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69章 魍魉抬青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身子化成了一阵清风,只几息之间就看到了那妖娆的杏花楼.

  整个大街上人来人往,快开春了,整个边城贸易最火热的时候马上就要来到了.

  李道玄身子越过长门大街,缓缓落到了杏花楼后的竹林里.大街上的行人就看到一朵黑云飘过,忽闪一下就不见了.

  他穿过竹林,身子再闪一下,落到了自己往日住的房间里.

  这次离开乐都多日,整个房间却一尘不染,不但自己的床铺干干净净,就连那些堆积的藏书被重新晒过了,整齐的码在了四周.

  李道玄走了几步,便知道这是相思姐姐****在替自己打扫整理.

  他走到自己的书桌边,就看到一张已经有些发白的信纸,拿起来一看却是那天自己在白耳坡写给莫相思的家书.

  这张信纸想来是被人反复阅读,以至于纸边都磨破了好几处,却在信纸最下方写着一行娟秀的颜笔小楷:金钗浑无力,家书抵万金!

  李道玄用手指轻抚着信纸上点点泪斑,眼睛一热,男儿热泪再次打湿了信纸.

  他心中一团暖流滚动,擦干了眼泪,推门而出,快步走到姐姐房前,整了一下衣衫,不想吓着姐姐,抬手就要敲门,却听到房内传来一阵私语声.

  以李道玄如今的修为,方圆之内的细微之声俱在耳内.

  他听到姐姐熟悉的声音传来:“花娘姐姐,你不要再说了,我绝不会嫁给他做小妾的.“

  杏花楼老鸨樊花娘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疲倦:“妹妹,这不是你愿不愿意的事,若说心理话,这些年来我一直看在眼里,妹妹你的心事做姐姐如何不知,但咱们就是浮萍一般的命儿,这由不得你也由不得我呵.“

  房内的莫相思沉默了一下,淡淡说道:“相思没有那般富贵命,我本来是活不过二十岁的,多年前有位仙人曾许了我十年寿命,算来也没有几年好活了.“

  那房内的樊花娘想必是说了不少好话,听到莫相思竟然隐隐以死相威胁,立时变了脸:“莫相思,你不嫁也得嫁,刘大人不日就要高升了,你嫁给了他,说不定这教坊的花名都能去喽,我这忙前忙后,累的腰酸腿疼,使好脸色儿做那下贱样,为你争了个妾的名分,你是不是还惦着李道玄啊,哟,自己养了个小白脸,还竖起贞节牌坊来了.“

  李道玄听到此处,再也无法忍耐,推门而入,手指轻点,那风韵犹存,叉着腰说得唾沫乱飞的樊花娘身子一僵,一张嘴张张合合就像缺水的鱼,却一点儿声音都发布出来.

  莫相思正坐在床上,认真缝着一件贴身的男子小衣,抬头看到是他,眼眸先是眨了眨,露出不能置信的模样,继而浮上了一层水雾,嘴角颤抖,那缝衣的银针刺入了手指,却毫无所觉.

  李道玄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转头看了一眼那抓着自己喉咙,慌得双脚乱跺的樊花娘.

  他心念一动,身子微微浮起,一点水元灵力化作白雾升腾,整个人都笼罩在仙雾之中,曼声道:“樊花娘,仙人的姐姐你都敢如此无礼,难道下辈子想沦为猪狗不如么?“说罢放开了对她的禁言之术.

  樊花娘根本就没认出这位仙雾护体的神仙就是李道玄,吓得软身跪倒,连连叩拜,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李道玄挥手让她出去:“自今日起,不许再来打扰相思姐姐,一应供奉不许少了.“

  樊花娘咽了一口唾沫,却不安的颤声道:“哎哟我的神仙啊,那位刘大人可怎么应付得了,求仙长指条活路,指条活路哇.“

  李道玄大怒道:“相思是仙人的姐姐,那什么刘县尉什么胆子,也敢痴心妄想.

  樊花娘委屈的诉苦道:“咱早就跟刘大人说过了,相思的弟弟,道玄那孩子去学道了,日后指不定就是朝廷供奉的修士大人呢,但,但那刘大人说,说修士怎么就了不起啦,还说他叔父大人就是昆仑山的大修士呢,他还说什么大唐境内有国法如天,就是修士也不能胡来,他是大唐正榜进士,未来的从五品录事参军,还是当朝国师的挂名弟子.他,他不怕这个啊.“

  樊花娘一口气说完,跪地静听仙长指示.

  平日里樊花娘待相思姐弟还算不错,李道玄冷哼一声,也不再吓唬她:“这个我自有安排,你下去吧,刘蛤蟆再来话,就说我李道玄回来了.“

  樊花娘揉揉眼睛,终于认出了李道玄,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拍大腿,还要说几句旧情,被李道玄鼓起风元灵力,吹出了相思房间,咕噜噜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李道玄长出一口气,将屋门紧紧闭上,便感到一阵香风扑来,却是莫相思激动的冲来抱住了他,大颗大颗的眼泪滴落到他的胸襟上.

