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听到一直温文尔雅的于惜竹动了真怒,有些茫然的望着他,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就是非不分了.

  于惜竹看出了他的不解,叹了一口气,语气缓了许多:“道玄啊,你刚入道宗不久,对这仙魔之争还没有放在心上,那是因为你还年轻,我便趁着这机会给你说一下,那无道魔宗之人,不但损人利己,更是视天下苍生为蝼蚁一般,昔日大晋王朝时,仙道旁落,魔宗顺势而起,灭晋分华,五大魔宗混乱天下,民不聊生,造成了十六魔国执政的乱世,差点就毁了九州正气.“

  他说到这里,语气又严肃起来:“如今大唐国泰民安,苍生得幸,刚刚过上好日子,但那魔宗混入了逻些帝国,再次兴风作浪,我辈既是大唐子民,又是仙流修士,这除魔卫道的大责任就落在了咱们身上.“

  李道玄被他正气的表情,大义凛然的话语说得低下了头.

  于惜竹满意的拍了他肩膀一下:“道玄,我很是看好你,只要你能把握好这除魔卫道之心,日后必然会脱颖而出,在仙流道宗中占据一席之地.“

  李道玄低头想了一下,打定了主意,抬头笑道:“于先生,我明白了.“却又一指那阿幼黛云:“这位公主却是如何处置?“

  于惜竹抚着胡子笑了笑:“什么公主,我什么都没看到,或许是不小心闯进来的哪家女子,等下让她自己走就好了.“

  阿幼黛云已经是内定的和亲公主,未来说不定就可能是哪家的王爷妃子.于惜竹这番话的意思很是明白,装作看不见,让她自己走.

  阿幼黛云听得清清楚楚,长长出了一口气,忽然放开手中九幽石,转头大声道:“吾乃黄泉宗的摆渡使者,五毒教的代教主,你不是什么浩然儒宗么,就来取了小女子的命吧,我阿幼黛云死也不会嫁到大唐去的.“

  于惜竹默然无声,不理会她的话,却握住了翠笛,运转浩然灵力,紧紧锁住了那正在努力拔出九幽石的阎碧落.

  阎碧落将全部灵力锁住了这块九幽石.

  故老传说中,远古天神女娲补天之后曾留下九块天石,其中一块落入九幽黄泉境中,在忘川河边听那万鬼惨嚎百万年,神力渐渐消解,被忘川冥力化作了三块九幽之石.

  虽然神力消解,境界大大降低,但九幽之石依旧还是天级灵石,除非是认主之人,那等闲修士别说去控制,就是灵力稍微接触一下,便会被污染成那忘川之鬼.

  阎碧落一身黄泉灵力,又仗着那玄空境的修为,勉强能拿住这九幽之石.慢慢将那九幽之石拉出了地面.

  李道玄见他满头大汗,心中着急,就要出手.

  那于惜竹再次拉住他:“不要妄动,阎老怪正在封印幽石,我们等一等.“

  阎碧落双目渐渐灰暗下来,忽然吐出了一口乌黑的灵力,浓厚的灵力甚至让整个地穴都微微颤动.黑色灵力扑到灵石上,在九幽石上镀上了一层黑色薄膜.

  他大喝一声,放开石头,一根银针捏在指尖,飞舞不停,每一针似乎都很慢,但李道玄看来却似乎连绵不绝,好一会儿才明白,那是因为阎碧落的针法太快,自己的目光跟不上了.

  阎碧落用尽了全身灵力,终于最后一针定住了九幽石,那石头爆发出一团让人无法观视的光芒,

  强光一闪就散去,九幽石却消失不见了。整个洞穴都被震动,山石在头顶滚落。

  李道玄身子情不自禁退了一步,只觉自己怀中一沉,似乎被迸溅的一块碎石滚进了衣衫中。

  但他此时无心去查看,因为他看到于惜竹已经抽出了翠笛,对准了远处闭目恢复灵力的阎碧落。

  于惜竹知道这魔头玄空境的修为,只需片刻就能恢复逃命的力量,大喝一声:“除魔卫道,就在此时!”手中翠笛毫不犹豫写出了一个金光大字:困!

  六合千字经是儒家白鹿洞的七大绝学之一,但这功法之中却没有杀人的招数。于惜竹抓住机会出手,先用了一分灵力,准备先困住这毫无还手之力的阎碧落。

  他一发动,李道玄也动了。他豹行式加狼突式,脚下火轮滚出,身上御风术动,在短时间内将自己所学的所有加快速度的功法都用出了。

  这一刻他的速度突破了于惜竹灵力之速,只一闪,就到了阎碧落身边。他脚下立时发动土遁术,身子飞快下落,抱住了阎碧落的身子,一起落进了地面里。正好避过了那疾闪而来的金光大字。

  李道玄急声道:“阎先生,我只能拖延他百息!你得快点了.”说罢放下阎碧落,手中连发四道风壁刃,护在了他的头顶上,自己身子却在地下游动,脱土而出.

