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六十五章 血刃傲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五章血刃傲风

  慕轻歌对这大刀真的是情有独钟,伸手抓住莫约三十多厘米长的刀柄,不停的抚摸,心里一直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先答应容珏条件,然后现在就将这大刀给取走……

  容珏对她的犹豫不决恍若不见,将她的手儿从刀柄上拿下来,道:“时间1;148471591054062不早了,我们先出去吧。”

  话罢,他就拿起刀,欲将之放回原位。

  “哎,别,别放回去!”慕轻歌赶紧上前握住刀柄不让他将达到放回去,“我答应!我答应你的条件就是了!”

  容珏眸心一闪,“你答应?”

  “嗯,我答应。”她想过了,要是容珏十年八年都没想出一个条件来,那她岂不是十年八年都得不到这大刀?

  这大刀是她难得的一见倾心的‘巨型’武器,她委实喜欢,所以,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虽然她方才有想过将这刀画下来,然后拿到铁坊去让铁匠给她打一把一模一样的,这样她就不必担心这黑心鬼到时候会开条件去坑她。

  但是,她也明白,有些东西虽然是一模一样的,但到底不是这一把,不是她一眼看到的,就心动不已的这一把。

  她眼睛圆滚滚的瞪着他抓住刀柄的修长漂亮的手,伸手在上面拍了一下,“我已经答应你条件了,这能将手放开了么?”

  她的拍打对他来说不痛不痒,手背还弥留一点丝滑柔软的触感。容珏唇角一翘,眸光清亮,“好,放开。”话罢,他松开了手。

  “哈哈,这大刀以后就是我的啦!”慕轻歌哈哈大笑数声,然后她双手紧紧的抓住刀柄,用力的抬起大刀嚯嚯的挥动了好几下。

  不过,这大刀确实很重,或许是这身板不好的缘故,她嚯嚯的挥了不过二十来下,双臂便没了力气,刀尖‘叽’的一声回到了地面。

  “呼!这大刀果然很重啊!”慕轻歌想起了什么,问:“对了,这刀有名字么?”

  容珏闻言没回答,倒是叫道:“皿老,进来一下。”

  “是!”皿老在外面的大门口处守着,闻言立刻跑了进来。

  慕轻歌:“皿老,这大刀叫什么?”

  皿老好像对这里的兵器都非常熟悉,闻言看了一眼慕轻歌手里拄着的大刀,毫不迟疑的道:“这叫血刃。”

  “血刃?”慕轻歌歪着脑袋重复了这二字,然后一手拄着刀柄一边弯腰细看血刃的刀身,“血刃应该有几百年历史了吧?”

  “咦?”皿老惊讶了一下,“夫人,您是如何知晓的?”

  “从到身上看出来的。”慕轻歌说时,伸手去摸了摸刀,然后又伸手朝着阴森亮光的刀锋摸去,容珏眸子一黑,一把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你手指不要了?!”

  呃!

  慕轻歌看着被他抓住的手腕,怔了一下。

  她还没回过神来,容珏便将她的手给放开,冷冷清清的道:“你做事不经大脑伤了自己是你的事,莫让你的血污秽了我的兵器室。”

  慕轻歌原本还在想这黑心鬼怎么忽然转性会关心她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慕轻歌剜他一眼,哼道:“我又不是傻子,还不至于放自己的手过去让这刀伤害!”

  话罢,她懒得理会容珏,伸手在刀锋处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对皿老道:“这刀叫血刃,刀身带血,应该是哪位战场上的将军用过的吧?”

  “据说是。”皿老忍不住问:“夫人,这刀已经几百年未曾被使用过了,刀身干干净净的,你为何说有血?”

  “你等等。”慕轻歌说着,一手柱子刀柄,一手在胸口里摸啊摸的,终究摸出了一个铁质的瓶子来,然后她将盖子拧开,按了一下开关,然后一股水便从里面喷了出来。

  那些水滴答滴答的溅落在刀锋上。

  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被水滴滴到的地方有一股股血丝从银白森冷的刀锋上涔涔的冒出来……

  皿老看得目瞪口呆!

  “这刀非常不错,几百年前的血都能够被它保存下来,灵性非常好。”慕轻歌一边说着一边将瓶子放回胸口,脸上有点儿不高兴:“不过,我不喜欢这刀名。”

  容珏淡淡道:“既然这刀已经是你的了,你不喜欢这名字,你自己改一个你自己喜欢的便是了。”

  是她的了?

  一侧的皿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话只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因为,这个兵器室里面的兵器,可都不是一般的兵器,每一样都大有来头,在整个大陆的兵器之道上都是赫赫有名的。

  这些兵器每一样都花了一定的功夫才能得到的,也早就收录到了兵器簿里了,却想不到王爷就这么的将之给了夫人。

  “嗯,好主意!”慕轻歌闻言,支着下巴沉吟一下,然后眼睛熠熠生辉的转向容珏:“傲风,将这刀改名傲风如何?”

  容珏挑眉,“这名字倒真是比血刃来得好。”

  皿老眼睛也一亮,“这名字是不错!”

  “哈哈,既然大家都觉得不错,那就叫傲风吧!”慕轻歌为得心爱的兵器非常高兴,歪着脑袋笑靥如花的点了点刀身,“傲风小宝贝,咱们以后要好好相亲相爱哈!”

  小宝贝……

  这是什么称呼!

  容珏嘴角抽出了两下。

  皿老为这个称呼脑门恁是掉了好几滴冷汗出来。

  慕轻歌没空理会他们怎么想的,反正她对傲风是越看越喜欢。

  因为要将大刀带回去,她想了想,便抓着大刀后退数步,确定它不会伤到人之后,猛地用力的将它一把甩到肩上,一手抓住它的铁质刀柄一边叉着腰对容珏道:“不是要去狩猎了么,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回去吧!”

  大刀的刀身最宽的那一处,几乎有她身板三分之二宽,皿老担忧这大刀将她的小身板给压垮,“夫人,你要不……”

  “皿老,我下回来看你,现在先走了。”慕轻歌说着,笑眯眯的对皿老挥挥手,娇小的身板扛着大刀大步流星的出去了。

  皿老看着慕轻歌轻松的脚步,甚是讶异:“夫人力气不小啊……”

  容珏容色淡定,“能一手将一个人扔出去,扛一把刀对她来说自然是小事。”话罢,他优雅的跨着步子跟了上去,留下目瞪口呆的皿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