  李道玄环住了姐姐的细腰,习惯的嗅了嗅她发上的清香,低声笑道:“姐姐,我回来了.“

  “让姐姐好好看看你.“莫相思踮起脚尖,双手捧住了他的脸,惊喜道:“长高了,道玄你长高了,我的弟弟长大了.“

  姐弟俩款诉别后离情,一直说到了夜幕低垂.那樊花娘期间不断差人送上好酒美味,甚至送来了一小盘新鲜的岭南荔枝,李道玄最后直接封住了屋门.

  莫相思见弟弟平安归来,而且学成了一身本事,心中欣喜也无心吃饭,只小饮了一杯,便托着腮静听李道玄诉说.

  李道玄将这些日子的经历说了一遍,除了被迫炼制莲生成鬼和拓跋野望所说的十六年前事,就连和蛇姬碧桃的一场绮情也说了.却直到最后才将拓跋明珠的那个包裹化了出来,拿出那狐毛袍子,羞赧道:“姐姐,这是明珠她孝敬你的.“

  莫相思一口气听完弟弟的经历,听到惊心动魄处心神颤抖,听到绮丽缠绵时眉间带笑,直到这时才拍拍胸口,长出一口气,欢喜的接过了狐毛袍子,轻轻抱在怀里,却忽然皱眉问道:“道玄啊,那位碧桃姑娘,你打算如何?“

  李道玄一愣,没想到姐姐第一个问起来的却是蛇姬碧桃,一时说不出话来.

  莫相思莞尔一笑:“姐姐不是要逼你做什么,只是听到碧桃,哦,就是那朱碧眉姑娘的事,隐隐有些心疼.“

  李道玄却不知道,莫相思已经从他的话语间,隐隐猜到了碧桃小时被抄家的惨剧,却和自己的遭遇起了同命相怜之心,手抚着李道玄的头发,继续说道:“你要答应姐姐一件事,日后不管如何,都得给碧眉姑娘一个名分,可能你觉得她身处魔道之中,但姐姐曾见过那淤泥中长出的白莲花儿,这叫做出淤泥而不染,说不定她就是那一朵洁莲呢,你可不要辜负了这样一个好女子.“

  李道玄点头应承,忽然轻身而起,走到窗边看了一眼,这才返身回来.

  莫相思忙问道:“怎么了?“

  李道玄摇头道:“没事!“心中却有些不安,刚才他忽然感受道一股轻微的灵力波动,那熟悉的感觉……

  他没有深想下去,却听莫相思忽然问道:“道玄,你刚才说的那位拓跋明珠姑娘,可是西羌拓跋氏的女儿家?”

  李道玄心中一动,想起了拓跋野望密室之内告诉自己的十六年前事。但只点了点头。

  莫相思哦了一声,脸现不豫之色,却很快展开了眉头:“只要弟弟你喜欢就好了.“

  李道玄想到了拓跋野望所说的,莫相思姐姐最多还有三四年的寿命,忍不住问道:“姐姐,十六年前,你捡到我的时候?“

  他话还未说完,莫相思身子一颤,脸色发白望着他:“你,你是不是在拓跋族里听到了什么.“

  李道玄没想到她这么大反应,便不忍再问,抱住了莫相思,低声道:“道玄只是想起了姐姐的大恩,心中感念,如今学道有成,一定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夜色渐深,李道玄将渐渐困倦的莫相思扶到了软红床上,为她盖上了锦被,只坐在红烛边,替姐姐守夜。

  他心里却在盘算着下一步,首要之事便是解决那个刘县尉,这个倒不需操心,自己已经写信给李药师了。

  但下一步最紧要的就是将莫相思脱出教坊出身,然后送到西羌大寨里。

  然后呢,他忽然觉得烦躁起来,莲生现在变成了灵鬼,还不知道在哪里呢,自己又答应了姐姐,那蛇姬碧桃也不能不管,自己还得罪了昆仑山的琼华仙子,更重要的是那盘亘在相思姐姐命运上的一个诅咒。

  他将所有事情想了一遍,一时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便伴着烛泪一夜到了天明.

  第二日午间时分,李道玄正在试穿莫相思这几日缝制的几件新衣,忽听到杏花馆大厅之中人声吵杂,不多时那樊花娘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口中嚷道:“祸事了,祸事了,刘府的大管事亲自来了,青轿都抬来了.“

  大唐如意坊上有名册的官妓在一定意义上是官家皇室的私有财产,普通官员如不得赏赐,是不能随意迎娶的.

  承玄十七年就有如意坊官妓,名霍小玉者拦街上诗,告长安京兆尹李益之弄权私娶官妓之事,当时传遍长安,承玄帝盛怒之下,罢李益之,抄其家,老少发配岭南,就连李益之的女儿也被充作了官妓.

  而这位乐都的县尉大人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却也不敢触动这道禁区,但他好慕相思的美色,竟然派来了一顶青轿,这青轿可是民间抬死人用的轿子啊!

  李道玄一听青轿抬来,双眸闪过一道杀气,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大厅内一个阴阳怪气的男子声音说道:“我们大人说了,他已经疏通好了上下,花娘你就报一个‘相思姑娘染病身亡’,咱们用青轿抬着,神不知鬼不觉的就送回府内。”

  李道玄在楼梯听得分明,怒极之下,长声一笑:“今日月煞归西,正是亡魂过桥的好日子,我看阁下是赶着去投胎了吧!不如让我送你一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