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1163章 关系错综复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来,给她一点喝的。”白沥示意手下过来,给陈姐一点喝的后,他才坐在椅子上,不急不缓的问道:“有点事情,想问你一下,你对于顾娅这个女人,应该认识吧?”

  “顾娅?”

  “嗯,她说她丈夫是军长。”白沥提醒了一句:“我想问问,这是不是真的?”

  “是的。”陈姐点头承认。

  当初的顾娅是多风光啊,经常出入这儿,整个人高调又强势,大家都知道。

  “她跟他丈夫的关系好吗?她的孩子这些跟她关系好吗?”白沥继续追问着。

  虽然说,他也想绑了顾娅,然后跟这边军方直接谈条件,可是,他也得看看顾娅,值不值这个钱。

  陈姐怔了一下,她哪儿知道人家父母关系好不好?在外界,不好也得装着好啊,正犹豫着,旁边的一个手下踢了她一脚:“好好回答,别耍花招。”

  这手下的举止,还有些引得白沥不满,他睨了这个手下一眼,阴测测的笑:“虎子,你真是一个粗人,这样很吓人的。”

  可他的话,才真是吓人。

  陈姐哭丧着脸道:“她们两口子应该感情很好吧,她在哪儿都是很风光很神气的。”

  白沥听着这话,还是听出了一些重点:“你的意思是,以往的顾娅很风光很神气?”

  明明刚才见着的顾娅,虽然一副强绷着要端着架子,可是,那神情,那气色,哪象一个军长的太太。

  “好象听说,她犯了极大的错,她丈夫要跟她离婚,可军婚不怎么好离,然后就把她调去边疆了……”陈姐把她所听到的一些消息八卦,一个劲的往外抛。

  她现在,自身难保,把无意中听见的一些只言片语,不管有不有依据,都说了出来。

  “嗯?”白沥的兴趣,全给提起来了。

  难怪这顾娅,看着即骄傲又落魄啊,敢情是被丢去边疆受苦受累去了。

  幸好,自己刚才没有动念头把顾娅给绑了,然后拿她去跟军方交换什么条件。

  只怕顾娅的丈夫,会第一个跳出来,直接一枪把顾娅崩了,即甩掉了这个女人,还落个大义灭亲的好名声。

  “她是犯了什么极大的错?她的丈夫要跟她离婚,还要这么惩罚她?”白沥追问着这中间的关键。

  他长年跟各地的警方军方打交道,当然知道,国内的军婚要受保护,当到军长这个份上了,婚姻关系更是很重要,若不是重大问题,断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要求离婚,给人一种飞黄腾达就抛弃糟糠之妻的印象。

  “据说她在嫁她丈夫之前,就跟别人生得有个女儿,她怕事情败露,就想害死她的前夫还有她的那个女儿……”陈姐说着这事。

  原本这事,当事人几个,都还想瞒着的,奈何顾娅自己这人不长脑子,居然在军部,当众要扭打辱骂白童,这才让不少人知晓,原来顾娅当初还有这么一个女儿,有这么一段过往。

  所以,陈姐这些,也才听闻了这些事。

  白沥不由勾唇好笑,这顾娅,看不出,还是一个狠角色啊,怕事情败露,想害死她的前夫还有女儿。

  “哪料得,她的女儿现在比她还厉害,嫁了这大院中最厉害的人物,有了更大的靠山,顾娅的丈夫估计也是不敢得罪别人,所以要跟顾娅离婚,还把她丢去边疆改造,说起来,我都好久没有看见她了。”陈姐说着这些事,这都是些八卦事,她八卦得兴起,竟有些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白沥对于这些八卦,也没有兴趣再听了。

  他懒洋洋的起身,挥挥手,示意手下过来把陈姐的嘴再给堵上。

  在堵上嘴之前的那一刹,陈姐嚷了一句:“她的女儿叫白童,她也经常来店里……”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嚷出这些人名。

  这是一种内心深处的求生欲望。

  要是她就这么一直被绑在这儿,她不知道白沥究竟要做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命就不保,她只希望,要么自己的存在,对白沥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要么,能多牵扯起人物出来,就多牵扯些人物出来,说不定,多牵扯些人物出来,她就有机会获救。

  “白童?”白沥停下脚步,有些不确定的问。

  陈姐自己也不怎么百分百的确定。

  毕竟她不认识白童啊,白童也没有来过她这个店。

  可现在,她还是硬着头皮回答:“是的,叫白童,嫁给了蓝家,最厉害的蓝家……”

  这一说,白沥彻底的相信了。

  这简直是天助他吖。

  他还在想,当初派人杀白童失手了,他只能潜伏在这儿,不再轻举妄动,哪料得,兜兜转转的,居然一个女人主动的送上门来,还跟白童关系错综复杂。

  这情况,得慢慢的好好研究研究。

  ****

  白童陪着周凤茹在医院看好病。

  果真如周凤茹所预料的那样,环安在体内太久,已经入肉,引发了一系列的炎症。

  所以,部队医院这边,还是建议她马上动手术,把这个取出来。

  周凤茹想了想,一把年纪了,也没啥好担心的,所以,趁着今天,就干脆给取了吧。

  白童坐在手术室外,就安静的等着,白玉龙不远不近的,站在走廊的尽头。

  这种手术,现在而言,不过都是些小手术,没多久,周凤茹就从手术室给推了出来,送进了旁边的病房。

  这动了手术后,主要就是做好消炎。

  周凤茹就躺在病床上,嘴唇有些发白。

  据说,女人在什么时候最恨男人?

  那就是在生孩子的时候最恨男人。

  特别是那种难产的,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就特别特别的恨男人。

  虽然现在周凤茹没有生孩子,不至于痛得受不了,可想想自己现在还是遭罪,还是跟蓝景山有关啊,现在的周凤茹,就有些恨蓝景山了。

  她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啊。

  当初安环的时候,也是她来受罪,生孩子,也是她受罪,现在取个环,也是她受罪。

  凭什么啊?

  爽的,难道不是蓝景山嘛?

  他爽了,怎么自己要受这个罪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