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汉至大唐,玉门关向西推移三百七十八里。关隘周边有三截汉长城,成曲状,包裹住了玉门关南北平沙之地。

  昔年侯君集征高昌,便巧妙的利用这汉长城将玉门关又向西推移了三十多里。这番营造下,玉门关其实由三座关卡组成,自西向东,最西方是土石横亘的城池,在厚重宽大的城墙下,只开了仅容一只骆驼通过的关门。

  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关卡后,就是第二道暗关。

  侯君集灭高昌后,曾在此大宴军士,这暗关乃是以边关软沙凝马血堆砌而成,呈黑红色。为防蚊虫还在外面铺了一层黄泥。暗关之中密布破灵弩,破甲箭等机关,不但是第二道防线,也更有对付修士的意思。

  暗关向东,在汉长城围绕之间,便是镇守玉门关的大营,这大营内有精兵五千,其中三千俱为重甲,却还有两千轻骑。其往来供给都由安西四郡提供。

  如今玉门关的守将正是陈庆之白虎军团的折冲将郭震,当日陈庆之兵分三路,却将实力最强大的两千轻骑布置到了玉门关里,陈庆之身陨楼兰之后,郭震三次写信给安西大都护杜怀宝,请求带兵征伐楼兰,却杳无消息,在极大的悲痛与无奈中,他****操练轻骑。此时就站在大军营地中的他,却听到了前方的马哨声。

  那是斥候绑在马尾上的芦苇哨,听这哨音尖锐哀鸣,那斥候必然是有大事来报。郭震听到这哨音,不但没有惊慌,反而精神一振,这些日子心情阴郁,在玉门关内睡不好吃不好,其实他心中一直盼着有点事发生,自己便可以有借口带兵出击。

  三名斥候前后而来,当先一名滚落马鞍,举着一支飞羽箭高声道:“将军,后方敌袭,这是敌人射来的箭支,上裹帛书。”

  郭震大步走过去,拿过飞羽箭上的帛书,展开只看了几眼就是勃然大怒,他翻转帛书厉喝道:“擂鼓,李道玄这逆贼竟然自称西域王,你来的好,吾正要与尔一战。”

  雷鸣战鼓响起,两千白虎轻骑迅速集结在前方,摆成双龙出天阵,左右分开一路踏马而出。

  郭震带兵不同别的将领,最讲究快速奔袭,这些骑士都明白自家将军的习惯,就连点兵布阵都免了,直接就出击向前,两大武威都尉各挺着长长的陌刀在前,背后轻骑如一条长龙,席卷向东。

  郭震踏着青葱马,细长的马腿比别的战马高了一头,他手提着银枪,郭家军中仅有的十名修士飞跃半空,各自凝聚起水火双灵。

  虽然只有十名修士,但却是郭震多方聘请而来,随军已是多年。这些郭家军修士在修为上一般,但独特之处却是可以借助水火灵力为军士战斗提供力量。水灵凝聚的云雾遮住了两千轻骑,在云雾中的骑士不但清爽,而且心神更为凝定。而火灵之法慢慢在所有战士陌刀弓箭上凝聚。

  于是这云雾之中的大军挥舞着带着火焰的长刀,穿过了玉门关后的小盘山。但见东方大地,一片黄沙滚滚而来,沙尘中十八骑如魔似神。

  郭震踏马而出,见对方只有十八骑心中却难免有了些失落,他挺身在最前方,转身对诸骑士高声道:“前边就是害死了陈将军的狗贼,吾等身受将军大恩,今日正是……”他此时背转着身子,话还未说完,就听到背后两名都尉数百骑士都是脸上变色,一起大吼道:“将军小心!”

  郭震此时突前在整只轻骑的最前方,但他距离东方的十八骑最少还有十里之地,心中实在想不到危险在何方。

  然而郭震转过身的一刹那,就看到了踏着昆仑仙马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一条巨汉。

  乌古斯转瞬间突破了八百多丈的距离,手中提着一柄如人头大小的狼牙棒,带着一道黑光就砸了下来。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郭震转头的一刹,甚至已可以看到狼牙棒上粗糙的铁刺都在闪着黑光,他本能的挺起臂甲,却被这带着千钧之力的一棒击飞到了半空。整只手骨都破碎了,绵延的力量冲入胸腔,他连淤血都未喷出,就落到了后方骑士中,生死不知。

  郭家骑士们都已呆住了,方才将军鼓励士气的时候,他们眼角都撇到了前方那一粒黑点,就像穿过空气的光尘,黑点在瞬间变大,那乌古斯就像天上飞来的魔神一般。

  但此时情势已容不得这些轻骑震惊,郭震生死不名,前方的两名武威都尉转身两刀横斩而下,口中俱都大喝道:“布阵!”

