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力士暗中执掌大唐内廷数十年,昔年中宗还未即位时,遇到这位高大人也要称一声‘二兄’。

  如今这位高大人却躺在沙地里一动不动,看起来不知是死是活。

  李隆基看清楚是高力士,脚步一动便想要过去,但他立刻停住了脚步,却转头对身边一名随侍的羽林将军道:“哥舒翰,你去看看是不是高大人。”

  那名哥舒翰的将军诺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良久那哥舒翰才如一只狐狸般退了回来,在李隆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哥舒翰是李隆基身边的亲信,那李隆基听他说高力士修为全废,如今不知生死时便沉吟起来。

  良久之后,李隆基吩咐继续前行,却暗中留下了哥舒翰。

  直到星月满天时,将高力士拖到瓜州附近的哥舒翰才看到了悄悄赶来的李隆基,就在他们背后,西域通天塔已被懒腰斩断,整个西域大地上响起了明宗弟子的欢呼声,他们是在迎接西域王的回归。

  李隆基只是看了一眼,西域王李道玄回归的奏报,日间他就送到了洛阳,至于如何处理,那却不是他能做主的了。

  李隆基现在重视的却是面前这位失去了记忆,也没有了修为的高力士。

  在轻轻试探了一番后,李隆基便拍拍高力士的肩膀,安慰了几句,如今的高力士一脸茫然,只知道跪地叩谢。

  李隆基走出瓜洲渡口时,哥舒翰悄悄跟了过来,他欲言又止。

  李隆基微微一笑:“哥舒翰,你有何话,便说就是了。”

  哥舒翰轻声道:“三哥想如何处置高大人?虽然他现在失去了记忆,但日后可不好说,此人权势通天,又是圣帝身旁第一红人……”

  李隆基摆摆手:“吾想将他留在身边,先藏起来,不让洛阳圣地发现就是了。”

  哥舒翰脸色又是一变,李隆基的脸色却严肃下来:“哥舒翰,高力士自承玄年间就辅佐高宗登基,一手策划了圣地降临之事,虽然他现在修为尽去,但只要他人还活着,便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无双之士,吾现在身处豺狼之中,若是能收服此子,那日后……”

  李隆基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哥舒翰却看到了这位王爷内心的野望,他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这位三哥的大志……

  哥舒翰只觉心中一股热潮涌起,他俯身跪下沉声道:“三哥,不,楚王殿下,属下愿倾力相助,至死不移。”

  李隆基拉起了这位猛将,心中也是欢喜,两人正在感动之时,便看到东边天空闪过一道白光,继而一条淡淡的人影穿过了瓜州上空,直扑西域而去。

  哥舒翰转身看着那条人影如黑夜中的星光一般远去,不禁露出骇异之色,那人影速度虽快,但那熟悉的威严,让人窒息的力量,他不禁冲口而出:“是圣帝!”

  圣帝武则天,李隆基睁大了眼睛,看着远去的人影,不可能啊,圣帝为何在这个时候离开洛阳,还是独自一人赶来。难道那位无所不能,圣神无双的武周皇帝,对西域王李道玄如此重视?

  但李隆基相信哥舒翰,毕竟他一直是羽林卫将军,在洛阳神都时,是少有几个可以面见武则天的将军,如果他认出是圣帝,那定然是不错的。

  李隆基的眼中闪出一丝坚决之色,沉声道:“咱们立即出发,去洛阳,明日就是太平姑姑的寿宴,我要亲自去贺。”

  参加太平公主的寿宴,那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两人带着高力士匆匆离去,消失在了黑暗中。

  西域浮岛天阁之上,李道玄坐在瑶池之旁,莫相思对着明月若有所思,鱼玄机却是相对无言,唯有一心问禅。

  李道玄看着鱼玄机专注的表情,忽然间想到了那早已失踪多年的莲生,这两个女子其实是如此的像,只不过鱼玄机更为温和,而莲生就像一把火,那火若是烧着了她自己,她便如烟花般飞散了。