  他在解开土遁术的同时运转了水元道法里的水镜术.将自己的镜像借助水元道法映照在对面.

  地穴中立着的于惜竹露出愤怒神色,手中翠笛如笔,一个破字立刻就破了李道玄的镜像术,身子却不停,直接扑向了他,嘴里厉声道:“李道玄,你竟然为这个魔头骗老夫!“

  李道玄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放松全身,灵力收敛,却大声道:“于先生你错了!“

  于惜竹按笛不动,遥指李道玄,闻言一呆,下意识问道:“我错了,我错在何处!”

  李道玄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你口口声声仙魔不两立,什么除魔卫道,却为何放过了那位黄泉宗的摆渡使者,五毒教的大魔头阿幼黛云公主!”

  于惜竹须眉横立:“竖子谬言,老夫放过她,只因她代表的是大唐与逻些的和亲大计,放她这个小魔头,却可以救助两国边境的百万军民。”

  李道玄早在救助阎碧落之前就想得清清楚楚,也是竖起了眉头:“好!放走黛云公主,是可能保护百万军民的平安,但阎先生却已经在您面前,救了万千可能遭受九幽石毒害的苍生。先生可以违背自己的话语,为了一个可能的和平,放走魔宗首领,却为了一番执念,要出手杀死一位已经救了苍生万民的恩人,这是什么道理,李道玄不懂!”

  于惜竹将他这番话听得清清楚楚,嘴角颤抖,竟然一个字反驳不出来。

  正在僵持之间,洞穴地上爆出一团灵力,却是那阎碧落破土而出了。

  阎碧落一出地上就扑向了那站在一角的阿幼黛云,指尖上银针如火花一闪,戳中了阿幼黛云,再翻手提起,身入玄空,直接自地穴直着向上突破而去。

  山石破碎,他轻易就破开了一个大洞,就这样带着阿幼黛云逍遥而去。地面上传来几声惊叫!紧接着扑通声响,那薛蛮子抱着郦水自阎碧落破开的大洞里跳了进来,风声响起,呜呜不停,洞口又落下一名年轻将军!

  李道玄闭目低垂,暗中运转灵力,看了看薛蛮子的方向,右手也握住了掌心的三界天珠。

  只要那于惜竹再出手,他就转到薛蛮子身后,再激活郦水体内的阴九幽。

  他刚才不顾一切救助阎碧落,却是感动阎碧落的一番行为,激发了心中的正气。但可不想真的为了阎碧落就傻傻的等死。

  但是于惜竹却默默收起了翠笛,长叹一声:“李道玄啊李道玄,是老夫看错了你,但你也看错了老夫!”他说罢却蹒跚的走到洞口之下,身子一闪腾空也自去了。

  于是洞穴内的薛蛮子和郦水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李药师激动的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李道玄,口中朗声道:“好兄弟,好三弟,咱兄弟又见面了。“

  李道玄想起当日在青盐湖旁,自己逼迫李药师跟明珠斩断情缘的往事,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药师将军,那天实在无意冒犯,只是我不知明珠她……”

  李药师立刻止住他的话,不满道:“还叫什么将军,难道我李药师不够资格做你二哥么?”

  李道玄释然了,他本来就很欣赏这位青年将军,忙恭恭敬敬俯身一拜,真心道:“有这样英雄盖世的二哥,我求都求不来呢!”

  郦水看得爽快,也走了过来,一手拉住一人:“道玄你别客气了,今日你不但破了西苗王的诡计,又击败了那什么昆仑剑公子陈玉君,若要说英雄盖世,你二哥他可是拍马难及喽。”

  薛蛮子挠着脑袋,羡慕的看着他们三兄弟,也说道:“对,李先生这次是大名传遍天下了,不过我看别驾大人似乎很不高兴啊.”他这话一说,郦水也李药师都好奇的问了起来。

  李道玄只好将刚才发生之事一一说了,毫无隐瞒,说到最后,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弟一冲动就惹得于先生不高兴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这事做的对不对.“

  郦水一拍大腿,刚刚修剪的山羊胡子一翘:“于惜竹那书生是读书读傻了,三弟你这事做的对,大哥我支持你!“

  李药师仰头望着洞穴中透出的明月之光,感慨道:“仙魔之争固然是道义之事,但今夜正是有那阎碧落一番义举,云州万民才有机会继续沐浴这如斯明月.“

  他说着转头望着李道玄,朗声道:“大丈夫恩怨分明,三弟你只要问心无愧,何必管他什么仙魔之争.“

  李道玄闻听此言,再想起北陵道祖所传的八字真言:大道不争,随心所欲.心中霎时如光照霁月,再无任何羁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