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83章 我生昆仑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琼华仙子拖着爱子,与于惜竹和苍鹤老人刚刚退进那紫薇观中,李道玄就身化魔狗,拆了整个大殿。

  此刻紫薇观大殿碎片如雨,纷纷落到了露天广场里,整个北狼天星山的南北二斗护法大阵却被激活了!

  七座连环道观争鸣起来,道观之上分出七道星辰剑气,却没有击打向那魔狗李道玄,而是冲向了半空,直奔那犹自战在一起的阎碧落和洛青璇!

  于惜竹望着五只苍狗獠牙闪动,黑色冥力下的李道玄,眼睛缩紧了,胸口起伏不停,喃喃道:“这,这难道是传说中那十六年前……”

  他猛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贤师亲口说那苍狗,那苍狗被天地职威消融了……”

  苍鹤老人心斋守一剑立在身前,一道道剑气击打向魔狗化身,配合着琼华仙子的神霄五雷符,只是对上了这恐怖的冥界之狗,却是一点儿作用都没用,眼见那苍狗愈发壮大,忍不住对还在发呆的于惜竹吼道:“于前辈,快出手吧,再不出手,可就全完了!”

  于惜竹反应过来,翠笛一挥,一个守字落到三人脚下,迸起一团守护灵力,沉声道:“没用的,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传说中的冥界苍狗可以吞吃灵力,咱们出手只会送给它力量!”

  苍鹤老人一呆之下,喃喃道:“那可怎么办,师祖立身北狼山,开创北门一脉,镇守凶狼冤魂,这千秋道庭难道就要毁在我苍鹤子手里!”

  他茫然之下,已有了哽咽之声。

  于惜竹眼中却闪出了精光,急声道:“苍鹤道兄,你说的不错,这里乃是昆仑北门道祖镇守凶狼冤魂的道庭,我听说当日开山创派之时,天荒寺的圣僧曾送来一只天级法宝,专为炼化冤魂所用!”

  苍鹤老人一拍大腿:“不错,那是天荒圣僧送给我师祖的一只‘婆娑金钵’!”

  琼华仙子怒道:“还废话什么,那法宝不正在大殿之中么,赶快启动那法宝,把这妖孽炼化了去,君儿伤的厉害。”

  李道玄化作苍狗后,心中无所思无所欲,只有一腔恨意,死死盯着那陈玉君而去,此时已经逼近了四人!只是他如今的模样,已经不能算作一个人,右臂魔狗几乎可以无限膨大,已将他的身子都挡住了。

  苍鹤子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元之血,口中念念有词,解开了那紫薇正殿中的法宝禁制。

  只见一道金光自大地之上浮现,紫薇正殿缓缓裂开,飞出了一只手掌大小的紫金钵,那婆娑金钵一经飞舞出来,便缓缓变大,最后变作了浴盆大小,水桶深浅,钵口金光万道,吸住了李道玄的魔狗身子,将他狠狠的拉扯向了婆娑钵中。

  李道玄无法抵御这佛宗法宝的威力,身子陷落进紫金钵中,那琼华仙子犹自发出了最后一道神霄五雷符,正正击中苍狗右臂下他的脸,血肉横飞中,李道玄对着陈玉君发出不甘的吼叫:“若我生!昆仑灭!”

  伴随着这咒语一般的怒吼,李道玄整个身子掉了入紫金钵中。

  他一陷入紫金钵,那佛宗法宝激荡的金光便消融了右臂苍狗,眼前却闪动着碧桃的影子,还有那不知生死的莲生,最后却是明珠于相思姐姐!

  我就要死了么!我不能死!若我生!昆仑灭!

  仇恨与不甘驱使着他扭转身子,右臂整个已经不能用了,但左手还可以,他拼尽最后一点灵力,弹出一道木荆棘,缠到了那光滑的紫金钵边缘,整个身子吊了起来,木荆棘晃动之下,双脚离那紫金钵底只有三尺不到,只见钵底一团沸腾的金液,隐隐发出咕嘟咕嘟之声!

  李道玄脸上血肉模糊,幸喜眼睛还能视物,抬头见那紫金钵口竟然在慢慢变小,心中一动,原来这法宝可大可小,而自己身在婆娑金钵中也随着变大变小。

  但他无心研究这个,挂着木荆棘休息了一阵,灵力渐生,慢慢再化出几道木荆棘,缠绕在这紫金钵光滑的一侧壁上,最后盘成了一个鸟窝大小。

  李道玄终于可以躺在鸟窝里,查看起自己的伤势,这一看之下顿时心都凉了下来。

  自己的丹海已经是混沌一片,再也看不到元丹和苍狗,而整个右手手臂腐烂不堪,骨头都短短碎裂,沿着手臂一股黑气正在吞噬全身血肉,已经吞到了肩膀左右。

  不用多久,自己就要丹海熄灭,血肉消融!

