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兰明殿内的李道玄中止了这次议事,诸人都退去后,他便将黄胡子迎进来。那波斯少年好奇的看着四周的一切,却被李道玄注视的眼眸吓了一跳。

  黄胡子见到李道玄后便匍匐跪倒,以摩尼教最为尊敬的礼节叩拜起来,他是发自内心的欢喜:“某在逻些时就听到了教主所成的大业,心中欢喜之态,实无法一时倾诉。”

  李道玄走过去将他扶起来,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不生气我修改摩尼教的教义?毕竟你是摩尼教唯一的法王了。”

  黄胡子微微一笑,却对李道玄说道:“我已不是智法王了,我听说安诺得蒙教主传授智慧之经,他来做这个智法王再合适不过了。”

  李道玄没有说话,但黄胡子坚定的眼神却让他有些踌躇。

  本来这位摩尼法王与李道玄关系一直不错,楼兰初建时,李道玄甚至想过让黄胡子来主持明宗的教务。但现在这位智法王却表达了不愿加入明宗的意思。

  李道玄喟然一叹:“法王还是不认同我这明宗教义啊。”

  黄胡子微微一笑:“在我们那里的谚语说过,年长的老人都是惦记着床下生锈的铜板儿,教主你就体谅一下老头子的心念吧。”

  李道玄便不再强求,再次看向了那俊美的波斯少年。

  黄胡子轻轻扯动了一下那少年,他还是犹豫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扶着少年跪拜在地。

  李道玄慢慢做到了明尊宝座上,他心里当然清楚这少年的身份来历,这是因为安诺前日送来的绝密情报里详细介绍了这位波斯末代王子,泥涅师的弟弟俾路斯。

  这位王子是波斯萨珊王朝末代皇帝最小的儿子,波斯都城泰西封被阿拉伯呼罗珊骑士攻破时,他和泥涅师一起逃了出去,泥涅师去了大唐,他却逃到了逻些。

  看来这波斯末代皇帝送出两个儿子,却做了准备,一个去大唐,一个去逻些,两大帝国各有一个,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但可能让那位末代皇帝想不到的是,大唐做出了积极的回应,相对保守的逻些帝国却将这位俾路斯王子扔到了布达拉宫,几乎将他遗忘了。

  跪在地上的俾路斯还有些不适应,即便是在逻些那种险恶的环境里,身为波斯王子的他也未曾跪倒过。如今来到这楼兰,那唯一可以依靠的法王阁下竟然强迫他跪拜起来。

  当然这位俾路斯王子也不是愚蠢之辈,立刻就明白了法王长者的意思,他没有显露出一丝不满,虔诚的跪倒在地。

  李道玄默默无声,心头将这些复杂的情势都理清时,他站了起来,对着黄胡子低声道:“若我挥军向西,收复波斯,你能保证波斯复国后接受明宗教义么?”

  黄胡子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但他还是坚定的说道:“明宗与摩尼并无区别,教主手握四大圣典,只要波斯复国,明宗必然会在波斯发扬光大。”

  李道玄点点头,他抬头看向了殿外,神识之光穿过了千山万水,看向了西方大地。

  自波斯直到君士坦丁堡,广袤大大地如今半数落到了大食国的手里,拜占庭帝国的君主如今正在君士坦丁堡里抵抗着大食‘哈里发’奥斯曼的征伐。

  同时向东西方扩张的阿拉伯帝国,正是李道玄想要征服的第一块棋盘。

  李道玄轻轻出了一口气,唤来苏寒烟将俾路斯王子领了出去,招手让黄胡子席地而坐。

  他展开手掌,一片青色的胡杨叶飞舞起来,李道玄手捏着胡杨叶默默将神识注入进去。这是要送给正在西宛国的曼罗馆安诺的密信。

  黄胡子一直默默看着。等到李道玄放出了手中的树叶,看着那树叶飞舞而去,他才咳嗽一声:“教主,这一次我去逻些,主要是为了将俾路斯王子带回来。”

  黄胡子说到这里又加了一句:“当初看到教主的楼兰城已有了规模,所以老头子才不告而别,还请教主恕罪。”

  虽然只隔了不长的时间,但现在的李道玄已代表着明宗尊主,楼兰城主,西域王的上位者光环,所以黄胡子说话也比往日小心了许多。

  李道玄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他只笑道:“你是看到楼兰将要成功了,才迫不及待的去将小王子接回来吧,不瞒你说,方才我还召集诸人,商议西征的计划。”

  黄胡子默默沉思着,沉声说道:“教主心中是否想的是先进攻逻些呢?”

  李道玄点点头:“如今西苗王征伐逻些王,逻些帝国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况且魔道八宗都在逻些境内,若是收复了他们,日后也好收拾北落荒原。”

  黄胡子听到这里忽然发问道:“那大唐如何,教主的心思我是明白的,收服逻些,便可削弱北落荒原的冥界力量。继而反攻冥界。但这些,不是大唐应该做的事情么?”

