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王母的雕塑也缓缓伸出尖锐的爪子,轻轻握住了浮动而起的萧眉织,她们来自同一个故乡,在这遥远的大陆上重逢。一股强大的神识自西王母传递到了萧眉织体内。

  萧眉织就觉得体内似乎有一道环被击破,无数翻滚的记忆涌动而来。她的头顶再次现出尖尖的耳朵,背后一条柔软的尾巴伸了出来。

  两种不同的神识在欢喜的融合着,默默站在一旁的李道玄情不自禁以自己的神识探入进去,却也只捕捉到了一点点记忆的碎片。

  在这些碎片中,出现了云深谷,出现了冥界入口,还有一位清瘦的老者。李道玄依稀看到这腰上带着针囊的老者正踉踉跄跄的自冥界中逃出来,却终于没能走出云深谷。老者的胸前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兜囊,一个尖耳柔尾的女婴正伸出小手抓着老者的胡子,不停的拽着。

  那清瘦的老者低头露出欣慰的笑意,他伸手逗弄着女婴的小脸,却低声道:“救你出来不容易啊,我萧杏林半条命算是搭进去了,不过那些妖魔鬼怪既然要杀你,你这孩子定然不是什么坏人了。”

  随着这话语声,眼前的记忆碎片猛然破碎,李道玄的神识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前方那西王母的雕像正在破碎,而那强大的神识似乎也完全溶入到了萧眉织体内。李道玄再也感受不到西王母的气息,而萧眉织已走了过来。

  此时的萧眉织并没有收起背后的尾巴,那尖尖的耳朵也竖立着,她望着李道玄轻声道:“其实她早就死了,存留下来的只不过是她的意识。”

  李道玄微微点头,也是轻声问道:“萧姑娘,方才你说什么地界战士,难道这位西王母却是一名战士不成?还有这地界战士,那是什么意思。”

  萧眉织心神还沉浸在西王母传来的神识中,良久她才对李道玄说道:“你口中的西王母,其实是我的族人,我族并非这大陆之人,是很久前才来到你们这片土地上的。”萧眉织说着脸上现出一阵黯淡的神色:“西王母她就是我们族人中的战士,我族的战士分为地界战士与天界战士,就好像你们修士的修行境界一般。”

  李道玄点点头,见萧眉织魂不守舍的样子,便不再打扰,默默退出了浮岛瑶池。

  此时的浮岛瑶池悬浮在楼兰城池上空,代替了那已被破坏的无法自愈的云工石穹顶。

  李道玄神识首先联系到了还在蜂巢中疗伤的乌古斯,乌古斯全身神识混乱,肉身虽然毫无损伤,但丹海神识却已被破坏的失去了吞噬的力量,其他的明宗弟子也差不多。

  苏寒烟此时也进入的花房之中,竟然连她都受伤了。

  李道玄通过他们两人的神识,再叫来温博生仔细询问了一番,这才将整个事情大概掌握了。

  他离开城池去昆仑的这些日子,大唐军早已在西州府,敦煌商道一线调动起来,以玉门关阳光两大关口为协防之地,包括安西都护府的折冲军,北庭都护府临时调派的三支大军,再混合关外聚起的所谓西域联军,整整五万大军分南北包围了罗布泊和楼兰城。

  李道玄临走时并没有说错,因为白虎军团陈庆之的战死,这一支聚集起来的军队并没有直接发起攻击,那是因为他们缺少真正能战斗的修士。

  杜怀宝灵机一动下,将这这支大军调动起来,出阳关向南沿着云州大峡谷一线四处活动,与那云州边防军一起布成了防御逻些帝国的阵势。而北方的军队却是自玉门关向东北,在北落荒原一线布防。

  杜怀宝一方面调动大军,一方面却是飞马传报长安,不停的要求修士增援,他在奏报中直接指出,若要剿灭楼兰城,便需要一支修士大军,普通军队是没有作用的。

  如此以来,杜怀宝等同于放弃了对楼兰的进攻,他有极有说服力的理由,第一是北落荒原的西羌军队已穿过了北方冰原,向西与大食国勾结在了一起,大有迂回牵制大唐的意思。而第二条理由,便是逻些布达拉宫方向,最近频繁出现大军调动。

  长安的永徽皇帝此时却并没与看到杜怀宝的奏报,因为这位年轻的皇帝那头疼眼晕的毛病又犯了。杜玄风接到这个远房表侄大将军的奏报,立刻对杜怀宝的动作进行了嘉奖。当然这位杜相对于逻些的变故可是一清二楚,玉真殿下传来的情报很好的解释了布达拉宫的变故,那不过是因为和城公主在布达拉宫遭到了刺客的毒手,虽然没受伤,但逻些王的震怒却还是发作了。这才有了天狼军团的调动。

