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四百零三章 事态复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你这样臭丫头!”华老被华懿然气得不行,“你对爷爷凶也就罢了,书彦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一出来就骂人?”

  “我喜欢不行啊?”华懿然理直气壮的哼道。

  华老老脸都气红了,却也没有真正舍得骂。

  毕竟,华懿然前两天才病怏怏的躺着,如今能说能笑,他看到她出来的那一霎那,差点老泪盈眶。

  认识华懿然十多年,慕容书彦几乎没有真正的对华懿然摔过脸,现在她身子有伤在身,他更是对她百般绕让,面对她的白眼还能从容的笑。

  这也是慕轻歌进来这里之后,第一次看到他真正的笑了。

  华懿然显然和慕容书彦是宿敌,看到慕容书彦笑就不高兴,双眼直直的剜着他:“笑什么笑,我病着你就那么好笑啊?”

  “然然,你真是够了。”慕轻歌很无语,随口的说了一句:“你明明是一个挺讲理的人,对人也不差,为何对着慕容世子的时候就诸多要求,凶巴巴的,如此区别对待,我都快要怀疑你对慕容世子是爱之深恨之切了!”

  此言一出,慕容书彦怔了一下,全场静默。

  “哈哈哈……”端木流月大笑出声,敬佩的将慕轻歌看着,“小歌儿,在我们看来,这是事实,但是你是第一个敢将事实说出来的人。”

  “死端木,你闭嘴,再敢胡言乱语,下次我打得你满地找牙!”华懿然狠狠的瞪他,然后又气呼呼的看着慕轻歌,“歌儿,亏你这么聪明,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恨不得吃他肉喝他的血,怎么会对他爱之深呢?”

  慕容书彦脸上浮现一抹苦笑,不语。

  “其实我只是随口一说。”慕轻歌双手抱胸,站立着居高临下的将华懿然看着,“我原本并不这么认为的,但是你反应这么剧烈,我反倒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歌儿!”华懿然恼而警告她不准再乱说。

  “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喜欢说实话了。”慕轻歌笑眯眯的后退两步,躲开了华懿然的可攻击范围,“我是真的这么觉得的啊,这世上没有爱,哪有的恨啊。”

  “歌儿,我现在真的很不高兴,我觉得从今天起不要跟你说话了。”华懿然气呼呼的让人转动轮椅,决定回房间。

  华老拍案,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好了,你这臭丫头,珏王妃今天是特意前来看你的,又给你带了治伤的药,你就这样对珏王妃的?”

  华懿然这番出来其实就是特意前来见慕轻歌的,会如此也是被慕轻歌这话气得急了。

  华老的骂她她没有生气,反倒是多了一个台阶下。

  她让人停住轮椅,拧头对慕轻歌道:“这里有我不喜的人,我们去别处走走吧。”话罢,狠狠的白了一眼慕容书彦才转头离去。

  慕轻歌看着,觉得好笑不已。

  明明如此在意,却又急着要否认,完全不像是华懿然的风格。

  而且,华懿然应该不知晓她自己虽然对慕容书彦是最凶的,但是她也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多了一抹女孩家的娇气。

  刚离开厅子,华懿然就让慕轻歌帮她推轮椅,将丫鬟给赶走了,两人朝着华王府的花园走去。

  “歌儿,这一次谢谢你了。”华懿然很认真的开口道。

  “你之前不也帮过我不少么?”慕轻歌没好气的道:“当真不必道谢。”

  华懿然笑,也不在这上面啰嗦了,好奇的问慕轻歌:“歌儿,听说你又伤了一次蒹葭公主是么?”

  “是啊。”慕轻歌忍不住笑,“你竟然也知道了?”

  “能不知道么?”华懿然翻一个白眼,“死老头老在我耳边夸你,巴不得我能有你的勇气和魄力,然后他就能瞑目了。”

  慕轻歌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得眼泪差点都出来了,“其实你的胆子还真不比我小。”华老那话应该也就说一说吧,毕竟华老让华懿然远离皇城,味道就是不让她过多的和皇城的人接触,惹祸上身。

  “你别以我爷爷在说笑。”华懿然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选择,我爷爷希望我们华氏一族个个都是英勇无双,我们华氏没有男女偏见,男儿英雄百年来出了无数,倒是没有一个巾帼。如果我活早几十年,皇家还没有那么忌惮我们华氏,就算我不愿意,我爷爷都会将我赶到边疆去为国效忠,出一个女子英雄!”

  慕轻歌听着,心里不禁有些感叹。

  历史上,从来都是成也武将败也武将,武将一旦忠心起来,一腔热血,心里里便只有天下只有苍生。然而,武将一旦有了私心,便是生灵涂炭,家国分裂!

  而华老显然是忠心的,如此老了,心里还有一腔热血。

  只是,他原本热切的心也皇权浇的冷水浇灭了不少,忠心之余也有了私心。

  当然,他的私心只是保护家族,保护家人而已。

  忠心与私心并存,对一个一心匡扶天下的武将来说,应该不好受。华老心里肯定是难过的。

  慕轻歌推着她走,“如果有一天,真的要你上战场,你会去么?”

  “……我不知道。”华懿然迟疑了一下才回答,“如果我离开了,我爷爷每天定然会牵肠挂肚的,大哥不在,府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听说你大哥已经好久未曾回来过了?”

  华懿然脸上难掩黯然,“是啊,久得我都快忘记他的样子了。”

  慕轻歌见华懿然脸上有些难过,觉得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转移话题随意的问:“这次受伤,你是怎么想的?”

  “想法?”

  “你觉得是谁在背后害你?”

  “不知。”华懿然也是一头雾水,“我是莫名其妙就被人告这么一状的,我根本就不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

  “也对。”

  “不过……”华懿然抬头对上慕轻歌的双眼,提醒道:“歌儿,你日后要小心秦子清知道么?”

  “你觉得是她?”秦子清也受伤了,这件事理应怀疑不到她身上去。华懿然对秦子清好像总是特别的有意见。

  “我没有觉得是她。”华懿然直接的道:“我也不知道是谁,只是你要听我的,一定要提防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