  李道玄良久没说一句话。那黄胡子继续说道:“但现在逻些的魔道八宗已与冥界貌合神离,西苗王名义上一统的八宗,试图重建魔宗大业。却正是如火如荼的时候。这个时候进攻逻些,却要和西苗王迎战了。”

  李道玄摆摆手缓缓道:“魔道八宗在我眼里不值一提,逻些帝国如今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黄胡子叹息了一声,声音却低沉下来:“教主其实不必如此的,您只要冷眼旁观,恐怕不用多少时间,那逻些帝国就唾手可得了。”

  李道玄眼眸一闪:“法王这是什么意思?”

  黄胡子面色不变,低声又说道:“这并非老头子妄言,教主不清楚布达拉宫的事情,如今大唐的和城公主已隐隐掌控了逻些帝国北部的实权,这一次老头子走之前,莫相思已成为地藏宗的婆罗大巫,逻些的大巫师,大喇嘛甚至是那密藏佛主都要匍匐在她脚下听命行事。”

  黄胡子说着摇头道:“以相思姑娘和教主的关系,日后那逻些帝国还不是您的。何必征伐呢!”

  李道玄听得双眉紧皱,他从未想过相思姐姐能做出这等大事出来。那地藏宗乃是逻些帝国三教合一的产物,也是如今逻些帝国的实际信仰统治者。地藏宗在逻些结合了本地的苯教,天竺的密宗,还有佛宗,其最高统治者称大巫,莫相思以大唐和城公主的身份,竟然做上了这地藏宗的大巫,那真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黄胡子见李道玄一脸阴郁,便自怀中掏出一封包裹好的书信来,他沉吟道:“本来这封信我是想等到波斯复国后再交给教主的,这是相思姑娘命我送与教主的。老头子想来想去,却不能为一己之私,而让教主蒙在鼓里。”

  李道玄没有等他说完,便一把扯过了那书信。

  他打开了这厚厚的信纸,自长安一别后,这还是第一次接到姐姐的书信。

  自长安到洛阳再到西域,每时每刻他与姐姐的命运都被别人牵在手里,如今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主动之力,却听到了这个消息。

  西征逻些,那是他在刚做上西域王的时候就在想的事情,唯有如此,才能将姐姐安然接过来。

  他低头看着信纸上熟悉的字迹,开头便写着一段让他触目惊心的话:“吾在西方安好,弟勿念。长安一别,虽非永别,但姊以三年之命,却要追奉父亲之志,驱修士之谋,虽有祸乱众生之灾,亦不能阻我心中之恨……”

  莫相思的话带着决绝的情绪,李道玄想到了昔年莫宣卿的十六字奏闻,如今才明白当年家破人亡对姐姐造成的影响。

  他的心头忽然突突跳动起来,心中只想到,当年长安惊变,娘亲惨死,却是那位冥神自月上化为苍狗而来,救出自己后立刻送到了云州的莫相思处,这种种迹象却隐含着一个他不愿意相信的事实,当年黑衣冥神所做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

  他低头再看着书信,果然相思姐姐写道:“昔日云州小峰前,收留吾弟之事别有曲折,今日已是物是人非,唯有此事藏于心中数年,不安之态,倾言诉之……”

  李道玄的神识都开始混乱起来,他已几乎不想再看下去。

  但书信中所记述的一字一言却还是跳动着,十七年前的真相,最少是真相的一部分,终于展现在他眼前。

  当年叶倾城在长安被修士围攻,生下李道玄的时候,一直隐藏在连山星宫附近的冥神忽然现身,救出了李道玄,却带着他来到了云州之地。

  便在那个拓拔野望曾叙说过的洗剑池边,黑衣冥神指点拓拔野望后,便将莫相思叫到一边,不但为她续命而且就在那日,冥神将一半神识传给了莫相思,只吩咐她照顾好孩子便离去了。

  李道玄忍不住闭目一叹,当年那家破人亡的莫相思,得到了这神识相传,自然一心一意筹谋为父报仇之事。

  当然那冥神所谓的改天换命,如今想来也是一个障眼法,莫相思没有修行的根基,却得到了神识相传,肉身难以承受之下,便有了后来的三年性命之说。

  李道玄沉下心来,一口气将书信看完,却还是想不通,那冥神已死在自己手下,自己不能亲自去问。但为何他在十七年前就能看到这些将要发生的事情,而刻意培养莫相思和拓拔氏族呢。

  黑衣冥神不可能未卜先知,李道玄又想到了圣地的圣女,似乎无论是天人还是地人,都有这种未卜先知的力量。

  为何如此,修为已破地界的李道玄,便是全力运转奇门遁甲术,也看不到未来。

  李道玄陷入了纠缠的疑惑中。手中的信纸燃烧起来,他飞身赶往了天阁,不顾那惊诧的萧眉织的阻拦,再次拿起了娘亲留给自己的《与儿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