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汉末魔门分裂成八宗后,在晋时被仙流压制的几乎消失匿迹,但五胡乱华时,魔道八宗显现出了乱世中的兴盛,那时候真个魔门八宗各自扶持胡人,几乎瓜分了天下。

  隋时仙流奋起,昆仑宗正式联合天荒山,将魔道八宗再次打压下去。那以后便迎来了盛唐,以及最终现出真面目的圣地和冥地。

  对于魔道的千年流传,李道玄却毫无感觉,他已经明白了冥界和圣地的秘密,这所谓魔道八宗,不过是冥界在人间试图拨乱反正时,无意中留下的一个小插曲。

  李道玄相信魔道的天才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只是一只只蝼蚁,冥界在试图与智人对抗时,创造了他们。在冥界与圣地潜伏的千年时光中,魔道渐渐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变成了和仙流对抗的棋子。

  他带着洛青璇跟黄泉宗的大队进入云梦泽正中的小岛上。

  魔道八宗分别沿着岛屿正中的天魔之像分为坐定。正中尊位上坐着的自然是势力最强大的黄泉宗。

  黄泉宗左右分别便是五毒教和天莲心宗。这三大宗门算是魔道传承至此还兴旺的大门派,至于像是那朝云殿和暮雨阁,已被大唐招安。更有那传自三国张角的太平魔道已是几乎没有传承了,只有一个全身发蓝的老头傲然卓立在此。

  洛青璇看向了最南面,那边却是剩下的两个魔门宗派,花间派与极情道,但最让洛青璇惊骇的,却是代表魔道花间派的男子,那竟然是应该死去多年的侯君集。而侯君集身旁所立的女子却让一旁的李道玄倒抽一口冷气。

  那是一名女子,虽然隔了多年,但他还是能认出来,这位竟然是萧狄的夫人。

  代表极情派的萧狄夫人脸上的刀痕还在,却有着一股淡淡的轻愁。

  李道玄和洛青璇对望一眼,都是压住了心头的震撼,若不是来到这魔宗汇聚之地,他们又如何能看到这真相。

  此时九骨马车已停住,黄泉宗主身着红衣走了出来,坐在了骨座上,许久未见的阎碧落缓缓走上来,咳嗽一声道:“十年一聚,如今已是沧海桑田,如今咱们算是彻底背叛了冥王,大家伙儿就不要说废话了,吾推举黄泉宗主为魔门之主,咱们若再不重建魔门,眼下就有灭顶之灾。”

  阎碧落话声刚落,那代表太平魔道的蓝肤道人冷笑一声:“鬼医还是如此耸人惊闻,咱们背叛了冥王?那是谁说的,自从二十多年前长安惊变,大家伙儿就胆小如鼠了,照本道看来,就算咱们不响应冥王指令,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北落荒原有西域王和大唐顶着,何须害怕!”

  蓝肤道人这句话说得阎碧落眉头大皱,太平魔道传到现在只剩下了这位黄天道人了,往日见到这道人,他都是战战兢兢的小心谨慎,为何今日一反常态,如此嚣张。

  阎碧落正想着,就看到花间派的侯君集站起来,摸着胡须摇头道:“黄天道兄,你此言差矣,吾觉得阎师弟说得有理,不瞒各位,吾自从上次躲过一劫,一直在白鹿洞里,就在前几日,那西域王李道玄却降临白鹿洞,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

  侯君集将白鹿洞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带着忧虑道:“那李道玄虽名为魔头,但大家都知道此子与咱们魔门从没有好感,如今西域王三分天下,他若是看上了西苗和逻些,那咱们可就完了。”

  侯君集说着连连摇头,他身旁的萧狄夫人默然无语,却缓缓退后了几步,藏在了花间派弟子之后,似是对这场魔道聚会不感兴趣。

  黄天道人再次冷哼一声,手指侯君集道:“侯师兄,当年你投入白鹿洞,说是为魔宗办事,但这些年吾都看得清楚,你是做大唐的官做得舒服了,我且问你,阮星逐扶持太子,为何你反戈而向?却没有助他一臂之力?”

  阮星逐之事已是陈年的积案,其中曲折之事,此时却如何说得清楚?

  侯君集压住心头的怒火,大声道:“阮星逐所谋不轨,他可不是真心为魔道办事,若不是他,那冥王之身怎么可能这么早现世,搞成现在这等情形?”

  一个悠悠的声音接过了侯君集的话头:“不要说李道玄了,他已被冥界抛弃,冥王也放弃了他的肉身,选了暗黑如来化身的那个女孩,吾等今日是来选魔门之主的,不是来争吵谁是谁非的。”

  这声音听起来如此熟悉,李道玄不禁有些发呆,多年不见,阿幼黛云的声音却少了昔年的古怪精灵,却多了几分沧桑感。

  听到五毒教主,西苗公主如此说,侯君集便不再说话了。

  黄泉宗左方的五毒教众中行出一个窈窕的身影,阿幼黛云还是黑纱覆面,却淡淡说道:“这魔门之主的位置,还用选么?本宫要是不做,谁还敢做?”