  而自从在通天塔地牢里救出姐姐,相思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昔日的那份姐弟之情也被岁月蹉跎成了平淡如水。

  前因后果,缘缘份份,忽然间便不再那么重要了,李道玄想通这一点,便起身握住姐姐的手:“不管往昔如何,只要姐姐现在还活着,那便比什么都好。”

  莫相思眼角一颤,双眸乍分,一泪如珠轻滑脸颊之上。

  双手握住李道玄的手掌,她已是无语凝咽。

  正在此相知相得的感动之中,天边那一抹白影飞落向了云州境内。

  李道玄猛然转身,一缕神识化为粒子附着在了月光之中,光粒子带动他的神识瞬间便将那人影所在之地探查了一圈。

  是武则天,圣女,圣帝,武周女皇,她此时竟然去了云州白耳山。

  李道玄急忙放开姐姐的手,跟身旁的萧眉织说了一声,身子便化为散碎的粒子,下一瞬便出现在了云州白耳山附近。

  如今他以所学规则中的光速传播之力将神识运用出来,这种心灵传输,瞬间移动便不在话下。

  眼前出现的便是白耳山,这曾经是自己幼年度过一段美好时间的地方,此时的白耳山不但矮了三丈多,而且位置也向北推移了数十丈。

  那是因为隔了几十年,这几十年中西域绿洲遍地,往昔越过高山的沙尘不再向南堆积,才有了白耳山的如此变化。

  李道玄来到了白耳山驿站,此时的驿站早已荒废,那老兵也早已死了数十年,李道玄在光秃秃的山上看到了驿站老兵的荒冢,却没有发现武则天的身影。

  他正沉吟间,便从这老兵的荒冢中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这力量便是时光之沙的力量。

  武则天运用了时光法则,李道玄顿时紧张起来,如今的他可十分明白,对于圣女,冥王这级别的高手来说,时光法则中的因果律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在因果律中,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杀死或者改变一件事情,可能造成毁天灭地的结果。

  但就算再强大的人也不能随意回到过去,那需要一个坐标,一个标注时间和地点的坐标。武则天此时明显是在运用因果律,但她是如何得到过去的坐标的?

  李道玄慢慢的将视线看到了那荒冢之上,心头一跳,神识之力带着时光之沙立刻发动起来。

  果然那死去的驿站老兵遗骨里,传来了清晰的时空坐标,时间是承玄四年,那,是自己出生的时候。

  李道玄不再犹豫,追着这坐标以时光之沙的力量划开了虚空。

  他的身子再次出现在了白耳山,但这白耳山却是承玄四年的那座白耳山。

  李道玄的心跳的厉害,他已明白了武则天所要做的事,承玄四年自己刚刚出声,在长安之变中被黑衣冥神救出,便被送到了云州白耳山下。

  武则天此时就在附近,李道玄凝住呼吸,将神识之力全部收缩回来,身体也凝造出了一团完全反光的壳子,在这壳子下,所有的光线都被反射出去,他便隐身了。

  他缓缓走动几步,忽然听到一阵清脆的脚步声。

  李道玄此时所在之地便是白耳山下,洗剑池边的树林里,此时正是秋日云州,绯红之叶在树上掉落,远处走来了一个背着沉重水桶的小女孩。

  这小女孩背着沉重的水桶,在洗剑池边吃力的捞起一桶水。

  就在这个时候,冷冽的空气中传来一阵低喘声,李道玄转头便看到一个头发蓬松,一身血迹的西羌战士,他握着一把沾着粘稠血迹的弯刀,口中滴着口水,正慢慢靠近那背水的小女孩。

