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六百二十三章 事情的关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百二十三章事情的关联

  几个暗卫围剿,‘端木流月’缠斗了一会便败于下风,他脸色微沉,佯怒道:“好了,不玩了,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

  “珏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慕轻歌冷笑,“抓住他,我要活的!”

  “想抓我,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端木流月’一听,一个跃身,朝门口飞腾了出去!

  暗卫立刻跟了过去,在门口处将他包围了起来。

  很快的,‘端木流月’便被暗卫给制服了。暗卫长将剑抵在‘端木流月’的喉咙,朝容珏和慕轻歌点头:“王爷王妃,贼人抓到了,听候处置!”

  容珏和慕轻歌走出去,并肩而立,“你是谁?”

  “哼!”那人冷然撇嘴,将头拧到了一边,并不打算理会慕轻歌的话。

  “你不说,就以为我们谈查不到了么?”慕轻歌容色冷静,她看道这一个人顶着端木流月的脸就觉得碍眼,“暗卫长,将他脸上脸皮剥下来!”

  暗卫长应声便动手,那个人却死死挣扎。

  但是,还是轻而易举将他的脸皮给撕了,一张和端木流月的脸相比很是平凡无奇的脸露了出来。

  “可有人觉得眼熟?”

  在场之人摇头,‘端木流月’则冷笑一声,仿佛是在挑衅。

  “拖下去。”容珏皱眉道,“好好查一番他的来历。”

  “是!”几个暗卫应着,正要将人压着走,不多时,却见那人嘴角泄出一口血来,甚至也跟着一软!

  暗卫长一惊,“王妃,他自尽了!”

  慕轻歌上前,检查那人的身体和鼻息,“这人中毒已深,已经断气了。”看模样是,从容珏叫暗卫长开始,这个人就已经知道自己定然是逃不出去的了,所以事先吃了毒药了。

  “看来,又查不出什么来了。”暗卫长脸色不好的道。

  “他这一张脸到底露出来了。”慕轻歌不赞同,对暗卫长道:“将脸皮给我。”

  暗卫长不知慕轻歌要一张脸皮作甚,但还是恭敬的将之给了慕轻歌。

  在慕轻歌仔细观察脸皮的时候,几个暗卫将人拖了下去,暗卫长单膝跪地:“王爷,属下失职,请见谅。”

  “最近府上都不会太平了。”容珏也没有责怪暗卫长,只是道:“府中需要换一批人马,一会你和将离商量着办。”

  “是。”

  暗卫长也不多说,转身去办了。

  慕轻歌将脸皮放回怀里,看着门口,心里有些沉重。

  “怎么了?”容珏牵着她的手走出西厢,“可是吓着了。”

  “也不是吓着了,只是有些担心。”前几天小屁孩才出事,今天又有人换一张脸闯进了珏王府,她担心府中的安全。

  今天,如果那个人不是在西厢里出现,而是出现在府中的其他地方,抱着其他目的,岂不是非常危险?

  “同样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了。”容珏看慕轻歌一脸的担忧,脸色也不好看起来。

  慕轻歌点点头,她相信容珏。

  不过,她很好奇,“你怎么一样就看出来他不是端木了?”她眼睛也算是厉害的,恁是没发现,还跟端木流月对话了。

  “我们到底认识十多年来,有些东西不是凭着一张脸就能骗得了的。”

  慕轻歌点头,“的确。”那人突然前来,她其实一开始就觉得很怪异。

  “不过,这人前来到底有何目的?为何一来就是西厢?你与端木流月如此熟悉,他跟你碰面其实最容易发现的。”

  “或许不是他要来西厢,他只是看到我们在西厢,所以才会过来的。”容珏猜测道。

  “你的意思是,他是奔着我们来的?”

  “嗯。”

  慕轻歌若有所思,“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人易容,忽然之间想起然然之前被人陷害之事,你觉得这两件事之间可否有关联?”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慕轻歌指尖戳着下巴,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之前有人假扮然然伤了才赤苍莽和秦子清……”

  说到这里,慕轻歌一顿,“又是秦子清,这件事该不会和她1;148471591054062有关联吧?”她很清楚的记得秦子清之前说手腕受伤,后来却意外的好得奇快……

  其实,是否真的受伤都没有人知晓……

  而且,之前华懿然曾坚决的说过,她那件事肯定是和秦子清有关的。

  并非是偶然!

  “这是一个线索。”容珏眯眸,“公然让人闯入我珏王府,看来,我们也要用一下我们的手段了。”珏王府,不是谁想进就进的!

  “一定要顺着秦子清这条线去查。”

  “好。”

  秦子清之前说想与她聊一聊,但是她并不答应,而那个人进入西厢,是在他们说起女子权倾天下的时候来的。

  难道,秦子清想和她聊的就是这件事?

  不过,她这样也太过莫名其妙了吧,她对女子权倾天下根本一点意思都没有,她跟她聊这些也没有用啊!

  不过,无论如何,从现在开始,秦子清必须严防!

  珏王府必须加派人手严守!

  这边发生了这么一件糟心事,那边将离审问顾凌菲的事,也一点都没有进展。

  “王妃,顾凌菲还是不肯说。”将离跟慕轻歌报告道:“她连续几次咬舌自尽,我们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不是很怕断手断脚的么?不试试?”慕轻歌冷然说道。

  原本她还不打算做这么狠的,但是秦子清的人都跑到西厢来了,她不狠一点,恐怕别人还以为她是纸老虎了!

  “属下拗断了了她的手骨脚骨了,还是没有用。”

  “哦?”慕轻歌有些疑惑,“她并不是一个硬气的人,竟然也没有用?”

  “属下也有些奇怪。”将离拧眉道:“原本她还打算说的,但是不知为何,忽然之间又改变了注意。”

  慕轻歌阖上书,猜测:“难道府里还有秦子清那边其他人入侵进来了?”

  “属下立刻让人彻查府中之人!”

  “嗯!”慕轻歌颔首,在将离走之前,叫住他,道:“她留在我们府中时间越长对我们府来说就越危险,这样吧,你再去确认一遍,如果她还是不肯开口,直接弃了她!”

  既然她自己都不惜命,她也不用替她保着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