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1242章 一切他说了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玉龙开车送白培德见过那个故人的,白玉龙也知道了白培德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往。

  刚才回来见得爷爷对着那新衣发怔,他也知道,爷爷在纠结犹豫些什么。

  “爷爷这是要穿着新衣见旧人?”白玉龙跟着看那件新衣服,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款式,不错,做工也挺好,穿在爷爷的身上,保证爷爷一下年轻二十岁。”

  “已经不年轻喽。”白培德背着手,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那爷爷也是老当益壮。”白玉龙顺口一说。

  白培德不由瞪了他一眼:“怎么,你在部队,不光要练军事,也练拍马屁了?现在这些话,一溜一溜的来?”

  白玉龙好笑,纠正着白培德:“爷爷,我只是说的事实。你确实老当益壮的嘛。”

  白培德苦笑一下,老了就老了,再老当益壮有什么用?

  白玉龙是看出白培德的这个笑容中的意味。

  他站到白培德的身边,一手揽着白培德的肩,一手拍着自己的胸膛:“爷爷,你放心,你孙子在你旁边,不管你是老也好,年轻也好,总不会有人敢随便欺负你的。下次出门,我带几十个战友,跟在你的身边,替你撑腰。”

  他甚至都想好了。

  不管白培德要见的是什么人,他先带几十个战友跟在白培德的身后,他可不相信,他们这一群龙精虎猛的兄弟,会输给别人。这气势上,都可以稳压别人一头。

  白培德突然间,心中又释怀了。

  白培德的身材也是挺高大拨挺,只是这上了年纪,难免也就比白玉龙矮了这么一截,看着自己的孙子揽着自己的肩头,一副大包大揽的样子,他在这儿担忧什么呢?

  确实,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看上去,是不如贺梦安混得风光。

  可是,他也算是儿女双全的人,孙辈们也挺争气,都在为这个国家奉献着自己的力量,比贺梦安这种见风使舵的人强多了,他有可耻的。

  想通了的白培德,也就坦然,侧头瞪了白玉龙一眼。

  他口气严厉的道:“你别给我整这些事出来,你是军人,自己要注意部队的纪律,别自由涣漫的,记住没有?”

  他的口气虽然严厉,这也是从爱护白玉龙的角度出发。

  至少白玉龙在部队,也算得上是有前途的一个青年——当然,前提是,白玉龙别要一时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是。”白玉龙立刻举手,跟白培德敬了一个军礼。

  似乎,白培德也感觉自己刚才的语气太严厉了,毕竟,白玉龙也是关心自己。

  所以,他拍拍白玉龙的肩,叮嘱道:“放心,爷爷也不是怂包,一切事,你爷爷自己能摆平。爷爷摆不平的时候,你再出面,替爷爷出气,好不好?”

  “好。”白玉龙笑了起来:“我相信,我爷爷肯定能摆得平,就算摆不平,身后还有我跟白童,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

  在胡志中的安排下,白培德终于应邀,跟贺梦安见面。

  见面的地方,原本要安排在华侨酒店,白培德拒绝,说就在广场见一见就可以了,而且,务必要胡志中这个中间人在场。

  胡志中把这个要求,转告给贺梦安,贺梦安听着,也只有苦笑。

  果真这白培德,一直是耿耿于怀啊。

  这不肯在酒店见面,要求在广场见面,是怕她再闹什么他对她威逼利诱的事?甚至还要胡志中在场?

  “行。”贺梦安也只能点头承认:“只要他愿意见我,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一切都听他的。”

  南茜在旁边听着,跟着插嘴一句:“祖母,你这要见的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大的派头,你这么大老远的过来见他,他还不领情,还要你去什么广场见他,他也太不懂尊重人了吧?”

  贺梦安怎么可能跟自己的孙辈提自己当年作过的可恶事。

  她摆摆手,阻止着南茜的话:“南茜,你要记得,我的祖籍是在这儿,这就叫入乡随俗,既然是我们来见他,在哪儿见,当然是他说了算。”

  南茜瘪瘪嘴,对于这个入乡随俗,是根本没办法理解。

  “南茜,你到时候就呆在酒店,或者出去玩玩也行。”贺梦安不打算带南茜一块儿去。当年的破事,她是不想再提,更不会让孙辈知晓。

  “好。”南茜也没打算,跟自己的祖母见她的那些老朋友。

  一个个说话都是死气沉沉的,南茜每次见他们,都得一幅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模样,南茜自己都烦了。

  贺梦安就在酒店附带的美容厅中,做了美容,又做了发型,才保持着一幅光鲜的模样,去见白培德。

  当然,她还是随同着,带了不少的保镖一路。

  这些保镖,有些是亚裔,但也不少是外藉,这一在广场四周亮相,不少人,都投来好奇的眼光。

  胡志中看着这模样,也心中暗暗叫哭。

  他其实也提醒过贺梦安,这是国内,治安很好,随即带一两个随从贴身照顾和保护就够了,哪需要这么多人如此招摇。

  可事已至此,贺梦安已经带了这么几个人出来,再让回去,就不好了。

  所以,胡志中到了广场后,示意贺梦安把那几个外籍的保镖给遣开一些,远距离的保护,只留下几个亚裔的人,不这么打眼。

  白培德已经提前了几分钟,到达了广场的中心位置。

  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不失信于人,一惯准时。

  他现在就静静的坐在广场那儿的长椅上,看着前面的草坪上,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母亲的带领下,喂着鸽子。

  明明很害怕,可又还要装作很勇敢,伸着手掌,让鸽子来啄他手上的食物。那一张小脸都皱成了苦瓜,似乎下一秒,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白培德看着这一幕,心情大好。

  他就在想,等过两三年,他也可以带着小炯炯来这儿喂喂鸽子,估计小炯炯会比这个小男孩要勇敢些,没看现在小炯炯就很勇敢,平时都不怎么哭的吗?

  这个想法,都有些幼稚,要是别人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估计会笑掉大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