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手中握着四相神兽被吸收后留下的内丹,抬头就看到了一团旋转的洞穴。

  那是黑沉沉的让人沉迷的黑洞,黑洞中飞舞的无数星辰就像成千上万的萤火虫,他感受到了一种可以吸入自己魂魄的强大吸引之力。李道玄闭上了眼睛,七十二重凝练过的神识释放出了一丈范围的力量。

  这七十二重凝练后的神识范围内,再也没有任何元素,随着李道玄的心念,这一丈范围内所有的元素都被抽空,冥王指尖刺入的黑洞可以吞噬一切力量,但冲入到李道玄的神识范围后,却变成了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那是真的萤火虫。

  李道玄面无表情,一步步向着冥王走去。神识笼罩的一丈范围内,飞舞的萤火虫化作了雨水落下,李道玄身子轻轻浮动起来,他所行走的范围内,所有的元素都转化为了无。

  远处的苏晚晴睁大了眼睛,颤声道:“这是,这是可以改变规则的界力,他,李道玄他竟然达到了地界顶级的修为。不好!”

  苏晚晴刚想到这里,已被转化为冥王战士的拓拔明珠展开双翼冲了过去,在李道玄面前抱住了冥王女婴,飞快的向后逃窜。虽然她的速度够快,但还是有一半羽翼落入了李道玄的界力范围内,黑色的羽翼在界力范围内燃烧起来。

  拓拔明珠发出了一声惨叫,却还是带着冥王闪现出了浮岛范围内,飞快的向着北方而去。

  李道玄双手举起,一拳击出,只见他的拳头上现出了一只凶猛的白虎光晕,冲向了冥王逃走的方向。

  白虎之拳没有冲出浮岛,却被一条黑影以身挡住。苏晚晴的肉身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全身魂魄就在这一拳之下消散,她甚至连意识都来不及感受这痛苦,那扩散的白虎之力便将她的肉身连着魂魄击碎。

  李道玄鼓动神识正要追出去,猛然间那盈满一丈范围的七十二重神识消失了,界力领域随之消散,他在极度疲倦下身子一软就昏迷过去。

  天阁的门慢慢推开,萧眉织慢慢走出来,带着复杂的神情看着李道玄,最后将他抱起来再次走进了天阁,天阁之门再次关闭。

  这一场意外的大战过后,楼兰似又恢复了平静,但温博生和白老爹却如热锅上的蚂蚁,除了每日闭目沉思的白小蛮,他们已是楼兰城内名义上的最高首领,白老爹每日都站在蜂巢上,匍匐在地上跪拜不止。

  这一切只因为那浮岛已完全被封闭,他们感受不到李道玄的神识,也感受不到李道玄的心念。

  这一晃就是三个月,已近八月时分,冥王降临后天下的形势再次变幻起来。

  那冥王脱困后三日,长安的圣女就亲自去到了幽州前线,一日间屠尽三千雷家堡修士,幽州军团不费吹灰之力的攻占了雷州,继而在圣女和神使的攻击下,北庭都护府全境光复,此役雷家堡修士几被灭门,整个雷州,北庭的三十万百姓流离失所,但他们没有得到大唐的宽容。

  圣女带领下的神使和佛宗修士将整个雷州都清理成了废墟,雷州大地一线秘密出现了成千上万的修士,却在整个雷州大地上布下了数百层防御之力,就连上官婉儿都得不到具体的情报。

  这场让人目瞪口呆的大唐攻势就发生在李道玄沉眠期间,西域境内最接近北庭都护府的于阗国王连夜请求楼兰明尊指示。

  温博生和白老爹三次试探浮岛都无法进入其中,面对北庭的形势,两人意见不一却是争吵起来。等到他们好不容易得出个按兵不动的意见,却接到了白小蛮带着乌古斯等十八骑士奔赴天山的消息。

  白小蛮带着乌古斯等十八骑,一边赶往北庭都护府,一边向沿途西域各国紧急征军,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军队越过了天山,进入了北庭都护府范围内后一路向北直达阿尔泰山下。