  但碧桃母子的血仇,那几个女子的安危激发了他生存的欲望!李道玄勉强抬起左臂挥舞起来,大吼道:“就算是天要亡我,我也要破这鬼老天,地要收我,我便要踏破大地!”

  嘶吼声中,左臂那一直御物成印记的褡包却因他受伤,慢慢现出了原型!

  李道玄忽然想起那日在白耳山,安国大郎与严华的一场血战,最后自己还喂了那安国大郎一粒碧草丹!

  或许这褡包中还有些灵丹妙药也说不定,李道玄镇定心神,伸出左手在褡包里摸索起来,但他摸了半天,只摸出了三块沉甸甸的竹板大小的玉片.

  李道玄失望的摸着玉片,记了起来,这玉片正是当日在严华尸骨中摸出来的遗物,自己一直放在身边!

  他捏着玉片苦涩的咽了口唾沫,胸腔一股干燥的血胸之气涌上来,刚要甩手扔掉,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当日在严华尸骨中搜出的这三枚竹板玉片,他记得很清楚,并没有这般沉重的。

  李道玄摸着玉片,反复看了几眼,终于发现原来这并非三枚玉片,而是六枚,只因两枚一组紧紧的贴到了一起,所以变成了三枚的样子。

  李道玄心中一动,借着紫金钵内的金光液体仔细看着其中一枚玉片,只见那玉片光滑平整,既无文字也无图像,没有任何异常。

  他脸上中了琼华仙子的一张神霄五雷符,眼睛看长了时间便有些昏花!焦急之下拿着玉片俯身在那咕嘟咕嘟的金钵底部,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次俯身太低,那婆娑紫金钵底部的金色液体咕嘟一声,溅出了几滴金液,不偏不倚的落到了玉片上!

  李道玄急忙缩回了自己的鸟窝,以牙齿咬住玉片,用左手轻轻擦拭起来。

  这一擦拭之下,就觉得一团粘腻之物被搓了下来,整个玉片仿佛被揭开了一层皮,金液渗入到玉片外层皮下,发出了耀眼金光!

  李道玄勉强闭上眼睛再睁开,却看到玉片外层脱落,却露出了青色石质的本来模样。

  他忙将石片举在眼前,却看到青石片上露出了一行小字:“金刚怒目之威,化骨成佛,此篇为金刚骨修炼之法……”

  李道玄心神震动,那日在白耳坡秘洞里,安国大郎与严华那番惊心动魄的对话浮上心头!

  他还记得那秘洞之中,黑袍吸血怪物严华那番阴柔话语:“……我杀了师父,咬死了三师弟,但那《金刚炼体六重经》我却只得到了上三卷‘皮毛血’……原来那‘肉筋骨’三卷早被你得了去。”

  对了,那安国大郎是怎么说的“不周山金刚门的炼体大法不能传外人,那老和尚一句话就打发了我十年侍奉,就因为三师弟是唐人,便要全部传给他……”

  这番对话在耳边轰然回响,李道玄颤抖的摸着六枚石片,喃喃念道:“难道这六枚石片,竟然就是他们二人口中所说的《金刚炼体六重经》?上三卷‘皮毛血’,下三卷‘肉筋骨’,却原来是六枚石片。

  他此刻脑中激荡,立刻明白了,不错,这一定就是那六卷金刚炼体大法,上三卷在严华身上,被烧成灰后露了出来。那下三卷必定是安国大郎一直带在身边,却藏在这褡包里!

  当日他初遇两人时,修为还弱,见识也不广,到后来修为渐进时,也曾暗自怀疑过,为何这两个人明明已经拿到了六卷功法,却好像每个人都修炼的很不到家,不说只修炼了一门功法,就是那金刚骨,还有什么珈蓝血,也是稀松平常,很是和那响亮的不周山金刚门有些出入!

  此时他也明白了,那两人欺师灭祖,偷到了这佛宗秘法,但却一直没有解开其中的秘密!而今日自己无意中掉到这古怪的紫金钵中,更是有缘破开了六枚玉片的秘密!

  他再低头看那金液,虽然不明白,但掉入这法宝前,隐约听到于惜竹说过,这法宝乃是佛宗天级法宝,想来这金液也是佛宗的什么秘宝,能解开佛宗的功法秘密也是顺理成章!

  李道玄露出了笑,俯下身子,将六枚玉片一一用金液浸泡一阵,然后退去玉片上的伪装,最后终于成功的看到了这六卷《金刚炼体六重经》的本来面目!

  罗汉化身乃是皮相,飞天无形毛发存,珈蓝之血善恶间。

  菩萨肉化起死回生,明尊不动佛筋动,金刚怒目佛骨生。

  这正是一一对应黄土九重境里的‘皮毛血肉筋骨’的修炼!

  李道玄双目睁开又闭上:“这正是天地亡我,佛祖却渡!我今日有缘得到这金刚炼体大法,便可以重塑黄土六重,从新开始修炼!”

  他心中悲喜莫名,吐出一口淤血,对着那紫金钵口再次怒声道:“若我生!昆仑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