们就让他暂时多陪陪家人说话,明天起,我们再三人一组,或者五人一组,过来探望一下蓝团长,每次的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大家看这个提议怎么样?”

  前面有白玉龙如此坚决的不让大家去探望蓝胤,接着又有陈实打着太极,说来说去,还是不让大家去打扰蓝胤休息,这接下来徐晟的提议,突然间,也比较可以接受。

  是啊,蓝团长这才回来,跟他自己的家人说说话,抱抱儿子,也是应该的吧。

  那明天再一拨一拨的人,过来探望,也完全可以接受。

  “大家商量商量,你们自己回去定个名单出来,看看哪几人一组,哪几人一组,今晚就把名单交到我办公室,我审核。”徐晟把任务直接下了。

  这一下,众人立刻就开始互相定人员了,看看哪几人,搭成一组,到时候来看望蓝胤,然后,就三三两两一边去,开始定名单了。

  陈实和徐晟互看一眼,好笑的摇摇头。

  白玉龙看着两人一唱一和,就把这事给搁平了,不由夸着徐晟:“指导员,还是你们来得及时,我怕你们刚才不来,这一群家伙,还真的把我抬出去丢在墙边了。”

  陈实不客气的给了他一下:“所以说,这种事,哪能硬碰硬,这得讲策略,策略,懂不懂?”

  白玉龙不服气的摸了摸头:“我又不是搞思想工作的,哪会来讲什么策略?何况,不是说,对待战友,要坦诚相待吗?我能跟他们耍心眼,这怎么行?”

  “呵,你小子,这是拐着弯在骂我耍心眼?”陈实好笑的指着白玉龙。

  白玉龙回答:“我怎么敢啊。”

  徐晟也不耽误他了,提醒他道:“白玉龙,你现在,也可以上去看看蓝胤了。”

  白玉龙其实早就心痒痒,恨不得飞身上楼去看蓝胤。

  可刚才实在怕这么多人围上去,吵翻天,影响蓝胤的病情,他才坚守在这儿,不准任何人上楼去。

  现在有了徐晟这话,他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就快速的上楼。

  陈实和徐晟目送着他上楼,两人才对望一眼,陈实道:“徐晟,你看看,我们俩,要不也组个队,明天过来探望?”

  “好。”徐晟笑笑,倒是一口应承:“我们排在第一,算是第一拨来探望的。”

  白玉龙蹬蹬蹬的上楼,快到白童的家门口时,他才有意识的想起,把脚步放轻一点。

  屋子中,蓝胤正抱着孩子,陪白培德说话。

  楼下的声音,他当然也是听见了。

  但他能怎么样?

  他现在确实需要静养,需要休息,这要出去跟大家见了面,就算一个只说一句,这全团这么多人,这得多久?

  他的眼睛,现在还不适合站在强光下,只能呆在屋子中。

  只是,他也侧耳听着楼下的动静,还真怕白玉龙跟那些战士闹僵了,后来听得陈实这些来了,蓝胤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有陈实这个当政委的在,肯定会稳住场面。

  白培德询问了蓝胤一些情况,不过就是关心蓝胤的眼伤。

  “只要这阵子,好好休息,后期,应该能达到以往实力的百分之八十左右。”蓝胤如实的相告。

  这跟以往他神枪手,极为准确的眼力相比,自然是差了一些,可跟失明这样的可能性相比,简直是不要好太多。

  只要不从事极为精准的事,他没有任何影响。

  “那就好,那就好。”白培德拍着大腿。他这老了,老眼昏花,眼神都比蓝胤不知道强了多少,不一样的过得挺好的。

  说话间,就见得白玉龙进来,蓝胤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下面的事,搞定了?”

  “基本上是把那些人给劝退了。”白玉龙不客气的自己拿了水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杯的水,刚才在下面跟大家说了半天,这口都说干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