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四百四十七章 赤若绝的经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其实也不算。”慕容书彦温和得几近平淡,“其实我是不太相信她抽到的是下下签,她如此爱动,运气从来不会差。”或许,唯一倒霉的当真如她所说,她这辈子多了他这么一个病秧子未婚夫。

  不然,她现在早已家人,平安欢乐了。

  “那你为何……”

  慕容书彦解释:“净月大师说话定然是深奥无比,然然一听到这些深奥的话便晕头转向,就跟她去跟学堂先生学习一般,每次都是心情低落的。所以,她便下意识的认为是签不好。”

  皇甫凌天冷淡瞥向他,也不同情他了,“你对她倒是了解。”

  他这句话可不是赞赏的话,身子还带了一点讽刺。

  慕容书彦明白皇甫凌天的意思,但笑不语。

  如果一个人连了解对方都做不到,又何言喜欢对方?如果不了解一个人便不能投其所好,不能投其所好又如何能让对方对他深信不疑?

  当然,投其所好……是少不了心计的付出的。

  有些争吵都是其次的,有一些思想和思维在相处中一旦习惯了和信任了,却是根深蒂固的!

  这边众人纷纷聊天,慕轻歌和赤若绝几乎是一路出言的走入了桃花林深处。

  两人走了莫约半刻多钟,慕轻歌看到一处有几款可供人坐的石块,便停了下来,对赤若绝道:“赤大哥,我们就在这里聊聊吧。”

  赤若绝自然是不会反对,慕轻歌扶着他坐了下来。

  “赤大哥,你来到这里,可好?”慕轻歌忍不住问。

  “还好。”赤若绝道:“没多久便习惯了。”

  慕轻歌颔首,上辈子的赤为止强大寡言却责任心极重,去哪都能随遇而安,换一个环境生活对他而言定然是没有问题的。

  “你来到这里多久了?”慕轻歌忍不住又问。

  “莫约三个多月。”

  “比我要早一些。”或许是因为他上辈子比她先牺牲的缘故吧,所以来到这里也早一些。

  值得庆幸的是,两人所处的环境都还好,而且两人的容貌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变化,赤为止只是换了一个名,连姓氏都没变,慕轻歌更是名字姓氏都一样!

  “你莫约是来了两个月不到是吧?”

  “咦?赤大哥你是如何知晓的?”慕轻歌好生讶异。

  赤若绝不答,只是叹了一口气,“当初那一场任务,我早已料到我们都是活不了的,除了你。你能力特殊,有全才,我以为留下你便能掌控全局,却不料你还是来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慕轻歌有些苦恼的挠挠脑袋,一点都想不起来,“我和几个剩下的同伴其实是扭转了局势活着回去了的,身上的伤也不重,不知怎么的,好端端的就来这里了。”

  赤若绝皱眉,微微侧脸凝思,像是在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慕轻歌也没理会,问他:“对了,赤大哥你怎么知晓我会来到这个世上的?”

  “我有这个身体里的所有记忆,刚来的时候其实是有些不习惯的,常常会回想上辈子的事情,有时候越想会越无力。”赤若绝说时,伸手拿下了脸上面纱,“但是每晚做梦从来不会孟道平上辈子的事,无论我如何努力。直到一个月后,我忽然梦到了你。”

  “咦?”慕轻歌睁大了眼睛,“我?”

  “嗯。”赤若绝有些怀念的伸手去捏了一把慕轻歌的脸,“而且情景并非是上辈子的情景,而是你处在古色古香的环境中。”

  慕轻歌听着,有些感动。

  上辈子,除了家里几个人,赤若绝是对慕轻歌最好的人。在人生中,他教会了她不少东西,给她如兄长一般的包容,最后还舍命救她。

  对于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一个被她视作亲人的人,感激盈满于心。

  难道这便是莫名其妙的牵扯么?

  和赤若绝相同,她一来到这个世上,忽然间便对那个世上的事情变得淡漠了起来,几乎鲜少会想到上辈子的事,除了她出事之前的,和那一只只被逼吞下去的泡浸着血水的包子,和满口的血腥味。

  “对于这个梦,我一开始觉得奇怪。”赤若绝声音温和下来,“直到后来天天晚上都梦到你,情景越来越清晰。后来,我想了一下,便将那些情景都画了下来。”

  “呃!”

  慕轻歌被赤若绝的做法弄得愣了一下,赤大哥没事吧,梦境……还能变成现实不成?

  他竟然将梦境的情景画下来?

  慕轻歌这么想着,赤若绝便道:“啻刖国有一个很神通广大,也很奇特的巫师,我请他看我梦中的情景,给我解梦,后来他说如果我想寻人梦中出现的人,便到天启去。”

  慕轻歌听得瞠目结舌。

  这也太神奇了吧!

  “来到这里之后,我便一直以身子不舒服为由,到处打探你的下落,却都无果。”赤若绝指尖轻轻摸向自己的眼睛,“意外之中听到了关于净月大师的传奇,便来了这里。”

  慕轻歌挠挠头,“你在佛堂里说寻人,原来寻的就是我是么?”

  “你也在场?”没有眉头扬起,唇角似笑非笑,“但没认出我?”

  慕轻歌缩缩脑袋,自知理亏,却忍不住反驳:“你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我只觉得声音和背影有些熟悉,但从来不敢往你身上想。”

  不过,她很好奇,“你是一听我声音,便认出是我了么?”

  “其实也是巧合。”赤若绝无奈的道:“我恰好想净月大师解签回来,对于寻人,他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机缘尤为重要。为此,我便觉得或许你是在我们此次前来千暮山的人里面,便有意的想要融入大家,找一找你。却不料,刚上来,便听到了你说的那一首诗。”

  “原来这样啊!”慕轻歌恍然大悟。

  她就说奇怪了,上辈子国家的教育环境使然,几乎很多人都学过这一首诗,赤若绝为何能瞬间听完这首是便猜出是她了呢?毕竟她现在十四五岁,和上辈子来时二十一岁声音其实是有区别的。

  原来是因为赤若绝经历了这么多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