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老公,放肆宠 第1136章 一脸无知当无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施老爱材,愿意提携这些年轻人,还好,这个年轻人,也没有因此而傲气上天,还是知道是谁给她的机会。

  这么想着,助理心中平衡了一点。

  白童可没料得,这个助理,是这么一个戏精,内心有这么一出大戏在上演。

  正说话间,一群人已经满面春风的从那端走过来,见着施老,远远的就扬声招呼着:“施老,你来了?我们正在提起你呢,这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施老随和的笑笑。

  而另一个已经接上嘴了:“听说这一次施老是大力在提携小辈,连在校的大学生都给推荐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原本只打算打个招呼就走人的白童,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这不是指的自己吧?

  施老就顺势将白童一指:“这事怎么可能有假,邀请函我就是给的这一位。她叫白童,A大的学生。白童,这两位老师,就是这一次研讨会的发起人,这个是胡老师,这个是邓老师。”

  既然对方是这一次会议的发起人,白童的态度更是恭敬:“您好,胡老师,您好,邓老师。”

  邓百雄点点头,扫了白童一眼,不得不说,这女孩子,可真是年轻啊,二十来岁的年龄,如鲜花般的娇美,要不是施老一惯是业界德高望重的人物,邓百雄都想问问,这是不是施老存了私心,把他的小秘书给推荐出来了。

  而胡瑞成则是看着白童,一脸迷惑的样子:“A大?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白童和在场的所有人听着这话,都以一副看傻冒的眼神,看了胡瑞成一眼。

  要知道,白童所在的学校,虽然不如百大青华这样顶级一流,但在国内,也算前十的级别,他居然说没有听说过?

  这除了暴露他自己的无知,还能说明什么?

  胡瑞成也知道自己这一句话说错了,急急的纠正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也是这个学校的,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的名?”

  白童再度看了看他那满脸油腻的样子。

  这都四五十岁的人了,戴着眼镜,腆着厚厚的肚子,跟文人的那股子气息,完全是不一样。

  白童冲着他微微笑道:“这样说来,还是校友?那我想问,学长是哪一年毕业的?”

  胡瑞成有些不自在的回答:“七四年……”

  七四年?

  众所周之,恢复高考的年份,是七七年。那么,这个七四年就所谓从A大毕业的学长,是什么原因能上A大的。

  那不是讲你的才华了,更多完全是推荐,都是些工农兵学员。

  “那么,我在想问问,校友又是多久没有回母校了?”白童还是微笑着问。

  胡瑞成脸色白了又红,他除了当初毕业的那几年回去转转后,十几年都没有回去看过了。

  可这种话,他也不能当众说出来,要是说十几年都没有回去看过了,只能证明他这人,根本就不懂感恩,对于自己的母校,对于当年栽培他的那些人,没有一点情份。

  虽然不说,但在场的,都心知肚明,哪有看不明白的。

  白童也是慢吞吞的说了一句:“原来学长毕业了这么多年,也这么久没有回母校看过了,那不知道我这号人物,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胡瑞成被这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

  明明是他想让白童这些人难堪,怎么却变成了白童让他难堪了?

  所以,他冷冷瞄了白童一眼:“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没关系,关键是,别人知不知道你的名字?要知道,来参加这个研讨会的人,全是著名人物,我都不知道你这样连大学都没毕业的学生,是怎么有胆量来参加这样的研讨会,你以为这是作文课,还是老师来帮你改写作文?”

  白童心中无力吐槽了,她甚至想,就算这个工农兵身份大学毕业的学长主动要求来给她改作文,她都还不愿意。

  白培德原本一直站在一边。

  他不是这个圈中的人,只是陪着白童过来走走看看。

  见得这个人如此不留情面的说教着白童,白培德是不留情面的怼了过去:“这要知道人名是吧?我倒要想请问一下,你又是谁啊?写过什么著作?对国内学术有什么贡献?”

  老爷子可是护短得很。

  童童一惯是他的骄傲,现在看着自己的乖孙女被人这么不留情面的说,他还需要给什么情面?

  施老听着这话,也是不紧不慢的跟着道:“是啊,所谓的江山代有才人出,不能因为别人年轻,就质疑别人的才能。不能因为不知,就一脸的无畏。”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的,哪个会听不出来,这是直接打击挖苦胡瑞成见识浅薄、不学无术。

  胡瑞成气得脸通红了,所谓的文人骂人都不带个脏字,但他也能明白,是大家都在群嘲他。

  可他在施老面前,可是不敢公然顶撞,毕竟施老在业界,是泰山北斗极的人物。

  所以,他恨恨的瞪了白童一眼,然后,气哼哼的走开。

  邓百雄可没料得胡瑞成这么就走了,一点礼节也没有,他急急叫了两声,却也没有叫住胡瑞成。

  邓百雄一脸歉意的对施老道:“对不起啊,施老,我也没有……”后面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接,只好顿了顿继续道:“我们也不是质疑你不公……而老胡这人,也有些刀子嘴豆腐心,不过是仗义直言……”

  白培德听着这话,冷冷一笑:“他这是仗义直言?我一惯知道,所谓的文人墨客,是很会信口雌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明明一副仗势欺人的脸嘴,居然也美化成了仗义直言。”

  邓百雄刚才也只是习惯性的和稀泥,说点场面话,好让大家都面子上过得去而已。

  现在直接被白培德不留情面的拆穿,也有些挂不住。

  他看着白培德,一把年纪,看着是德高望重的人,可一时半会儿,他也想不起圈中有这样的一位人物。

  “还没有请教你的高姓大名……”邓百雄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