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关卡处,白沥还在跟一群人僵持着。

  他表面上还算镇定,可这么一直高强度的戒备着,他的精力,也消耗得极为厉害。他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处于狙击手的瞄准范围,稍一疏突,他就死了。

  白沥暗暗后悔,为什么,之前都不找一个好点的位置。

  这期间,蓝胤试图派人给白沥送水过去,都被白沥拒绝了,蓝胤心中,也暗自心焦。

  “这白狐狸,太过谨慎跟狡猾了。”蓝玉山低低说。

  蓝胤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他刚才给白沥谈话,甚至派人给白沥送水、送食物之类的,都是为了想分散一点点白沥的注意力。

  只要白沥喝水,或者吃一点东西,都会留下一丝的破绽,而蓝胤也相信,他手下的战士,会抓住这千分之一发的机会。

  可惜,白沥太狡猾,也太谨慎,什么都不接受。

  日头渐渐的偏移,终于一队人,押着阿西和阿东两人过来。

  两人都穿着一身囚服,阿西的头发,被剪成了短发,一副标准受刑的模样,而阿东,也被剃成了光头,脸色发白。

  “哥……”阿西远远的看着,就哭喊了起来。

  白沥抬眼一看,就认出了自己的妹妹。

  瘦了、憔悴了,没有以往漂亮了。

  这是白沥的第一印象。

  黎同光拉住两人,冲着白沥喊话:“你要的人,已经给你带过来了,你也放人吧。”

  “让他们过来。”白沥冷笑:“我要确认一下。”

  黎同光无奈,一挥手,示意押着阿东阿西的人让开。

  阿东阿西一得了自由,撒开腿,拼命的向着白沥的方向跑过去。

  阿东是个男人,先天上体力占优势,他跑在前面,甚至半侧了身子,伸手拉了后面的阿西一把。

  可就在他侧身的时候,他的腰际,隐隐就露出一柄黑呼呼的东西,象是一把枪。

  这是圈套……

  白沥脑海中,第一本能反应就是,这是圈套,是蓝胤这边派人乔装成阿东,好侍机接近。

  狡猾而谨慎的白沥,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枪就打在了阿东的头上。

  阿东来不及哼一声,直直栽倒在地,鲜血溅了阿西一脸。

  “哥……”阿西失声尖叫,苍白的脸上,满是血迹,带着温热的气息。

  她怎么都没有料得,她终于等着她的哥哥来救她,可她的哥哥居然当着她的面,毫无预兆的开枪射杀她的情郎。

  而隐藏在暗算的狙击手,等的就是这千均一发的机会。

  埋伏在各处的狙击手们,齐齐开枪,纵是白沥化作三头六臂,此刻也被打成了筛子。

  而蓝胤,在狙击手开枪的那一瞬间,也是身形暴起,向前冲出。

  他就如一头侍机待发的猎豹,动作迅捷得令人惊叹,眨眼间,他已经冲到了那边。

  而白童,在枪响之际,也迅速的判断出形势,直接从车中扑了出来。

  她知道,她只要现在保住自己,就足够,别的事,自然是有人应对。

  果不然,她判断的是正确的。

  在她扑出来的那一瞬间,身边的白沥,就被打成了筛子,而她,扑出来后,蓝胤已经迅速的接住了她。

  不过两三秒的时间,蓝胤已经迅速的拆除了她身上的雷管炸弹,远远的甩了出去。

  这几个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白童都被蓝胤这迅捷的动作给惊呆了。

  这简直是再一次打破了她的认知。

  随着白童的脱困,其它的战士也一涌而上,清理着后面的战场。

  而蓝胤,什么也没管,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童,又让她身子转了转,确定白童再没有别的危险,他才动情的,一把将白童紧紧的搂在怀中。

  天知道,刚才他竭力装作一脸镇定的模样,跟白沥周旋着、僵持着,可内心深处,却是一直在油锅中煎熬。

  他真的不能承受,失去白童的这一种可能。

  蓝玉山带着人,清理完现场。

  经过现场的堪察搜索,能确定,白沥和阿东都已经当场毙命,而阿西,虽然还活着,可也再度被抓了起来。

  可以说,加上之前消灭的几拨人,应该是把白沥这一伙偷入境的匪徒都给彻底的解决了。

  可蓝玉山并不是很爽。

  这一次的任务,是他带队全权负责,可最终,还是蓝胤这边协助着,才能彻底的消灭干净。

  最最可恶的是,白沥还杀死了几个无辜的群众,这是蓝玉山要检讨的。

  ****

  周凤茹还躺在医院。

  这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白童怎么还没有来啊。

  白童昨天可是说得好好的,今天给她熬鸡丝粥过来。

  这么想着,周凤茹都感觉自己肚子咕咕作响,有些饿了,想吃鸡丝粥了。

  可左等也不见白童过来,右等也不见白童过来。

  周凤茹不放心,从病房中出来,去院长办公室,借用了电话,要打电话给白童。

  白童的手机一直反复的响着,却并没有接通。

  这令周凤茹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这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吗?否则,这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白童再怎么忙,也应该听见了吧?

  周凤茹不放心,再度把电话打到了蓝景山那边。

  她得到的答复是,蓝景山不在。

  这是想找人,都找不着了?

  周凤茹这下连肚子饿也顾不上了。

  她从病房中出来,慢慢的踱到前面的医院大厅去,想找人打听打听。

  刚进去大厅,就见得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了过来,几个小战士提着担架,抬着一个女人快步如飞的向着急诊室跑,一边跑,一边叫着:“让让,让让。”

  周凤茹的心都快蹦到嗓子眼了。

  她怎么就害怕,是童童出了事?

  周凤茹三步并作两步,急急的追了上去,在急救室的门前,她终于是看见了担架上的那个女人。

  那女人,是顾娅啊。

  哪怕脸色再苍白,失血再多,可周凤茹还是一眼准确的认出了,那是顾娅。

  只要不是白童,周凤茹也就放心了。

  在她的眼中看来,只要不是童童受伤,只要不是童童被送来急救,别的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随即,周凤茹才落下去的心,又悬了上来。

  这顾娅,都是受了枪伤被送来急救,她的枪伤,又是从何而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