  天上的修士立刻驱散云雾,袖中十只令旗左右展开,那些骑士这才动作起来,向着左右环绕而来。

  乌古斯此时已将狼牙棒横了过来,架住了两柄陌刀,浑身带着黑气的肌肉一阵抖动,那两名以力大勇猛见称的都尉便被震飞到了半空,乌古斯没有停顿,双脚一夹仙马,人带着战马飞起来,在半空的狼牙棒连续挥舞数百下,就看到两团黑光闪动,光芒退却时再也看不到两名都尉的身影。

  前方的黄沙已卷到了阵中,十七名骑士长驱直入,竟然毫无章法的钻进了郭家轻骑的环形大阵中。

  两队轻骑一左一右将乌古斯为首的十八骑士团团裹住,远处飞羽齐射,前方陌刀飞舞,在战术上,楼兰的十八骑士已算是被包围了,但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这十八骑士因为快速移动裹住的沙尘都未曾落下,就冲破了两千轻骑的包围圈,一路带起了数百飞起的骑士,他们冲出包围圈后,再次折返回来,继续冲击。

  短短十息之间,十八骑士反复冲击了十二次,郭家军两千轻骑甚至连马身都还未转过来,那些如风般迅捷,如山一般强大,又如火一般猛烈的楼兰骑士就已纵贯而出。

  如果说现在的玉门关轻骑就像一块支离破碎的豆腐,那么十八骑士就是一条烧红的火棍,轻骑的就洞穿了这豆腐全身,而且还从内部将整个骑士战阵搅成了碎末。

  第十七次冲锋后,那已是群龙无首的轻骑们发疯似的向后败退,他们手中燃烧着火焰的武器在楼兰骑士面前就如玩具一般不堪一击,天空十名修士再慌乱的凝聚云雾之气遮挡败兵时,身旁就出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

  李道玄双手合十,再微微展开,神识过去,十名修士就如被击中的鸟儿般跌落。

  玉门关军营还有五百重甲兵正在休整,听到前方败退的金鼓声,他们连重甲都未披上,就被十八名卷来的骑士踏过了身子。

  李道玄身形飞转,落到了玉门关第二层暗关之前,十八骑士在他身下反复践踏着军营,已将这大营撕碎了。李道玄伸出拳头,隔空对着巨大的如堡垒般的暗关挥打了一拳。

  带着九大手印之力的拳头裹住了拉扯,推挤,扩张,螺旋等力量,只见以暗关堡垒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荡漾开去,轰然如山倒的巨响中,那暗关堡垒就崩塌了。

  暗关之下的大地都陷落了三丈有余,整个堡垒都碎成了沙石,里面的机关破灵被深深的埋到了沙尘中。

  十八骑高高翘起马蹄,向着最西面的玉门关城池冲击而去,李道玄站在半空,向着关外飞了出去。

  玉门关外已是一踏糊涂,被阻拦在关外几十天的商队们已控制不住商队的骆驼,哀鸣的骆驼似发了狂一般,四处奔逃。李道玄身影缓缓飘落,不动明王相心念发出,整个玉门关外数百里之地都在不动明王那安静的力量中沉静下来。

  自从杜怀宝关了玉门关,不许西域往来商旅通行,此地就聚满了数千商队之人,他们大都是四方有名的商旅,也有长安来的远客,此时都是看着天空如神仙一般的年轻人,感受着这让人心安的明王之力。

  发疯的骆驼也是安静下来,在所有人的安静中,那玉门关窄小的城门被重重击开,厚重的城墙瞬间破开了十几个大洞。

  破碎的城墙轰然倒塌,十八名骑士返身再次冲击,如此往复,在玉门关前上千商人的见证下,这矗立数百年的名关就这样被轰碎踏平了。

  沙尘弥漫整个天空,李道玄一言不发,将事先写好的楼兰宣言洒向了商旅,他的背后是一马平川的大道,还有上千死残的唐军。

  西域的商旅都是争抢着这落下的帛书,有几人已然大声读了起来,他们倒不是在响应李道玄的宣言,而纯粹是在震惊与好奇中的本能反应。

  李道玄也没有想过破了玉门关就得到西域各国的承认,只是对他来说,击破玉门关,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十八骑都接到来李道玄的神识,立刻转动马头,向着南方奔驰而去,李道玄的身影冲在了最前方,这一次他的目标是阳关。

  清晨相逢,午阳还未升入中天,玉门关就破了。李道玄希望能在日落前击破南边的阳关,只要阳关一破,整个西域商道就再也没有关卡,大唐与西域之间也再无一丝遮挡。到那个时候,西域诸国要么全力对付自己,要么全部归附自己,没有第二个选择。

  完成这一切看起来像做梦一般,其实却是眼前的事实,李道玄靠的不是谋略也不是智慧,而是蛮横的力量!

  前方,阳关已现,李道玄神识笼罩下方的十八骑士,在不动明王相下给他们重新注入了最为鲜美的活力,十八骑带着黄沙,再次如风前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