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三百七十七章 容擎之相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

  这声音一出,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说话的人就是太后了。

  众人纷纷循声转身,却见来人并不止太后一人。

  而是一群人。

  为首的是太后,还有一身隆重明黄凤袍的皇后,紧接其后的则是坐在轮椅上的蒹葭公主,还有一个慕轻歌并不认识的陌生女子

  吏添香很是机灵,一看到几人便立刻低眉顺眼的赢了上去。

  她动作比所有人都要快,慕轻歌他们才走了几步,她已经率先乖巧的对太后皇后见礼:“臣女见过太后,见过皇后娘娘!太后金安!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嗯,吏大人倒是会教女儿。”太后颔首让吏添香平身,转头含笑对皇后道:“这吏小姐乖巧得体,哀家看着倒是一次比一次喜欢。”

  皇后端庄一笑,“的确不错。”

  吏添香听着暗暗得意,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乖巧的应道:“太后过奖了,臣女愧不敢当。”

  说着,她得体的朝蒹葭公主和蒹葭公主旁边站着的女子轻轻福身:“添香见过蒹葭公主,见过天娇公主。”

  蒹葭公主一丝注意力都没有给吏添香,她一双眼从太后出声的那一刻,便定在了容珏身上,再也移动不了。

  所以,对于吏添香的回应,她自然半分都没听到,也没有回应,得不到回应的吏添香脸色僵了一下。

  蒹葭公主旁边的天娇公主浅笑盈盈的,很是得体的颔首:“吏小姐莫须多礼。”

  吏添香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慕轻歌和容珏等人也齐齐来到了,齐齐向几人见礼。

  太后皇后和颜悦色的让几人平身。

  太后当然不会忘记之前开口说的那一句话,她直直的看着慕轻歌,厉声道:“珏王妃,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连红楼花魁都敢当众说出口?!”

  太后这一次发火很是直接,一点迂回都没有,在场之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幸亏她的怒气是针对慕轻歌的,其他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被骂的慕轻歌却没觉得诧异,只是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在进宫之前,她就知道不会好过的。

  众人都被太后吓到了,慕轻歌容色却出乎意料的冷静,垂首启唇正要开口,一旁的容擎之便轻咳一声,阔步上前两步,脸上带了一丝可怜的对太后挤眉弄眼,“母后,儿臣知错了……”

  太后脸上怒容明显,如今无论是谁,最明智的做法便是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以免被殃及。

  容擎之这个人看着几乎是问心无愧都在笑,却并非一个热心肠的人,更不喜欢将自己出身在纷争当众,这些事儿他从来都是能避则避。

  现在,他却自己亲自站在了枪口前,在场好些人均愣了一下。

  容珏眉宇不着痕迹的的皱了一下。

  慕轻歌也有些诧异。

  太后对容擎之的话莫名其妙,没好气的道:“哀家与珏王妃说话,你一边儿去!”

  “如果是关于红楼花魁的话儿,儿臣劝母后还是莫要说了。”容擎之素来笑着的唇角很委屈的扁了一下,二十多的男子竟然想太后撒娇,可怜兮兮的道:“母后,儿臣真的知错了。上一次儿臣在皇宫他说了两次红楼的事,皇兄便将儿臣扔到北疆三个月,那三个月儿臣可谓是生不如死啊!”

  “如果再让皇兄知晓儿臣在宫里公然谈论红楼花魁的事,定然饶不了我,处罚可能还会更重。那三个月的日子,儿臣当真不想有第二次啊!”

  容擎之话已至此,无论谁都能听得出来,这红楼花魁的事起源于容擎之,并非慕轻歌。

  太后方才对慕轻歌有多严厉,如今脸色就有多难看,她直直的盯着容擎之几秒,气得胸口上下起伏:“你……孽子!”

  容擎之乖乖认错,“是,母后,儿臣真的知错……”

  太后根本就没理会容擎之的话,怒极:“都快是而立之人了,还是一点都不正经,待会不等你皇兄处罚你,哀家也……”

  “母后息怒。”皇后就见太后当真有些生气了,而且有些不顾场合的发怒,她注意到宴会上有好些人都看了过来。她脸上挂着笑,温声安抚道:“母后,皇弟这一次当真是知错了,这可是皇弟第一次认错啊。”

  太后闻言,怔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这个放浪形骸,目空一切礼教的小儿子无论做错了什么事,都嬉笑怒骂的过去的,未曾觉得自己做错过,更没有认过自己有错。

  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认错。

  容擎之文韬武略,不会比任何人差,当年他是先帝最疼爱的小儿子,对他寄予厚望,然而他的一生却毁在了风花雪月上。

  太后最忌讳的就是容擎之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儿。

  想到他那一句错了,太后威严的眼底闪过一抹欣慰,眼底竟然还闪烁出一丝水光,整个人眼神都柔和下来,“知错了便好,以后就莫要再做这些不体面的事儿,让人徒添笑料!”

  容擎之乖乖地:“是,母后教训的是。”

  皇后看着二人,眼底掠过一道暗光。

  这一段插曲,由不愉快变为愉快,也算是值得高兴的。

  太后也一时忘记了要追究慕轻歌的这一事。

  直到蒹葭公主忽然有些凄楚的出声,“珏哥哥,凝儿受伤这么久,怎么不进宫来看看凝儿?”

  蒹葭公主这深闺怨妇的表现让太后原本高兴的脸倏地拉了下来,抿唇不悦的看向蒹葭公主,“凝儿!”

  堂堂公主,说话如此不知分寸,成何体统!

  蒹葭公主眼里只容得了容珏,竟然连太后也忽视了,.咬唇看着一脸冷漠的容珏,双目含泪,一副痴情少女的模样。

  太后见蒹葭公主这反应,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看到她手脚俱损,只能坐在轮椅上,心底又是一阵心疼怜惜,抿唇看向慕轻歌。

  慕轻歌当即头皮发麻,不过,她表现很是淡定,沉静的垂着头,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对太后的视线恍若未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