  李道玄张开了嘴,一段段深刻的回忆映上脑海,在云州大峡谷中,那拓拔野望死前跟自己说的那个故事如此真实而又清晰的展现在他眼前。

  李道玄已震骇的说不出话来,在震惊之中,他看到年轻的拓拔野望冲了上去,一把捏住了那细嫩的女孩莫相思。

  就如梦中的故事在眼前重现一般,只有七八岁的莫相思不哭不闹,只颤声说了几声饶命,然后又诉说起了在杏花楼的遭遇,还有她的身世。

  李道玄听着,看着,便冷静下来,他现在不敢轻易改变什么,只紧张的搜索着武则天的气息。

  此时那拓拔野望已举起了弯刀,而下一刻他便呆住了,李道玄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他们一起看到了那条黑狗,像猛虎一般高大,黑色的大狗。

  他也看到了那黑色大狗嘴中叼着的婴儿,那个血迹斑斑,被裹在一块绸布里的婴儿。那便是自己了。

  李道玄还是没有感受到武则天的气息,但他看到了拓拔野望手里的刀在元素转换之下化成了水,黑狗将婴儿放在地上,吐出一口鼻息,那拓拔野望胸口便开了个大口子,一颗血淋淋的心跳出了胸膛,飞进了黑狗的大嘴里!

  就在此时,李道玄感受到了武则天的气息,她就在附近三十丈处,目标自然顶住了地上的婴儿。

  李道玄此时看那黑狗化为人,正在与莫相思和拓拔野望说着话,他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三十丈开外,神识之力快速分解和组合,面前的那团人影一颤,也是一股可以撕碎任何粒子的力量传来。

  在这承玄四年的时空里,李道玄和武则天第一次全力出手了。

  他们之间的战斗更像是一次对规则的解读,没有惊天动地的场景,也没有破坏力十足的场面,只有一道道规则的展现。

  李道玄和武则天首先在微观层面对了十几招,武则天的神识首先开始分解他肉身的细胞,被李道玄一一化解,但当他尝试修改武则天的DNA构造时,对方也展开了一次次反攻。

  微观世界里,粒子已不是最小的,两人拼到数十招后,便拼起了谁的神识能进入更为微观的世界。

  两人的神识修为都已达到了界力程度,他们出手之时直接跨过了细胞,甚至跨过了分子与原子。直接进入了更为微小的粒子世界。

  在最微小的结构中运用神识毁灭对方肉身,那便是两人的目的,但两人几乎同时开始分解组成对方肉身和意识最基本的原子核,这一招算是平分秋色。

  从分解原子核开始的这场无声战斗,渐渐进入了中子,质子。

  高能粒子的互相撞击,粒子不断的被撞击变化,但最后无论是李道玄还是武则天,发现自己都无法对对方造成真正的威胁,这一场两人不分上下。

  这是一场虽然无声无息,但惊心动魄的战斗,从宏观上来说,这是一次穿越时光的对决,从微观来说,双方作战的方法都是试图改变组成对方肉身最微小的粒子。

  武则天双手一合,运转了所有神识之力,开始转化纬度。但李道玄瞬间就看出来她是在虚张声势。纬度武器不是她如今的力量所能掌握的。

  果然,那武则天并没有祭出纬度武器,而是送出了一束高能粒子流,那是如激光一般的强大的力量,正是运用了方才对战中高速冲击的粒子流。

  但这粒子流还未击出,李道玄手中也凝聚出了一团粒子流。

  就像武则天在面向一面镜子进攻,她出手的瞬间,对方也同时出手。

  武则天很快就计算出这是一场无法赢的战斗,李道玄已在刚才接触的一刹那在自己的脑海中种下了一道神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都是一清二楚。

  对着发呆的武则天李道玄笑了:“你本是机器,却非得要弄一具肉身,这具肉身成就了你力量的超越,也给你种下了最大的弱点,只要是肉身存在,你就无法赢我!”

