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我看了半天,看不懂这个影像图片啊。”白培德叹气。

  白玉龙一边稳稳的开车,一边安慰着白培德:“爷爷,那是专业医生看的,你又不是医生,看不懂也正常,要懂得服老,知道不?”

  “是啊,老了,不服老不行。”白培德应了一句。

  ****

  胡志中坐在他的书房中,一手拿着老花镜,看着医学杂志。

  作为享受国家津贴的专家级人物,现在虽然退休了,也是一直处于退而不休的状态。

  基于他在眼科方面的造诣,现在的他,都还担任着眼外伤病学组组长、眼微循环专业委员会理事、视网**会理事……一大串的头衔,足以证明他在这方面的专业。

  他的助手小李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见他研究得认真,没有立刻打扰他。

  倒是胡志中抬了一下头:“有事?”

  小李一脸的为难:“是这样,胡老,外面有人要求见你。”

  “有预约没有?没有就不见了。”胡老很淡定的说了一句。

  这些年,胡志中的名声在外,不少外地的人,都要远道而来,求他看病,有不少人也会消息灵通的找到他的家中来。

  只是,他现在也一把年纪了,哪还可能再亲自给人看病。

  何况,他的专业,在眼科方面,这需要配合着仪器之类的检测,哪有可能是看一眼,就能手到病除的。

  所以,没有预约的人物,他是一概不见。

  “没有预约。”小李说。

  “没有预约,那就打发他们离开就是了。”胡老说着,又拿起老花镜。

  “可是,这来的人,他说,是你五十年前的故交,当年一起在国外留学过,姓柏,现在是好不容易来一趟,希望无论如何,要见你一面。”小李一脸的为难。

  按常理来说,一般没有预约的人,他自然而然,也就可以直接推托。

  可今天这来的人,似乎也不是那种普通的老百姓跑来求医问药的,他是军车送来的,开车送他来的人,还是一个营级以上的年轻军官。何况,这老者,也看着气度不凡,又说是胡志中几十年前的故交,又是当年一起国外留学的人,小李也不知真假了。

  直接拒绝吧,说不定,真的是胡老几十年前的故交。

  所以,小李就带着这么几许纠结,过来请示胡老。

  “五十年前的故交?”胡志中微眯着眼。

  五十年前在国外留学?

  姓柏?

  这似乎,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往事,久得胡志中这样的人,在脑中思索了半天。

  最终,他终于是想起了什么,一把搁下手中的老花镜:“快,快,小李,让他们进来……态度好一点,快请他们进来。”

  小李一看这架式,看样子,真的错不了啊,来的还真是胡老多年的故交,小李赶紧一溜小跑出去,以免让别人久等了——他刚才,还把别人拦在门外,让别人在大门外等着呢。

  胡老动作慢一些,等他从台阶处走下来,就看见小李迎着两人往回走。

  走在前面的老人,面容清瘦,但却是精神矍铄。

  胡老凝神打量了半天,终于是从这么一张清瘦的面容上,依稀看见当年旧友的模样。

  “柏少……”胡志中叫出这么一个久违的名。

  白培德颇为汗颜,一把年纪了,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还叫以往的这个名做什么?

  “还好,认得出我。”白培德倒是淡定一点。

  至少,他是从电视上杂志上,是看见过胡志中的新闻的,也知道他的情况,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这都几十年不见了,要不是你先来报了名号,我怕是当面都认不出人了。”胡志中倒是感概。

  果真是岁月催人老啊,弹指间,都五十多年没见面了,大家也从当初那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如今的垂暮老者。

  胡志中激动得忘了礼节,还是小李在旁边提醒了一句:“胡老,有话进去再说好吗?”

  “好好。”胡志中连连点头,然后笑道:“瞧我,都搞糊涂了,来来,进来坐,小李,快去泡茶。”

  三人边说,边让进了客厅中。

  要分宾主坐下时,白培德把白玉龙给胡志中作了介绍:“玉龙,这是胡老,以前的老朋友。这是我不成器的孙子,白玉龙。”

  胡志中抬眼打量着白玉龙:“不错不错,连孙子都这么大了,在部队都这个级别了,真是有出息。”

  “胡老好。”白玉龙上前,毕恭毕敬的跟胡志中敬了一个礼。

  他现在,当然知道这个胡老,都是国内响当当的人物。

  他只是没料得,自己的爷爷,居然跟这样的人物都是故友,似乎当年,还一起在国外留学?怎么这些,一直没有听爷爷提过。

  白玉龙隐隐记起,从小在老家的时候,许多人都说爷爷气度不凡,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那时候白玉龙还有些纳闷,没感觉他的爷爷有什么不凡的啊,不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吗?顶翻天就是年轻的时候创办了一个砂砖厂,后来也都是收归国有了,然后老爷子就是被劳动改造,丢在西山农场这么多年。后来平反了,他也老了,基本上就是守着退休工资过日子了。

  白玉龙心中再纳闷,可现在,他也不能把这样的疑问给问出来。

  他规规矩矩的坐在一边,正襟危坐,身板挺得笔直,认真的听着胡志中和白培德的谈话。

  前半场,真的只是老朋友述旧,两人回忆了当年一起留学的事,胡志中再三向着白培德道谢。感谢白培德当年的慷慨解囊,资助他在国外完成学业。

  白玉龙又是一脸问号的看着自己的爷爷,敢情自己的爷爷当年还真有这么风光啊?不是跑这儿来招摇撞骗的?

  要是白培德此刻知道白玉龙这个孙子在想什么,他都恨不得给白玉龙一烟杆了,这是连自己爷爷都怀疑上了?他是那种整天装神弄鬼招摇撞骗的人?

  不过白玉龙想想,也就释怀。

  毕竟白培德乐施好善,这是老家的人都有口皆碑的,当初这么大的压力下,不也是把那个明老爷子给搭救回家养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