  这些形势的变化,通过乌古斯等明宗弟子的收集,温博生是掌握的一清二楚,就在他以为楼兰城暂时安全的时候,一队古怪的僧人军团,这些僧人虽然也是穿着僧袍,但行进动作乃至进攻都有着浓厚的军人素养,这上千的僧人军团第一次对楼兰发起冲锋时,温博生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但他很快想到了那曾经帮助太宗皇帝争夺天下的天策僧军,传说中带着金刚伏魔之力,誓言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杀生和尚。多年前幽州王罗艺带着让人闻风丧胆的重骑士有了反心,正是被太宗皇帝身边的这支天策僧军击破。闻名天下的十八鬼骑也在那时烟消云散。

  所以温博生在最快的时间发动了李道玄留下的楼兰城池防御之法。

  最外围的毒气并未对和尚们造成任何损伤,那曾经在沙海一战破坏力巨大的毒灵丹也失去了效果。在温博生的描述里,那些和尚人人身上现出金光,就如不死之躯般赤脚前行,要不是楼兰城池的天巧云工石有着自愈的能力,还有乌古斯等人奋力搏杀,恐怕没用多久,整个楼兰城就要被踏破了。

  温博生说到这里的时候,李道玄想到了乌古斯传递来的神识记忆,那些和尚不但不怕毒药,而且对可以吞噬的北冥功有着天然的抵抗之力。乌古斯带着骑士根本没占到任何便宜,反而差点被这些和尚给活捉了过去。

  到最后,这群僧军在一队古怪的太监宫女装扮的监军指挥之下,自半空发动了袭击,若不是那云工石穹顶发挥了作用,恐怕结果也不会是如此。

  李道玄听到这里便问道:“如今那些僧人去哪里了?”

  温博生手指北方塞山沙漠:“不知为何,打到一半的时候,那北方塞山沙漠里传来一道白光,那些监军的死太监们便带着和尚往北去了。这次可真是太危险了。”

  李道玄缓缓点头,那温博生说了这些日子的激烈战斗,却不见他有任何动怒的表情,不禁又是一愣。

  李道玄想了一会儿,对温博生说道:“乌古斯他们修炼的这门功法有些问题,我修改一番就好了,但有一件事要跟温大人商量一下。”

  他说着站起来,沉声道:“除恶要尽,为善要全。我建楼兰城池本是为自己的私心。但这一番昆仑之行后却大有感触。”他说至此处转身看着温博生道:“吾绝无争霸天下的那种心思,但大唐已被圣地和佛宗隐隐控制,北面魔神蠢蠢欲动,西南逻些魔道猖獗。这等情势下,长安的皇帝已无法行使天命,吾愿以天为名,驱散大地这些乌烟瘴气,日后天下安宁,必将在再立一贤能皇帝,如此方能让四海归一,天下太平。”

  温博生震惊的看着李道玄,李道玄今日这番话,已是一篇自立宣文了,这正是他温博生投靠以来,最为想要的宣言呵。

  李道玄看着震惊的温博生,拍拍他的肩膀道:“温大人便将我这番话润色少许,待我破了那僧人大军后,便发布天下,告知四海,这便是我真心实意想要做的事情。”

  温博生脸上现出惊喜的神色,将李道玄方才说的话细细想了一遍,立刻奔走到贝壳道府里,抓起萧眉织用过的毛笔,便奋笔疾书起来。

  李道玄站到了蜂巢之上,当日所创的北冥功法就和当时自己的心性一般,带着贪婪的吞噬欲望。如今他神识传递而去,慢慢的开始修正那北冥功中的缺憾,这一次他将其中的吞噬之法慢慢抹去,只留下了一团近似于凝练的功法,这种凝练之法不但可以吸收神识,还能将神识凝练起来,虽然比之上一代北冥功法在吞噬之力上欠缺了许多,但每次吸收的神识都能被凝练。这就不会走火入魔般的只知道吞噬了。

  李道玄修补完这北冥功法,传递给了蜂巢和花房中的弟子们。

  以他们现在吞噬的神识,吸收凝练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李道玄身影飞身而起,向着北方塞山沙漠而去。按照温博生所说,那些僧军便在塞山沙漠里。

  他此番前去,更多的是对塞山沙漠产生了兴趣,那沙漠之中冒出的白光,似乎挑动了他的心神,让他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这些僧军到底在沙漠中做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