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倒抽一口冷气,松开了手里的常随,勉强冷静下来,望着常随沉声说道:“你给我说清楚,什么花朝节,什么名花榜,那牡丹仙子又是怎么回事?”

  常随见他双目阴冷,只觉全身也冷飕飕的,急忙说道:“公子,这花朝节您可能没听过,其实就是那,那塞外之人说的青楼大选。”

  李道玄身子一颤,喘了一口气:“继续说。”

  常随咽了口唾沫,小心的说道:“咱长安每四年有一次花朝节,今年正好轮上新一届花朝节,定在三月十五日……“

  常随轻声细语,细致的为李道玄讲解了一番长安花朝节的事情。原来这花朝节就是评选那各大花楼里的姑娘,选出一位花中状元来。

  这是一场官民同乐的盛大节日,不但暗中得到朝廷的支持,更是长安权贵的狂欢之日。

  每一届花朝节前,都会提前选出十二花仙,列入那名花榜。

  到了三月十五那天,花朝节开幕,那名花榜上的花仙子们便要进行花神斗,最后选出一位花中状元。

  虽然常随将这花朝节说得如何繁闹美好,在李道玄听来却不过是青楼女子卖笑长安,欢娱贵族的一次狂欢。

  自己多年所求的是将相思姐姐脱出那教坊司的名册,没想到如今相思姐姐不但没有跳出火坑,反而被人当做玩物一般拿出来逗笑。

  李道玄一拳击中柳树,嘶声道:“你,你可知道是哪个,哪个王八蛋将我姐姐定为了那什么,什么牡丹仙子?“

  常随干张着嘴,半天才低声道:“十二名花榜的名单是,是霍大家和白大家一起品评出来的。“

  李道玄再次狠狠打了柳树一拳:“什么霍大家,白大家,说名字。“

  常随诧异的望着他,没想到他连霍白二女的名头都不知道,只得道:“是望仙阁的霍小玉和云裳院的白小蛮。“

  李道玄一愣,皱眉道:“这什么名花榜竟然是青楼中人来定下来的。“

  常随笑了:“这花朝节的名花榜啊,首先是需要人推荐的,霍小玉和白小蛮是负责审核,最后录入名花榜的。您,您的姐姐莫相思姑娘来长安时间并不长,但一来长安,便有缘见了咱们皇上,所以不用推荐就被霍大家写入了榜单里。“

  李道玄冷静下来,走了几步,冷笑一声:“常随,那你可知道这花榜上的女子都住在什么地方?“他打定主意,如今也顾不得什么了,干脆直接抢出姐姐来,再伺机找到拓跋明珠,便是日后流落江湖也是一番逍遥。

  常随却摇摇头:“公子哎,这个就有点难了,十二名花榜上女子一旦入了榜,便被送到隐秘之处,除了有数之人,那地方是没人知道的。”

  李道玄不信道:“胡说,既然入了花榜,还需要藏起来么?“

  常随无奈一笑,凑近来低声道:“明面上她们是被送去秘密培训,以参加花朝节,其实啊,是躲起来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公子您想啊,这名花榜统共只有十二个位置,竞争多激烈啊。

  听说今年的花仙们还要随着咱们大唐的公主和亲,去那逻些献艺,朝廷上的大佬们特别重视。”

  李道玄望了他一眼:“你是说,榜单上的女子不宜出头,要不会有危险?”

  常随一拍大腿:“照啊,您想,这帝都之花,可是从大唐十道全境选出来的,就算你进了榜单,若是出个什么意外,那被淘汰的不是就有机会了?这里面掺进去的东西太乱了。”

  李道玄终于明白了,反而心定了下来,看着常随笑道:“没想到你知道这么多。”

  常随苦笑了一声,怅然道:“不瞒公子,十六年前那届花朝节,我娘就是牡丹花仙,那年她得了状元,不久生下了我……”他忽然说不下去了。

  李道玄愣住了,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常随抬头看着他,忽然咬牙说道:“公子,我知道你怎么想的,其实我,我也最恨这花朝节了!”

  李道玄可不会因为他这样说就真的相信了,只笑道:“好吧,那你就跟我一起走一趟,跟我去找出姐姐的下落。”

  常随疑惑的摸摸头:“公子,您去哪找啊?”

