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五百九十一章 中毒倒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辈子,如果是懂慕轻歌的人,就会明白,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威胁了!

  慕轻歌露出了今天遇见秦子清的第一个冷笑,“秦小姐,如果想要威胁一个人,就请先将事情调查清楚一些再行动。”

  如果早一些,皇甫凌天双腿还没有好之前她或许还会受她威胁,但是,这一个月来,皇甫凌天的双腿几乎行动自如了,也在进一步强身健体,那些有心之人想害他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所以,对于她的威胁,她一点都不感兴趣!

  慕轻歌说罢,冷然的睨她一眼,然后转身就要走。

  不过,她刚走两步,手臂就被人扣住。

  慕轻歌怒而回视,却见秦子清的脸不知何时开始,青白青白的了,甚至她的嘴角出现了一抹黑色的血丝……

  她中毒了?

  慕轻歌眯眸,正想秦子清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却见她一脸娇弱看着慕轻歌,迷茫的问:“珏王妃,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话音未落,她身子猛地一软,坠倒在地上。

  慕轻歌就冷冷的看着,一言不发,也没有想过要将她扶起来,只是,这个时候,身后爆发出一个尖叫,“啊!有,有人中毒啦……!”

  慕轻歌眯眸看着,那个丫鬟模样的人尖叫一番后,匆匆跑来了很多人,有秦左相,有端木王爷,也有端木王府的大夫,在那些人将秦子清匆匆忙忙的抱到一旁的长形石椅,让大夫开始把脉的时候,将离也闻讯匆匆赶来。

  一看到这情形,将离的脸更冷了,“王妃,您没事吧?”

  “我现在没事。”慕轻歌说着嘴角泛着讥诮:“只是待会就不能确定了。”

  她话音刚落,慕轻歌就听见秦右相焦急的问大夫,“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可有大碍?”

  大夫不语,脸有难色的继续探着秦子清的脉。

  半响,大夫摇摇头。

  秦右相的脸立刻变了,“大夫,你这是什么意思,无论我女儿是什么情况你都说一句话啊!”

  “恕老夫医术不精。”大夫站起来,叹息道:“老夫只能从表面症状上可以确认秦小姐是中毒了,但中什么毒,毒的主要作用和接下来的表现,和对秦小姐的性命威胁等却一概没有任何头绪。如果不是现在秦小姐躺着,嘴角有血丝,气息微弱,脉搏气弱,老夫甚至不能判断秦小姐中毒了。”

  端木王爷很是沉静,见秦右相脸色变了又变,忙对身边的人道:“立刻请程先生!”

  说着,又对秦右相道:“秦大人,天寒地冻,秦小姐躺在这冰冷的石椅上只怕会对身体更加不好,不如先移到府上的房间去?”

  “好的,秦某谢过端木王爷。”话罢,秦右相便伸手去抱住气息微弱的女儿,走了几步来到慕轻歌身边的时候,锐利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端木王爷请求道:“端木王爷,小女中毒之事一定要彻查清楚,老夫不能白白让唯一的女儿受这等苦楚。”

  “今日这样的大喜之日,出这样的事端木某非常抱歉。”端木王爷脸上不动声色,拱手微微一拜:“令千金在端木某府上出事,这件事端木某有很大的责任……”

  “端木王爷也不必将责任揽在身上,事情该死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凡事都需要讲究证据的。秦右相说着,锐利的眼睛扫视着四周,“所以,为了这件事的公正性,还请端木王爷能帮忙维护一下现场莫要让人乱动,在场之人也请好好配合一下。”

  端木王爷颔首,“好的。”

  “那就麻烦了端木王爷了。”秦右相说着,抱着秦子清就往外走。

  端木王爷看着秦右相的背影,再看向慕轻歌,温和的眼眸多了一抹叹息。

  不过,他也没开口对慕轻歌说些什么,只是对在场的众人道:“秦大人的话大家也听到了,从现在开始,大家都离开这个小亭,这件事都需要大家的配合,所以还请一步到位府上的议事厅去。”

  端木王爷的话一出,众人纷纷出去了,端木王爷让府上的人带着众人去议事厅。

  慕轻歌还站在原地,端木王爷来到她身边,“珏王妃,请。”

  慕轻歌点点头,出去了。

  一离开小亭,端木王爷就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叹息:“秦家人都不是善类啊,珏王妃,这次恐怕你是惹上大麻烦了。”

  慕轻歌脚步一顿,苦笑:“我最近总是麻烦不断。”她对自己这一趟会惹上麻烦并不意外。早从她那天晚上看到秦子清的双眼开始,就知道这一件事不会简简单单的解决了。

  将离冰冷的脸上有些愤怒:“王妃,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才叫做蹊跷,我这就去禀明王爷。”

  说罢,对端木王爷拱手一拜,“端木王爷,我们王妃还请多加照料一番。”

  “嗯。”端木王爷郑重颔首。

  将离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珏王妃,我们也去议事厅吧。”端木王爷道:“去得越晚,反而显得越不好。”

  慕轻歌自然明白,点点头,有些抱歉的对端木王爷道:“这事到底是因我而起,好好的婚礼出这样的事,非常抱歉。”

  “珏王妃还请莫要如此说。”端木王爷倒不介意这一点,毕竟这事发生在后院的小厅内,没有惊动多少人,“要说这些,倒还是这样的场合才能就造了这么一出,如果要说抱歉,端木某也要说才行。”

  慕轻歌听着就笑了笑,这端木王爷是真的温和睿智,心胸气度鲜少有人能媲美,和他相处起来非常舒服。

  今日遇上这样的糟心事,这个端木王爷倒像是一股清风,吹得人心湖清爽。

  两人这边去了议事厅,将离也找到了容珏,附耳在侧轻轻的说了两句。

  容珏的眉立刻拧了起来,他猛地站了起来,动作有些大,同桌的人一愣,纷纷抬起头来看他,见他脸色冰寒,便知晓或许有他非常牵挂的事发生了。

  因为众人鲜少看到他当众变脸的。

  在场都是容家人,见此忍不住问:“四王弟,发生何事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