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平生藏倾城 第一百二十一章 秦子清和程先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慕轻歌:“……”

  “你知道么?”华懿然认真的对慕轻歌道:“我还是第一次听我爷爷这么赞美一个女子呢!”

  慕轻歌很是怀疑的睨着她。

  “真没骗你。”华懿然道:“我爷爷几十岁了,最懂得看人了。说你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话罢,她神神秘秘的对慕轻歌道:“其实,我爷爷也赞过秦子清的,说她冰雪聪明乃皇城女子第一,但是她没说她好哦!”

  慕轻歌发现华懿然说什么都喜欢带上秦子清,她有些疑惑:“然然,你是不是和秦子清有仇啊?”

  华懿然哼了一声,直接道:“不是有仇,只是不喜欢她,柏弦哥哥对她一片情深,她总是当作视而不见。”

  柏弦哥哥?

  慕轻歌眯眯眸,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华懿然口中的柏弦哥哥应该是当今杨王的嫡子,淑妃的嫡亲侄儿。

  据说此人从小在武方面颇有天赋,拥有一身好武艺,年纪轻轻已经是御前带刀统领,颇得皇帝赞誉。

  听华懿然的话,她好像还挺……喜欢这杨柏弦的。

  杨柏弦喜欢秦子清,华懿然喜欢杨柏弦,所以华懿然这傻丫头才不喜欢秦子清?

  她暗暗叹了一口气,脸上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你方才说我和你不是同道中人,就是因为我肚子里有所谓的……墨水?”

  “不然还能怎么样?”华懿然没好气的道:“我跟你说,我这辈子应该生错性别了,女孩子喜欢的我几乎都不喜欢!

  别人女孩子家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走路莲步轻移,平时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琴棋书画,针织女红样样精通,《女戒》,《女规》,《大家闺秀之礼》背得滚瓜烂熟,而我这些都不行。”

  “别太妄自菲薄了。”慕轻歌觉得华懿然说的潇洒,但是好像其实有点儿自卑的,“每个人的喜好都不一样,人一辈子不长,有时候或者说没了就没了,何必那么勉强自己,做自己喜欢的,自己高兴就好。

  话罢,她悠悠点评,“我个人认为《女戒》,《女规》,《大家闺秀之礼》这些没学的必要,这些东西我从来不碰。”

  “哈!真有你的!”华懿然又瞪她了,“歌儿,我发现我好妒忌你啊,你真够胆儿的,皇城那么多小姐夫人,应该也就只有你有这个胆子说这样一番话了!”

  话罢,拍案:“说,你师傅到底是谁,谁把你教得那么好的?”

  慕轻歌哭笑不得,“这些跟好与不好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就觉得你很独特啊,有想法又聪明。”华懿然撇撇嘴,“我从来没见过爷爷这样赞美过一个人,就连秦子清都没有,唯独对你赞不绝口,一直叫我多和你相处,念得我耳朵都快受不了了。”

  慕轻歌有点儿惊讶,她和华老相处时间不多,他竟然这么的喜欢她。

  “话说,亦道姑姑教你琴,你学得怎么样了?”话到这里,华懿然忽然才想起自己好像没有问慕轻歌这一件事,想起来了连忙感兴趣的问。

  说到这个慕轻歌就无力,“你说还能怎么样?”亦道姑姑一直说她笨,说她弹琴跟狗刨似的,能好到哪里去?

  华懿然好像是在找同伴,贼兮兮的问:“那五音可学会了?”

  慕轻歌:“……”

  “说嘛,你到底学会了没?”华懿然见慕轻歌不说话,忙催促道。

  慕轻歌很想笑,看着一脸期盼的华懿然她强忍了下来。

  关于音阶,她第一天一两个时辰就掌握了,所以她不想打击华懿然这个十天都没学会五音的人。

  她连咳两声,随意的道:“嗯,学会了。”

  华懿然同伴梦没做成,很是失望,“唉,我还以为人人都像我这猪脑袋呢,爷爷说得对,你果真比我聪明多了。”

  “这跟聪明无关好么?”慕轻歌很没好气的道:“我还非常羡慕你武功那么好呢。”

  她这话可不是什么场面话,她是真的非常羡慕华懿然的武功那么好,她拿到容珏那本武功秘籍已经半个月了,她却什么收获都没有。

  容珏说会教她,但是他这一趟一去便是十多天,教她武功这件事就这么的耽搁了下来。

  “真的?”华懿然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羡慕她的呢,正想问慕轻歌一些话,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包厢好像传来了一阵躁动,有人惊慌失措的叫着什么,热闹哄哄的。

  华懿然拉长脖子探头去看。

  慕轻歌好奇心没有很强,只是随意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呢,哪里人太多了。”华懿然是个八卦的,拉长脖子看不到,伸长耳朵也听不到之后眼巴巴的看着慕轻歌:“歌儿,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还是留在这里努力的消灭掉这些肉吧。”慕轻歌真的没兴趣,一边吃东西一边含糊的道。

  华懿然摩拳擦掌,“我有点好奇,我去瞧瞧啦。”

  “嗯。”慕轻歌应道:“快去快回,天冷,菜容易凉。”

  “好。”华懿然对慕轻歌点点头,仗着自己懂武,一溜烟的跑了,只留下慕轻歌一个人在跟桌面上的肉奋战。

  华懿然凑了好一会儿热闹才回来。

  慕轻歌挑眉:“怎么了?那边出了什么事?”

  “是当朝御史大人家的败家子。”华懿然撇撇嘴道:“好像和一群狐朋狗友在喝酒,喝着喝着,不知怎么的,就晕倒了嘴角一滩血跑出来,怎么叫也不醒。”

  慕轻歌眸子一眯:“可叫了大夫了?”

  “听说叫了,但是还没到。”华懿然耸耸肩,“不过,我看他应该是凶多吉少了,都快没气儿了……”

  华懿然话还没说完,眼睛忽然看到了什么,‘咦’了一声,眼底有些诧异,“秦子清怎么会……”

  “秦子清怎么了?”慕轻歌顺着华懿然的眼睛看去,赫然看到秦子清上了二楼,她身边跟着……程先生!

  华懿然眉头皱得跟蜈蚣似的,“秦子清怎么会和程先生走在一块?而且……秦子清还背着跟程先生一样的药箱,她什么时候和程先生那么熟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