  李道玄背负双手,淡淡道:“当然是最快的法子,我直接去问那霍小玉去。你前头带路吧。”

  常随脸露为难之色,正要推辞,却一打眼看到了那刚被李道玄击中两拳的柳树,不禁身子一哆嗦,爽快的转身带路,走入东市之中。

  李道玄冷笑一声,跟了上去。两人背后那棵柳树的柳叶已变作了枯叶,整个树干苍枯如橘皮。

  按常随所说,那霍小玉住在东市旁边,那如意坊的望仙阁里。两人一前一后自东市进去,向着西边的如意坊走去。

  长安东市汇天下之珍奇,聚四海之稀宝,正是达官显贵流连之地。但此刻李道玄无心关注,催促常随快走,不多时穿过了东市,终于来到了如意坊。

  如意坊在东市之西,这里与那西市之旁的平康坊一起,被称为是大唐纸醉金迷的欢娱之坊。

  但实际说来,如意坊与那平康坊不一样,这坊间严格意义上只有一间青楼——临春望仙阁。

  如果说百花争艳的平康坊汇聚了长安最多的金粉花楼,那么如意坊中大唐教坊司名下的望仙阁,便可以称作长安最大最雅的一座花楼,号称万里花开,长安一朵。

  一到了地方,常随来了精神,介绍说这临春望仙阁是大唐权贵的第一休闲场所,品味高雅,楼中女子无一不是色艺双全的无双之才,高调的只卖艺不卖身。

  其实大唐承平已久,无论是皇亲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喜欢这道道儿。

  李道玄对青楼从没有好感觉,但见此时已是艳阳高照,有些热了。便快走了几步,来到了临春望仙阁外,见那楼果然巍峨高大,共有四层,楼前还有一处宽广的空地,专门停放车马。楼门木制,挂着一条长帘,帘子下面是一块横匾,匾上有长安名家欧阳珍禽亲手所书的楼名。

  正值白日朗朗,望仙阁大门未开,常随停下了脚步为难道:“公子,您看怎么办。”

  李道玄看了一眼这望仙阁,对他说道:“你在楼外等我一下,我自己进去就是。”

  常随一愣,门都没开,这位要如何进去。

  李道玄刚才仔细看了这望仙阁,果然都是教坊司开的青楼,和乐都的杏花楼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不再理会常随,自望仙阁右侧一处拱门走了进去,从这里进去,果然看到了一处极大的游园。

  李道玄转千树万花,绕云山雾海,走到了一处朱门高楼前。

  和自己在乐都所住的杏花楼一样,这望仙阁也有一道后门。

  他顿了一下,推开了朱门,走入了望仙阁大厅中。

  望仙阁大厅比杏花楼大厅足足大了三倍有余,但此时竟然乌压压坐满了人。

  李道玄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大门没开的望仙阁竟然里面这么热闹。

  那大厅之中坐着的各类权贵都安安静静的,见有人进来便抬头注视,李道玄一眼就看到了那红发秦大少就坐在正中首席里。

  他原本想着偷偷去见霍小玉,没想到这么大场面。正踌躇间,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公子也是等霍大家的么,就将礼物交给我吧,看您面生,请去东席就坐。”

  李道玄转头看到面前立着一个素服少女,丫鬟打扮,皮肤很白,但容貌却是平平,除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再无亮点,白净面皮上飞舞点点雀斑,蜷着微驼的身躯。

  李道玄听她说什么礼物,忙低声道:“我只是来找霍姑娘问点事情,没有带贺礼。”

  他声音虽低,但大厅里非常安静,那些端坐的权贵们都听到了他的话,纷纷注目而视,见李道玄衣着粗陋,一身关外土味儿,无不以一种鄙视的眼光望着他,那秦大少身边的一个少年低头扑哧一笑,道了一声:土包子!

  素服丫鬟也是愣了一下,却温柔道:“哦,奴儿刚才不知,得罪了,那公子就去东席等着吧。”她说话间目光却带着安慰之色。似在鼓励李道玄。

  李道玄见她没有嘲笑自己,好感大生,点头微笑,也不理会那些皱眉鄙视的权贵们,走到东席一个偏僻角落坐了下来,看来只能等这帮家伙散了再去找霍小玉了。

  那素衣丫鬟慢慢走上了楼,她的腿脚似乎不太方便,速度极慢。边走便柔声道:“诸位大人稍等片刻吧,霍姐姐再睡一炷香时间就醒了。”

  那些权贵急忙站起来,向着素服少女答谢一番,然后坐下大气不敢出一声,似乎怕惊醒了那位正在午睡的霍小玉。

  李道玄在杏花楼里多年,从未见过这等阵势,不禁暗道,霍小玉一个青楼女子,竟然有这等面子。

  一炷香后,那丫鬟又走了出来,柔声道:“姐姐醒了。”

  她话声刚落,在座的人都站了起来,杂乱的喊叫着,求见霍姑娘。更有直接报名号的,什么杨侍郎,陆左丞,吏部侍郎林某,不是侍郎就是少卿,一个个伸长了脖子。

  “尔等闭嘴!“一声暴喝传来,红发的秦大少抚剑站了起来,转目四周,冷哼一声。

  大厅一下安静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