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八章 毁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章毁容?

  慕轻歌就只有两个贴身丫鬟,那个翠玉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春寒不1;148471591054062放心慕轻歌一个人呆着,就要找翠玉回来伺候慕轻歌。

  慕轻歌也没反对,不过,春寒去了莫约一刻钟,单身一人愤愤而归,“小姐,翠玉真是太过分了,她根本就不在府里,我问遍了府里所有的下人,他们都说昨天夜晚看见她出府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么生气作甚,不回来便不回来了呗!”慕轻歌不甚在意的道。

  春寒还是很生气,“小姐,您这么还可以如此平静,她如此不将您放在眼内,回来之后您一定要整治她一番!”

  “回来?”慕轻歌笑了一下,淡淡道:“你以后不用去找她了,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回来了。”

  春寒瞪大眼:“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不回来就是不回来了。”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个翠玉应该不是出府那么简单,她应该是离开幕府了。

  眼瞎的人,对人会很依赖,因为看不见对很多东西也异常防备,生活上的事儿都是依靠听觉判别。

  而这个身体的主人,娘亲没了,亲人没一个对她好的,她能依靠依赖的人就只有春寒和翠玉两个丫鬟。

  听春寒说,之前的慕轻歌连喝水都需要别人倒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外人想对她下毒,还是比较困难的。

  想要对她下毒,最快能取得成效,绝对是借春寒或者翠玉之手。

  春寒单纯,没有害主之心,最有可能就是翠玉被慕夫人买通了,参与了害她之事,然后离开了府里。

  对于翠玉无端端的离开,春寒很是生气,连连骂翠玉忘恩负义。

  慕轻歌对她的愤怒很没好气,道:“好了好了,莫要骂了,留着力气买药去!”话罢,想起了什么,道:“给我备笔墨纸砚。”

  “小姐,您又想干嘛?”春寒苦着脸道,“您又要写单子啦?”

  “嗯。”慕轻歌颔首,没听见她有动静,催促:“快些。”

  春寒想哭了,“小姐,这不好吧?

  不要怪她担心过多,毕竟,药是能随随便便乱吃的么?

  跟在慕轻歌身边这么久,连字她都没见她写过呢,忽然之间她大笔一挥的写了两页子字,说这是药单子让她去抓药,她已经被吓得心惊肉跳了,现在竟然又来!

  “怎么不好?你再不去拿来,我可要生气了啊。”

  春寒瘪瘪嘴,不情不愿的去拿笔墨纸砚了。

  慕轻歌这一次写了好几张纸,她写一张春寒呼吸就困难一些。最后,慕轻歌足足写了一小沓,春寒变得心脏衰弱了。

  慕轻歌吩咐,“你跟药房的人说这些药你是要粉碎的,让他们帮帮弄成粉末,明儿你再去拿回来。”

  “哦。”春寒将一沓纸张放进胸口,有气无力的答道。

  “还有,你可知哪里有银针买?”

  “银针?”春寒不明所以的道:“集市上很容易买到啊,小姐是想做刺绣么?”

  “我不是要刺绣的针。”慕轻歌话罢,附耳在春寒耳边说了一句。

  春寒大惊,正想要问慕轻歌为什么要那样的针,就被慕轻歌催促道:“去去去,这是我午膳过后就要喝的,你莫要磨磨蹭蹭了。”话罢,拍拍她脸蛋,安慰道:“快去,回来的时候容许你买两串糖葫芦当零嘴。”

  春寒听到冰糖葫芦眼睛亮了一下,觉得慕轻歌虽然变了一点,但是感觉好相与了,见她坚持,她只好认命的出去了。

  她也是操心的命,出去之前叮嘱慕轻歌一大堆,什么都给她准备好摆在她跟前,她才快手快脚的出去了。

  春寒出去不过是半个多时辰,慕轻歌半躺在床榻上,背靠在床头还思考着上辈子和这辈子的事情,关上的门今天第二次被狠狠的踹开!

  “慕轻歌,你给本夫人滚出来!”

  慕轻歌轻飘飘的转过头去,啧啧两声,道:“身为幕府女主人,进人房间不敲门也就罢了,竟然还踹门,就不怕外人见了说你没教养?”

  如果慕轻歌能看见的话,定然会发现慕夫人脸上怒容满布,对于慕轻歌的讽刺,她竟然没理会,眯着眼睛冷冷的盯着慕轻歌,厉声命令:“来人,给我将大小姐抓起来!”

  “是!”慕夫人这话一出,就有人从门外进来了。

  根据脚步声的轻重缓急,慕轻歌可以猜测,应该是有三个人进来了,而且都是年轻女子。

  慕轻歌听着那些脚步声朝着自己越走越近,她一点也不心急,背靠靠在床头的姿势不变,双腿悠闲的交叠着,一言不发,优哉游哉的等着她们过来。

  三个丫鬟走近床榻边,伸手就想抓慕轻歌,慕轻歌眉峰一动,手抓着床柱,依靠着床柱的力量,身子九十度大旋转,双腿绷直施力,她的朝着那三人的颈部穴位,准确无误的各自揍了一脚!

  ‘砰砰砰’三声,那三个丫鬟应声而倒!

  慕夫人瞪直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慕轻歌眨眨眼纯真的笑了,然后一个旋身,分毫不差的回到了方才半躺着的位置上!

  “你……”慕夫人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慕轻歌伸伸腿,慵懒的手支着腮帮子,笑眯眯地:“我怎么样,你昨晚不是已经领教过了么?这么快就忘了?我心善着呢,要不要我帮你重温一下昨晚的事儿?”

  呵!别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慕夫人倒好,明明昨晚她一人就能弄晕了他们那么多个人,她竟然还敢只带几个丫鬟过来!

  几个丫鬟就想抓住她?

  痴人说梦话!

  “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昨晚的事?!”慕夫人气极,“昨儿你将本夫人埋了一个晚上,今儿又让我女儿毁容至此……”

  毁容?难道慕衬眉真的被烧烫伤得很严重?

  慕夫人见慕轻歌不答话,冷哼一声,正要说话,慕轻歌便道:“你过来抓我,难道是为了说这些话?”

  “当然不是!”惊慕轻歌这么一提,慕夫人冷哼了一声,得意的道:“眉儿受伤的事儿段世子第一时间知晓了,便到府里来看眉儿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