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四百三十五章 雪夜对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慕轻歌有些无奈,“好了,然然你有点夸大了啊!”

  华懿然正要反驳,慕容书彦便道:“就无法,这其实不算夸大,这世上医术能达到你这样的,能和医治好凌天双腿的,起码我们都想不出有哪个人。”

  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子。

  女子,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一个弱者,一个能力的弱者。能让众人都发自肺腑去尊敬和敬佩的,当真不多。即便皇后和太后,众人也只是因为两人的身份去尊敬二人而已,良人并没有哪一样杰出的贡献让众人去敬佩。

  也就是说,慕轻歌靠自己的能力而让人赞扬的,非常罕有。

  “好吧,既然你们如此推崇,我就承认我很厉害好了。”慕轻歌毫不客气的道。

  她方才还很客气的,一下子却换了一种态度,众人都怔了一下,然后都忍不住仰首大笑!

  “表兄的腿其实按摩不够的。”慕轻歌对众人的赞扬其实并不是很在意,认真的对皇甫凌天道:“表兄如果平时闲来无事,也可以自己给自己多些按摩一下,能达到我们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好。”皇甫凌天认真的记下。

  “我方才下针,也就只发现小腿这个位置有了感觉,虽然只是一点感觉,但事实上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一些。”慕轻歌笑着道:“原本在我的计划里,起码要半个月之后才会有感觉的,已经提前了两三天了,这绝对是好事,说明你的身体机理在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发生改变。”

  “我以前也看到过治疗双腿的情况,很多德高望重的大夫通常认为最容易发生改变的是距离完好地方近一些的穴位或者经络,小歌儿,为何你替凌天治疗,最先好的却是小腿?”端木流月扇着扇子,看向慕轻歌有些疑惑的道:“小腿是距离有感觉的地方最远的,小腿都开始萎缩了啊。”

  “咳咳,其实每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太一样。”有些专业的东西慕轻歌也不宜给众人皆是太多,慕轻歌自然不能说太多。

  因为皇甫凌天的双腿有了变化,慕轻歌便开始重新给他配药,给他最好最适合他现阶段的药疗。

  翌日,众人一大早便出发前往千暮山了。

  千暮山比较陡,端木流月想起一件事,好整以暇的睨着慕轻歌:“小歌儿,你可还记得你欠我一顿酒么?那顿酒你直到现在都还没请我。”

  “有么?”慕轻歌好生无辜,“我们都一起喝过那么多次酒了,我以为早就已经请了……”

  “一起喝的酒哪里能算?”端木流月听着差点跳脚,“小歌儿,邀请人哪里能如此没诚意的,请人喝酒你一定是要亲自开口邀请,还要亲自出钱请才是吧?”

  慕轻歌摊手:“……”

  “小歌儿,不管怎么说,这酒你一定是要请我喝的!”

  众人都在爬山,慕轻歌闻言顿了一下脚步,眯了眯眸,“之前在皇城的时候你为何不提出这个,现在却在这个荒郊野岭,根本就不可能有酒的地方提,你该不会是想……坑我吧?”

  “小歌儿,作为一个欠债已久的人,你确定你适合说这么一句话?”

  慕轻歌无奈,“好吧,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我也没想怎么样。”端木流月扇子一展,桃花眼一眯,“虽然我们来了这个皇家寺庙,放眼之处皆是荒郊野岭,但是还是有酒肉的。”

  慕轻歌听到酒肉双眼便亮了,“真的?”

  作为一个肉食主义者,一个无肉不欢,每天都坚持高难度长时间训练的人,连续好几天没肉吃实在太痛苦了。

  她这几天都吃了不少东西,那饥饿感却还是驱散不了。

  “这是当然。”端木流月笑眯眯的指着千暮山山顶,“这千暮山上就藏着世上难得一见的佳酿!”

  “当真?”

  “当真。”端木流月摊手,“不过很可惜,这些佳酿,就只有净明大师和净月大师两人知晓。”

  说罢,端木流月便很潇洒的扇着扇子,笑道:“所以,为表诚意,小歌儿你待会上山后去给净月大师和净明大师讨酒。这山上有好几株腊梅,我们当真去腊梅树下对酒当歌可好?”

  好个屁!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你这是都我玩么,两位大师怎么可能会给酒人喝?”

  “怎么不可能?”端木流月莫名其妙,“想两年前,净月大师和净明大师不就亲自拿酒出来和你夫君对酌么?”

  “啊?”慕轻歌呆了呆,看向容珏:“他这话可是真的?”和尚还能喝酒?

  “噗!”

  容珏还没有回答,三人身后便传来了一阵轻笑声。

  端木流月和慕轻歌齐齐回头,却见笑的人却是秦子清。

  端木流月桃花眼带笑,“不知秦小姐为何发笑?”

  “端木世子就莫要忽悠珏王妃了。”秦子清以袖掩唇,笑得得体文雅,“两年前珏王爷和净月大师非对酌,而是净月大师和珏王爷在共话千古,还谈到了酒文化,到了兴致之处,用酒香营造氛围罢了。非端木世子所说的对酌。”

  容珏脸上淡然,并没有出言反驳,也就是这件事确实是如此的了。

  “哦?”端木流月桃花眼的笑意更深了,“众人皆道净月大师为珏王爷破解的与珏王爷在雪夜里对酌夜谈道天明,是一桩美谈,原来不是如此啊。此事众人皆不知,秦小姐是如何知晓的?”

  话罢,目光别有深意的往秦子清和容珏身上瞟啊瞟的。

  慕轻歌扬眉,倒没有看向容珏,反倒是看着秦子清。

  “雪夜里盈着酒香共话千古,当真是一件美事啊!”赤天骄自然是在秦子清旁边,闻言又是钦羡又是好奇,“子清,那一天你可是也有幸在场?”

  “是啊。”秦子清对端木流月的那别有深意的目光恍若未见,“那一天子清一人在月老庙里诵经半宿,夜深正打算回去歇息,恰好碰上净月大师在和珏王爷论话,两人畅谈天地,博古通今,子清一下子便被吸引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