  当然他也无法赢得武则天,在这个层面上,两人之间的战斗已没有任何意义。

  等到武则天冷静的收手,快速的划过虚空,李道玄才松了一口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方才一场战斗他是落在了下风,武则天并不知道,他的神识之力其实坚持不了太久的。

  李道玄看着武则天离开,感受到了那白耳山上的时空坐标,心中沉吟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行到了杏花楼。

  他的身影来到了那杏花楼外,便听到一个还算俊俏的女子正在横眉冷目的对着莫相思大发脾气,语中之意却是让莫相思赶快将怀里的孩子扔了喂狗。

  那莫相思刚刚逃过生天,又还是个孩子,一急之下,便晕了过去。

  杏花楼此时最红的头牌便要抬脚去踩,李道玄再也忍不住,轻轻来到了这女子之后,神识之力瞬间冲入了她的大脑。

  女子呆住了,就如被催眠一样,李道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从今日起,你要像对待自己最亲的亲人一般照顾这个女孩,还有她怀里的孩子。”

  在这种程度的精神影响之下,这女子茫然间便点点头。

  李道玄俯身抱起了莫相思以及她怀里的婴儿,来到了杏花楼三楼之上,这最大的屋子便是那头牌女子所住的地方,李道玄放下姐姐。神识探测过去,果然在姐姐身上发现了一股奇怪的禁锢之力,这是冥力,锁住了姐姐的生命力。

  原来如此,那黑衣冥神的所谓三年之命,改天换命,不过是暗中施展了手脚。

  李道玄轻轻解开了姐姐的禁制,再看着自己,这婴儿胸前的黑狗印记还是十分清晰,他望着自己,有心想做些什么,但想到时光法则的不确定性,便踌躇起来。

  最后他没有将任何力量传到婴儿的自己体内,只是在这孩子体内暗中留下了一道生门,那是奇门遁甲术中的生门之法,有了这个藏在血脉中的幸运符,日后这婴儿必然处处运气无双。

  李道玄在看了姐姐一眼,便感受到了杏花馆外黑衣冥神熟悉的气息。

  这黑衣冥神在监视着莫相思,李道玄想到他在姐姐身上种下这生命禁锢,不禁愤怒起来,下一刻他便出现在了黑衣冥神前。

  正在默默观察那选定的冥王之子的黑衣冥神身子一颤,抬头看着李道玄,却不知对方从何而来,只是这强大的神识之力,便是自己也无法抵抗。

  面对黑衣冥神的李道玄神念发动,那黑衣冥神便大喊一声,忽然捏碎了一块白色的石头,其人却已消失在了东方,他是向着洛阳方位而去。

  李道玄抬脚要追,但忽然想到自己所处之地,所处之时间,不禁暗暗摇头一笑。

  圣女武则天这次运用因果律的攻击没有成功,只要自己毁去那白耳山的时空坐标,她便再也无法运用这因果律武器。

  就在他消失的时候,云州乐都城东方一条大道上,一个中年太监刚刚换上了便服,此时他抬头看着乐都城杏花馆方向传来的力量波动,不禁露出了激动的表情……

  李道玄想到这里便划开了虚空,回到了数十年后的白耳山。他一落下地面,便挥手抹去了荒冢中的坐标。

  武则天的神识已感受不到,李道玄赶回了天阁,正看到一脸焦急的莫相思等女,诸女围过来七嘴八舌的问着,李道玄便将方才发生之事说了一遍。

  莫相思睁大眼睛,有些不想信的看着他,最后终于弄明白了,不禁嗟叹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自我捡到你以后,那原来不是打就是骂的兰红姐便像是换了一个人,对我特别照顾,我那时还小,却以为她是个大恩人……”

  萧眉织却是赞叹道:“那黑衣冥神当年忽然回到洛阳冥界守门养伤,没有继续在云州的原因却是因为这个。你在自己体内做了手脚,才有了今日这些故事,这时空法则果然是玄妙啊。”

  李道玄微微一笑:“时空法则固然厉害,但如今所有的坐标都被抹除,这因果律武器也是无从使用了。”

  萧眉织看着他忍不住问道:“如今那武则天也打不过你,那咱们下一步该如何。”

  李道玄摆手道:“在回来之后,我便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但还没有想清楚,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想明白了,咱们再动手。”

  一劳永逸的法子,那是萧眉织都有些惊奇的说法。

  如今这混乱的局面,还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法子呢?

  但她看着李道玄充满智慧的眼眸,却是默默点了点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