  阿幼黛云说完环视四方:“吾为魔门之主,你们谁赞成,谁反对?”

  侯君集没有说话,黄天道人不屑一顾,最先跳出来的却是黄泉宗右侧的天莲宗主,她一站起来就笑着对阿幼黛云道:“黛云啊,咱不是说好了推选黄泉为魔门之主么?你贵为西苗公主,想来不用多久就是逻些女王了,何须在意这个位子?”

  天莲宗主说话时巧笑嬉嬉,看起来年龄就如十六岁的少女,每一字一句都在变幻声音方位与位置,但听起来却是十分动听。

  阿幼黛云转头蔑视的看了她一眼:“老妖怪,你就算用上天莲媚态,也不如本宫美丽。丑八怪就不要在这里乱嚼舌头根子了,黄泉这丫头还没说话呢,我知你的心思,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天莲心宗从一开始就靠着黄泉宗生存,两大宗门不但有联姻便是宗中长老,宗主也都是血脉之缘。

  天莲宗主深知如今的黄泉宗主不爱权势,更对她这个姨娘十分孝顺,她是起了垂帘听政的心思,没想到被阿幼黛云一句话就点破了。

  她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想不到这阿幼黛云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还是如此这般出口伤人,但她又想到阿幼黛云修为一向平平,顿时压住怒火,冷笑道:“黛云,身为魔门之主,最少修为要服众吧,你的修为,怕是不够呢……”

  天莲宗主说完咯咯笑了起来。

  带着黑纱的阿幼黛云转身瞥了她一眼,手指便在她座下点了一点。

  天莲宗主的笑声还在飘荡,座下便开起了一朵朵黑色的有些炫目的莲花。

  黑莲开放的毫无声息,等到这宗主发现时,全身已被黑莲包裹,发出了一声惨叫!

  阿幼黛云施展出来的,却是那天莲宗的杀招,但天莲宗整个宗门算下来,能施展出一朵黑莲的也只有两三人,阿幼黛云一口气竟然施展出了数百朵。

  四周魔道修士们都是抽了一口冷气,震惊的看着阿幼黛云。

  九骨马车前的阎碧落此时看到情况紧急,已飞身而来,他手中十殿阎王针修炼到现在,已能六针齐出。

  尽管如此,还是费了阎碧落好大的一番功夫,才将黑莲刺穿,解救出了那天莲宗主。

  此时的天莲宗主已是变作了一个中年女子的模样,她翻身出来,呕吐了一阵。那阎碧落小心的将刺入他肌肤上的黑心莲子取了下来,这才叹一口气道:“白家妹妹,你这修为是保不住了,不过日后再修行起来也是无碍的。”

  天莲宗主两眼一翻差点晕倒过去,她拼命的咳嗽着,却先取出了一面铜镜,只一看之下就晕了过去。

  阎碧落叹息一声,转身望着阿幼黛云,指尖银针一闪,怒声道:“好歹你也要叫她一声姨娘,为何下手如此狠毒,你要做魔宗之主,老夫今日绝不答应。”

  阎碧落说着一根银针在手,十殿阎王法便运转起来。这些年他在这套针法上钻研愈来愈深,虽然修为境界从未突破过黄仙境,但对十殿阎王针法却是更上一层楼。

  但就在他银针还未出手的时候,对面的阿幼黛云指尖也闪动出了一根银针。

  阎碧落眼前顿时现出了一团团黑气,但黑气之中最让他惊心的却是十根银针之影。

  这,这竟然是十殿阎王针齐出,一针一针之间都带着阎王之力。

  阎碧落大喝一声,只能将六针顶出,但同一功法下,他这六针和对方六针抵消,剩下的四针便再难抵挡。

  阎碧落暗叹一声,闭目等死,他在这十殿阎王针上侵淫数十年,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唯一疑惑的是阿幼黛云是如何练到这等地步的。

  眼看十殿阎王针就要将阎碧落的魂魄刺穿,他的身前却现出了一团乌光,乌光闪动,将阿幼黛云的剩余四针一一封死,最后落到了地上。

  诸人低头看去,那却是一根细细的女子头发。

  这根头发从何而来的,却是无人看得清,阎碧落逃过一劫,不禁感激的抱拳道:“多些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是不是我魔道之人,还请现身一见。”

  能以一根发丝挡住十殿阎王针,那必然是修为深厚的前辈了。

  但阎碧落连说了三遍,却无人现身,那阿幼黛云也是眸光四射,却没有发现场中有谁的修为能以发丝挡住自己四针。

  只有那站在李道玄身前的洛青璇手抚青丝,转头瞪了拔去她头发的李道玄一眼,心中十分不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