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三百三十九章 浑身腐烂而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归还倾天澜?”蒯烈门还以为自己的听错了,眼睛看向慕轻歌。

  “没错。”慕轻歌一边点头一边往前走几步,在容珏身边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悠悠转头扫了一眼蒯烈风就和蒯烈门,“也不只是二王子,北陵的大王子也可以参与……”

  “大王兄也可以参与?”在剧痛中的蒯紫映听见慕轻歌这话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慕轻歌自然看到华懿然眼底的惊喜,脸色平静,“可以。”

  她强忍剧痛,“你这话当真?如……唔……如果我们能解开你的毒,便归还倾天澜?”

  慕轻歌瞟她一眼,觉得蒯紫映当真挺可笑的。

  如果她当真那么在意倾天澜,当初为何贸贸然的便将之拿来做赌注?

  “我不是你蒯紫映,从来说话算话。”

  如果蒯紫映身上没伤没痛,慕轻歌对她说这样的话,她早便扑过去对于慕轻歌大打出手了。

  奈何如今她受伤了。

  她感觉自己从来未曾如此痛过,方才那些言辞已经是耗费了她好大力气才说出来的,多说一言便痛苦一分,她自然懒得跟慕轻歌在这个关节眼上争吵。

  她双眼看向蒯烈门和蒯烈风,目露哀求。

  “王兄……倾天澜……”一定要解毒,将倾天澜拿回来!

  慕轻歌也看向蒯烈门和蒯烈风,耸耸肩道:“我好意提醒一下,这毒越快解开越好。若不能在一个时辰之内解开,便会读法身亡,还希望抓紧时间。”

  毒,自然是越快解开越好的,慕轻歌这话其实说和说都没差别。

  蒯烈门不屑的哼了一声,正要出口讽刺,蒯烈风冷冰冰的声音率先响起:“这毒如果解不了,会有什么后果?”

  慕轻歌唇角翘了一下,双目明亮若星,一字一顿道:“浑身腐烂而亡。”

  这话一出,全场静默得只有风声过耳。

  “你,你什么意思?!”蒯紫映反应最大,她痛得一张脸扭曲着,目露惊恐。

  “就字面上的意思。”容珏就坐在她身边,他一袭广袖素衣,袖子有一角恰好飘到她的椅子边上来,她眨眨眼,伸手去扯了扯。

  一边扯一边看向蒯紫映,唇角带笑好心的问道:“难道从伤口破损中毒开始,你就没发现自己破损的地方有一股很强烈的灼烧之感么?”

  蒯紫映一听,抱住伤口的手抖了抖。

  她嘴硬,“那,那又如何?”

  慕轻歌正要回答,容珏纵容的看了一眼,温柔的伸手拉住她的手,“别调皮,先解决事情再说。”

  蒯烈门初听慕轻歌之话也很是心动的,但是想起自己曾经栽倒过慕轻歌手里,便变得谨慎起来。

  慕轻歌吐吐舌头。

  转脸看向蒯紫映,“也不如何,就是这毒有两种最显著的特色,一是如果没有及时得到解药的话,会在两个时辰内毒发身亡。二是这毒有明显的腐蚀作用,在毒液进入心脉开始,进行人体皮肤表层的腐蚀!”

  话罢,她见蒯紫映身子颤了一颤。

  她翘唇,继续道:“至于腐蚀的后果,公主可以想象一下烧伤的后果,皮肉焦烂,肢体残损……”

  “够了!”女子都爱美,蒯紫映吼道:“这毒液需要多长时间便会开始进入心脉?”

  “哦,这个啊,最迟是两刻钟。”慕轻歌支着下巴,眨眨眼:“从公主中毒到现在,我看已经过了半刻多钟了,公主可要珍惜时间哦!”

  “你故意拖延时间!”

  慕轻歌也不否认,含笑耸肩,看向蒯烈门和蒯烈风:“北陵大王子,二王子,如果不想紫映公主有事,解毒请尽快哦!”

  其实也不用慕轻歌说,蒯烈门早在慕轻歌说会毒发身亡的时候,就蹲下身子查看蒯紫映身上的伤口和毒液情况了。

  在慕轻歌和蒯紫映说话的时候,他就开始看,现在两人说话完毕,他还是盯着伤口看,脸色冷凝。

  蒯紫映留意到他的脸色,脸和脖子痛着,一颗心因此更是颤抖着。

  慕轻歌的毒下在她身,她也是一个懂毒者,却对此一丝头绪都没有。所以,她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蒯烈门和蒯烈风身上。

  希望两人能尽快解毒,一来她能少遭罪,二来倾天澜也可以回归,一举两得的好机会啊!

  “二王兄,你……”

  蒯烈门唇瓣紧抿,继续盯了伤口好片刻,然后猛地甩袖站起,冷着脸瞪着慕轻歌。

  慕轻歌不为所动,反而看向蒯烈风,却见蒯烈风正好在看着她。

  慕轻歌怔了一下。

  蒯烈风这个人,怎么说呢,他是一个极冷之人。当然不是说他在生气或者有什么情绪才会变得冷。

  而是,他就像是一个本身就裹着冰雪之人,他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冰冷的,所以看人的眼神也是冷冰冰的,但是,不知为何,他眼底到底是少了蒯烈门和蒯紫映看人的那一种恶意和狠毒。

  虽然,他其实或许才是最无情的人。

  不过,比起脑子和修养,蒯烈门和蒯紫映是远远不及他的。

  当然,一个有脑子有涵养的人,如果恶毒起来,恐怕才是最可怕的!

  在慕轻歌看向他的那一刻,蒯烈风眼底好像有什么掠过,太快了,慕轻歌看不清晰。

  蒯烈风便道:“珏王妃,本王让王妹现在就将解药交给你,还请你也将解药交出来。”

  慕轻歌扬眉,“大王子这么干脆?”

  蒯烈门和蒯紫映都目露惊讶。

  蒯烈门很是不甘心,“大王兄,你连看都还没看王妹的伤口呢,怎么就……”

  “我看到了。”蒯烈风冷冷清清的打断蒯烈门的话,道:“我解不了。”

  “大王兄,你,你可以的!”蒯紫映痛得厉害,咬紧牙关从牙缝里生生挤出几个字来,“您可是最懂毒的人啊!”

  蒯烈风睨了蒯紫映一眼:“最?”

  慕轻歌看着他,不知怎么的,她竟然看到他唇角有一抹笑,讽刺的笑。

  蒯紫映还从肺功能来没见过蒯烈风这个模样,忘了痛,愣愣地看着蒯烈风:“难,难道不是么?”

  蒯烈风没回答,显然是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

  他道:“给解药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