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声音自他身后传来,虽然微弱,但听在耳中却有一丝威严,更有一丝深沉。

  李道玄吓了一跳,不知哪位昆仑长老还留在瑶池中。他转身看去,却没有看到一个人,而那声音再次传来:“孩子,你可是昆仑弟子啊?”

  李道玄这次察觉到了,那声音正是传自远方的宫殿之中,那名为天阁的建筑里。

  他心思急转,对方似是看出了什么,要不然在这昆仑地盘上,自己又穿着昆仑道袍,没有理由会问自己‘是不是昆仑弟子’,而会问自己‘是昆仑哪一代弟子。’

  他想明白这个,便大声道:“你是谁,这里是昆仑山,吾正是昆仑丹鼎派荒情子。”他决定来个抵死不认那声音悠悠传来:“那也说得不错,荒情子,那该是吾门下弟子,呵呵,我只是见你身上乱七八糟的这些神识,虽然有些道门真力,但这也太乱了。”

  李道玄心中一动,没想到这么一下就糊弄过去了,听这人的话,似乎在昆仑宗的地位不低啊。他正要再问几句,就听到另外一个爽快粗重的声音大声道:“昆阳子,你是越来越糊涂了,这孩子身上这个回天种魔大法固然有些古怪,那但那五行之力是错不了的。嗯,还有这奇门遁甲术,九大明王相也是乱了些,不过那昆仑神识还是有一些的,我看是个走火入魔的小孩儿吧。”

  李道玄心中一颤,在自己神识护卫之下,这两个不知是什么人,竟然隔着天阁都能看出自己修习的功法。

  他正在心惊就听到那悠扬缓慢的声音继续说道:“阴仑师弟啊,你需得擦亮眼了,这位小朋友却是带着冥界地人的血脉,你再看他元婴一对儿魔眼,还有那条连心锁,看来不是走火入魔,却是被坏人给扰了心神呀。”

  李道玄心惊之余,更被说得糊涂起来,什么魔眼,什么连心锁?但不管怎么说,在这两人面前,自己似乎成了个透明人,被人家看得一清二楚。

  不知为何,他只觉得一身冷汗冒了出来。

  而天阁之内幽幽的似乎传来了四双眸光,更是让他一动不敢动。

  正在难受的时候,那柔和的声音缓缓说道:“这位小朋友,我们两个老头子在这西王殿里睡了不知多少年了,今日听到一位老朋友登门拜访,那些小孩子们也在殿前求我们出来,本来咱们是要出来会会老友的,只是,只是……”

  他说到这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那火爆的声音打断他的话:“咳,有什么害羞的,小子你听着,我们呢,这次是有些走火入魔,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但那青丘狐妖既然上门了,咱们也不能不管是不。你这样,我记得上次那个后辈李观鱼来看我们的时候,曾说起过昆仑出了一个叫袁天罡的小孩子,是有些天分的,劳烦你走一趟,把袁天罡那小孩叫来,我们两个老家伙指点一下他,或者能吓退那老狐狸。”

  李道玄听得已是目瞪口呆,李观鱼这道门不世出的天才,那已是几百年前成名的前辈。而袁天罡成名数十年,死前光是修道也得一百年了。在这人口中,李观鱼成了后辈,袁天罡却成了小孩子。

  李道玄此时已有些无意识的走到了天阁之前,他在门前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袁天罡先生已在洛阳仙去了。他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乃是大唐曾经最为有名的国师。‘’

  天阁中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这次是那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倒是我们有些糊涂了,那昆仑宗如今的宗主是谁啊?”

  李道玄渐渐听出这两位高人虽然听起来辈分有些吓人,但似乎没有什么心机。听起来还有几分天真。他吸了一口气,便大胆的说道:“这个,昆仑宗宗主正是在下荒情子,两位可是昆阳,阴仓两位师祖啊?”

