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又是一天的时间过去,蓝胤依旧没有回来。

  孙淑华再懵懂再懵懂,也感觉不对劲了。

  这蓝胤,究竟怎么了?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她很想问白童,可是,似乎又不敢问白童,她只能小心翼翼的看着白童,以免白童受什么惊吓刺激,可她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她是把所有的担忧都给写在脸上了。

  白童轻叹了一口气。

  她是女人,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她自然是清楚,蓝胤这边,是出了什么意外。

  可她不能急,不能慌,她知道自己现在急也没有用,她现在着急上火,只能给大家增加麻烦。

  她相信,上面会采取紧急措施,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蓝胤回来。

  “妈,你去看看,我记得我们还有一些糯米,我们煮点糯米饭吃吧,我突然想吃洋芋糯米饭了。”白童给孙淑华找点事做。

  她怕不给孙淑华找些事做,孙淑华更会在屋头胡思乱想。

  “好……”孙淑华应了一句:“多吃点糯米饭挺好,以后孩子的皮肤长得白。”

  孙淑华说着,进厨房,在那个储物桶中,开始寻找着糯米。

  白童嫌在家中坐着闷得慌,她下楼准备转转,散散心。

  家属楼东边,安着一大排洗衣槽,两位军嫂正在那儿洗着衣服,白童过去的时候,还向着两人微笑着点头,打了一个招呼。

  两位军嫂看着白童那圆滚滚的肚子,甚至好心的打趣了一句:“这是快生了吧?”

  “离预产期还早……”白童应了一句。

  算着日子,这距离她的预产期,还有十天,也算早。

  “这两天,怎么没有看着蓝团长陪着你出来散步了?”其中一个军嫂,随口问了一句:“平时蓝团长陪着你散步,是风雨无阻,怎么这突然不见人了。”

  又是蓝胤,又是在问蓝胤怎么不在了……

  白童压抑着心中的种种不舒服,强作镇定的解释道:“哦,他这两天有事,下地方去了。”

  其中一个军嫂笑了起来:“得快些打电话叫他回来,可别生孩子的时候,他都不来守在身边……”

  这种话,虽然是个玩笑话,可却是触及着白童心中的敏感点。

  她这两天心中一直强压着的担忧,就这样,被人触不及防的提及,白童突然间,有一种害怕这话成真的感觉。

  “你们慢慢洗,我先走了……”白童白着脸,仓惶的说了一句,转身走开。

  只是走不到两步,小腹突然间,传来一阵异样。

  这种感觉,是以往白童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这跟腹中小宝宝的那种胎动,是不一样的。

  白童站在那儿不动,不过几秒,这异样,过去了,什么感觉也没有。

  白童甚至感觉,刚才自己是不是一种错觉。

  但她也没有大意,不敢如以往那样,散步走得太远。

  以往蓝胤在身边,随便怎么样,她都不担忧。

  但现在,她不能冒险。

  她挺着肚子,一手扶着腰,迈着有些蹒跚的步子,缓缓的向前走着。

  不过五六分钟的样子,她的小腹,又一阵异样,有一种收缩的感觉。

  这一次,白童不敢再大意了。她站在那儿,将这持续几秒的异样感觉挺过后,她返身往回走。

  厨房中,孙淑华刚把糯米洗好淘净,和着洋芋之类的蒸上了锅。

  才从厨房中出来,就见得白童满头大汗的进来。

  “怎么了?童童?”孙淑华有些吓着了。

  白童扶着门,把那一阵宫缩的异样压住,才对孙淑华道:“妈,可能我要生了……”

  “啊?”孙淑华愣了一下。

  虽然是过来人,可这白童的发作,也太快了吧?

  “妈,我打个电话,你把东西收拾好。”白童此刻不忘提醒着孙淑华。

  孙淑华这才反应过来,去将早就给白童准备好的那些生产要用的东西和物品拿上,又想起厨房还烧着东西的,赶紧几步跑进厨房,又把火给关掉。

  而这边厢,白童已经给警卫员打了电话,让他送自己去部队医生,又打电话,跟周凤茹说了一声。

  她这发作,又快又猛,宫缩的时间,也是越来越短,越来越快。

  等警卫员开着车,把白童送到部队医院时,白童已经被强烈的宫缩折腾得冷汗漉漉。

  她甚至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童童,你吊住我,你撑不住就吊住我……”孙淑华在旁边连声说。

  白童痛,特别是宫缩的时候,那种痛法,真的是无法形容。

  可是,看着孙淑华那身板,白童无论如何,是做不到去吊住孙淑华。

  她内心深处,甚至有隐隐的一种担心,她要是吊住孙淑华,会不会把孙淑华给拽倒。

  而后,白童被送进了产房。

  没多久,周凤茹匆匆赶到。

  她的国防大学离这边不远,接到电话就往这边赶。

  “童童呢?”周凤茹进了医院就往妇产科跑。

  孙淑华指着那边的产房:“进去了……”

  “这么快?”周凤茹有些不可思议。

  她也生过孩子,她犹记得,当初她生产的时候,是多痛的。

  从最初的见红,到最后生了蓝胤出来,她可是整整三天的时间啊。

  她当时可是在产床上痛得哭爹叫娘,把另一个才送进来的产妇是吓得发抖。

  可这白童,早上的时候,都还没事,这突然间就发作,然后这么快就送进产房,周凤茹隐隐担忧,这跟蓝胤的事,肯定有关系。

  该不是童童听见了关于蓝胤的不好消息,受刺激了?

  这都生孩子了,送进产房了,结果丈夫还没有消息,更不陪在身边,这算什么事啊。

  周凤茹焦虑的在产房门口转来转去,转头,又给蓝景山打电话。

  蓝景山也是才刚刚回到办公室。

  这两天,他也是焦头烂额。

  他的儿子现在出了意外,他这当老子的,何尝不心焦?

  只是,他是男人,他是军人,他不能把这样的情绪挂在脸上,他更不能表现得天塌了一般。

  刚在办公室坐下,甚至来不及把帽子脱下,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蓝景山立刻一把抓起电话:“你好,我是蓝景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