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四百一十七章 一场意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雨眠郡主仿佛没听到端木流月的话,温柔的问容珏:“珏王爷,芙蓉鲈鱼清淡可口,晚上吃也不油腻,要不我们让小二上一条?”

  容珏脸色微沉。

  赤天骄好想对众人之间的关系不是很清楚,见容珏不理会雨眠郡主,便笑着打圆场:“雨眠郡主你是元亲王之女,对珏王爷小时的爱好如此清楚,想必是和珏王爷端木世子等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吧?”

  元雨眠对青梅竹马这词很是喜欢,脸色微红:“正是。”

  “子清也是么?”

  “我不算。”秦子清摇摇头,温声道:“子清五六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到南方的外公家住了四五年才回来,回来后对皇城的圈子并不是很熟悉,后来参加英雄大会才熟悉一些。”

  “五六岁?”慕轻歌听着,摩挲着杯子的手一顿,“那不是十年前左右么?”

  “是呢。”

  “为何会生大病?”慕轻歌抬眼看向秦子清,“可是出了意外?”

  “是啊。”秦子清叹息,有些无奈的道:“好像伤得挺重的,养了大半年身子才好。”

  慕轻歌继续问:“不知是什么意外竟然要养伤半年?”

  秦子清脸上也没有不耐烦,微微侧着脸认真的道:“当年我还小,事情的具体情况我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问家里人但是他们相识不愿意我回忆不好的事,所以都不肯告诉我。”

  慕轻歌扯扯嘴角,没有再问。

  她在想,秦子清当年的那一场她所谓的意外,到底和华懿然慕容书彦口中隐晦不能言的事有关?

  慕轻歌脑子正在转着,端木流月忽然一笑,“秦小姐可知当年意外,出事的人并不止你一个?”

  “嗯?”秦子清有些意外,“还有其他人?”

  “慕容书彦啊!”端木流月微微眯着桃花眼,不露丝毫情绪:“相比起来,你的运气倒是比他要好,你现在身子健康,慕容书彦比秦小姐还大上两年,当年那一场意外让他落下了病根现在跟一个病秧子似的呢!”

  慕轻歌捏紧了杯子,果然让她猜对了啊!

  秦子清好生讶异,“原来慕容世子身子如此差,原来是因为那一场意外?”

  端木流月眼睛睁开一些,眼底精光毕露,“没错。”

  “回来后,子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呢,想不到有人跟我一样受伤了。”秦子清脸色有些难看,不知想到了什么,忙问:“端木世子,你可知当初是一件什么意外么?”

  她一直定定的看着秦子清,想看看她是什么反应,却见她由始至终脸上都只有困惑和讶异,脸上找不到一丝虚伪色彩!

  慕轻歌也算懂得看人了,却找不到丝毫她在演的感觉,也不知道她演技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还是她当真对此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秦子清问端木流月这一句话恰好是慕轻歌也想知道的,她也看向端木流月。

  “不知。”端木流月一手扇着扇子,一手在桌面上轻轻的翘着,垂眸不咸不淡的道:“此事好像被人故意封锁了消息,好像没有多少人知晓。”

  封锁消息?

  因为一场意外而封锁消息,当真说得过去么?

  慕轻歌总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起来。

  秦子清脸上闪过失落,“慕容世子比我大两岁,七八岁应该也记事了,可曾记得一些?”

  “秦小姐当年用了大半年养伤,慕容书彦可是用了半年多才醒来,一年半后才能下床的。”端木流月垂首看向自己的敲着桌面的指尖,人们只看到他好看的眼皮窥探不到他眼底情绪分毫:“他醒来后不知道是太恐惧还是如何,将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的了。”

  “这样啊。”秦子清垂下眼眸,端起一杯茶在手掌中,“来日找一个时间问问慕容世子此事也好。”

  端木流月不置可否。

  慕轻歌放下茶杯,看向秦子清,“秦小姐,你和慕容世子原来不熟啊?”

  “还好。”秦子清温和的道:“会皇城后也时常见面。”

  慕轻歌还想问,雨眠郡主便意味不明的觑了她一眼,“珏王妃不关心一下珏王爷,怎么净是对这些饭后茶聊感兴趣?”

  慕轻歌对这一件所谓的意外本来就比较看重,还想探知更多了,雨眠郡主她这个时候在这里凑什么热闹?!

  慕轻歌嘴角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的道:“王爷我自然会关心的,这一点不劳雨眠郡主费心,如果雨眠郡主有空还请多关心一下你的未婚夫青言世子……”

  慕轻歌的话还没落下,雨眠郡主就像是被踩着尾巴似的猛地站了起来,“够了,我的事还不敢劳珏王妃费心!”

  慕轻歌看着她恼羞成怒的样子,微微冷笑,“既然如此,你一个小小的郡主,又凭什么管本王妃的闲事?”

  “本郡主出身到底比你好!”

  容珏脸色微沉,“滚!”

  呃!

  容珏一开口便让人滚,众人愣了一下。

  要滚的对象更是红了眼圈,却倔强的坐了下来,不肯走。

  “雨眠。”恰好这个时候,元未安走了过来,他虽然和他们不同桌,倒也听到了一些他们的对话,所以特意过来的。

  瞥着容色晦暗的容珏,元未安有些恼的对元雨眠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

  元雨眠哪里肯,“我不急,世子哥哥先回去。”

  “听话!”元未安玩世不恭的脸满是无奈,“你出府的时候已经用过膳了,你不是说最近要排一支舞,身子需要更加清瘦一些……”

  元雨眠没说话,径自跟小二点了芙蓉鲈鱼,想了想还兴致勃勃的点了蜜汁烤鸭和八珍宝鸡,对元未安的话耳充不闻。

  元未安脸色非常不好看,觉得自己唯一的妹妹脑子就是有问题!

  容珏虽好,但是她擅闯西厢被他重罚之后,她就应该明白容珏对她没有一丝男女之情!根本就不会怜惜她的!

  她为何还要去招惹他,徒添侮辱也增加别人的苦恼?

  因为她,如今他已经和容珏疏远了不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