  他这话中漏洞百出,根本就是开玩笑,李道玄说完便屏住呼吸,他说完其实就后悔了。

  但让他想不到的,那柔和的声音竟然嗯了一声:“你这孩子虽然修行的乱七八糟,但道心和神识的修为还算不错了,看来咱们昆仑的宗主还是老规矩,谁修为厉害便是宗主了。”

  那火爆的声音似忍耐不住了:“喂,你这小子既然认得师祖,还不快进来。”

  李道玄这一下可是喜出望外了,尤其想到刚才这两人隐隐有传道之意,他立刻一步跨进了天阁,口中缓缓道:“师祖,荒情子进来啦。”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简单粗糙的大殿,竟然空无一物,他连喊了几句,却没有任何回应,正在惊诧间,忽然脚下一软,一百零八颗星辰在脚下闪现,黄道十二宫分布的星辰之图中渐渐现出一片飞舞的星云。

  就在星云之中,一个蓝色的圆球晶莹若水晶一般在他眼前飞转,继而星空闪出了无数道蓝色的光线,这些蓝星之线紧紧的将他困在了大殿之内。

  李道玄神识立刻发动,想要反抗时,却被两道几乎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神识裹住了身子。他的眼前一花,出现了两名老道士。

  左边是一个白衣道士,白发白须,但神色温柔,气质超然,右边却是一个黑袍道士,黑发黑须,双眸带着星辰之光,一看就是一个急性子。

  两个老道士都是注视着被困住的李道玄,那白衣道士微微一笑:“小朋友你啊,也太小看我们两个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家伙啦,方才我师弟不小心说出我们都已走火入魔,若不将你骗进来,以阁下的修为,我们两个也有些担心呢。”

  那黑衣道士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却瞪着李道玄说道:“你这小子心思不良呵。连我老人家都骗。”

  李道玄这时又惊又怒,高声道:“好你们两个老怪物,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骗我进来,却要如何?”

  白衣道士看了那黑衣道士一眼:“师弟你觉得如何?”

  黑衣道士仔细打量着李道玄,看得他全身发麻,却说道:“嗯,这小子根骨不错,道心更是难得,只是这连心锁带着的魔心,得先帮他驱了出去。”

  白衣道士微微点头,但又有些为难:‘师弟啊,咱们为了压制界力,不被天上那神人发觉,已是走火入魔了,若是救治这小朋友,恐怕要失去神识,魂飞魄散了。”

  那黑衣道士想也不想:“师哥,道有所求,自从遇到西王母,蒙她老人家恩赐,才有了这身道法,也才有了这昆仑宗,但咱们所求的是什么?咱们求的却不正是一个心静么?师哥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师弟我已是得道了,也活够了。”

  李道玄听得冷笑起来:“莫要在小爷面前装这等超然的模样,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你们两个老怪物还要骗我。”

  白衣道士却是莞尔一笑,对那黑衣道士说道:“师弟啊,我枉做你师哥这些年,还是你先得道。不错,大道通天,随心所欲,这便是你我所求的道了。”

  他说着不理会李道玄的惊诧之情,手掌伸出轻轻盖到了李道玄的头顶上。

  一股可笼罩天地的神识缓缓传来,进入了李道玄的丹海内,李道玄丹海中的元婴不安的睁开眼睛,不停的扭动身子,小手抓着涌来的神识,似是十分难受。

  而此时的黑衣道士也将双手按在了李道玄的小腹丹海之上,口中喝道:“魔障难明,痴儿,还没看到么?”

  李道玄被他带着无尽神识的喝声惊醒,此时再看体内丹海的元婴,果然与往日所见不同。

  那原本看起来可爱又亲切的元婴此时却现出一丝黑气,头生双角,双眸血红,带着鳞片的身躯上却还缠着一条银色锁链。

  昆仑宗两位师祖的神识此时正在净化他的元婴,无尽的神识就如大海一般浸泡了元婴,李道玄元婴上的双角渐渐消失,身上的鳞片也慢慢退散,一个白白净净带着纯正道门之力的元婴渐渐睁开眼睛。

  本来血红的双眸化成了金色的眸光,一股沛然正气中,李道玄身上的银色锁链登时崩碎,消散无形。

  瞬间,一幕幕场景在李道玄眼前闪现,从洛阳眉间寺中幻境开始,那与圣女历经百世轮回的场景一一重现。继而出现了西域楼兰吸收回天魔种后的场景。

  李道玄似在回头看着另外一个人的故事,当看到楼兰城建成的过程,那杀戮与选择,李道玄心头一阵颤抖,全身冷汗不停流下。

  不知何时,两位昆仑道祖的神识退去,李道玄神识清明,往日种种恍若一梦,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但觉心灵剔透,以前一些想不通的道理如今也想通了。

  那黑白道士都是一笑,望着李道玄道:“痴儿,如今可明白了?”

  李道玄感激道:“多谢两位师祖,所谓大道通天,随心所欲,那并不是说不顾一切的肆意而行。真正的随心所欲,却是一言一行皆符合天意正道,所以随手为之,皆能做到符合天心道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