  白小蛮吩咐大军每过一百里便放下一尊明宗圣火台,等来到阿尔泰山下的时候,整个北庭都护府都燃烧起了熊熊圣火。

  白小蛮就用这种圣火台,在乌古斯十八骑的护卫下,竟然‘占领’了北庭都护府的大片土地。

  北庭都护府与雷州之间唯一的通道雀城,如今还在大唐手中,但奇怪的是那大唐圣地神使却只是看着西域楼兰的动作,竟然没有阻拦。

  全身而退的西域联军大受鼓舞,那楼兰城中的温博生和白老爹却每日都在极大的压力中,差点虚脱过去。

  就这样,北庭都护府古怪的并入了西域,雷州再次回到了大唐。沿着北落荒原的南部边界线上,北庭,雷州,幽州便形成了西域和大唐共同携手的假象。

  白小蛮回来后,立刻代替李道玄发布了第二条命令,西域沿北庭,雷州一线的国家大开国门,以欢迎的姿态将北庭和雷州的数十万难民迎了进来。

  于是温博生和白老爹再次忙碌起来,这些难民大部分被安放到了眉河流域内的绿洲,光是安排这些难民,就耗费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内北落荒原依旧低调的安静,但圣地与大唐却几乎倾尽了全力,数不清的物资和修士慢慢进入了雷,幽两州。

  相比于此,渝州洛青璇主导的针对西苗王的战势却陷入了苦战中,西苗王在洛青璇赶到渝州之前就回师西苗老家,阿幼黛云公主亲任西苗主帅,两个女子便在渝州与西苗的边境展开了数次厮杀。双方各有损伤。

  时至七月,西苗与渝州的战线向西推进了一百里有余,但洛青璇也浮出了三百名年轻的仙宗弟子的生命。而就在北落荒原的冥王动向不明时,阿幼黛云却向洛青璇发出了一封休战书。

  渝州和西苗暂时恢复了和平,此时天下各方势力的目光都投向了西域和雷州,以及那一直笼罩着一团黑气的北落荒原。

  李道玄在天阁内醒来三次,第一次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面带微笑不语。第二次他醒来后嚎啕大哭,泪流满面。而最后一次醒来,他却消失了……

  浮岛的禁制打开,萧眉织带着阿离和白天子面带愁绪的走进了楼兰城,那温博生已消瘦了一圈,白老爹也苍老了十年,两人都是欢天喜地的迎接着萧眉织,却得到了李道玄失踪的消息。

  萧眉织恨得牙直痒痒,这段时间已隐约掌握了楼兰大权的白小蛮却在沉思中清醒过来,身影闪动间,她便来到了眉河与敦煌交界之地,这里因为是眉河转弯处,所以被冲积出了一片三角平沙地。

  白小蛮走到这沙地之中,四周冷冷清清却连一颗草都没有,她吸了一口气大声道:“李道玄,我知道你就在这里,你若是再不现身见我,我就死给你看!”

  她说完,一片莲华便切入了自己的脖子,鲜血喷涌出了一丈远的血箭。

  沙地瞬间笼罩了一层神光,也笼罩了白小蛮的身子,那喷射出去的鲜血猛然静止住了,然后缓缓向着所来的方向退回,仿佛就像时光倒流一般,那血箭竟然再次回到了白小蛮的血脉之中,就连她脖子上的伤口也慢慢消失了。

  李道玄背负双手,出神的看着清澈的眉河。

  白小蛮缓缓走过去,自背后抱住了男子的腰。

  李道玄身子一颤,这紧紧抱住自己的女子却一言不发,但在他的神识范围内,如今一切都难逃他的观察,白小蛮滚烫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衫。

  李道玄不禁喃喃说道:“你,你竟然也会流泪!”

  白小蛮抬起了眼眸,泪水还在她大大的眼睛中转动,却轻轻说道:“我没有为你流泪,只是为自己伤心。”

  李道玄略有些回过神来,望着白小蛮问道:“为何如此,你为何要为自己伤心?”

  白小蛮松开双手,擦了擦眼泪,缓缓道:“我白小蛮注定要跟着你李道玄一辈子了,但我却怎么也无法喜欢你,爱你。这可算是天下最悲哀,最伤心的事了,所以我为自己伤心。”

  李道玄自和白小蛮相识以来,从未听她说过心里话,这女子第一次吐露真情,说的却是‘不喜欢’自己的宣言。

  他不禁苦笑一声低声道:“是啊,我这样的混蛋,又有谁会喜欢呢。”

  白小蛮接过他的话头继续说道:“碧桃以前必然是深爱你的,但自她死后坠入冥界,便将这爱意转到了思玄的身上。今日碧桃为思玄而死,并不是因为对你的爱。你在这里伤心难过,简直就是对她的羞辱。”

  白小蛮说到这里声音渐渐高扬起来:“李道玄,你现在该去想的是如何救助自己的女儿。小蛮言尽于此,听与不听都在你。”

  白小蛮干净利落的说完这些话,身影晃动,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回到了楼兰城。

  三日后,李道玄出现在了楼兰城中,他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沿着北庭都护府的区域布置了一条针对北落荒原的防线。

  第二天夜里,李道玄亲笔所书的信就送到了身在雷州的圣女手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