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女子容颜可能曾是无限美好的,那带着灵性的双眸和细长的眉毛,还有樱桃般小巧的嘴唇,似乎总含着不在乎的笑意。但现在脸上三道纵横的伤疤破坏了这美感,唯一能带来的是那极端对比下的诡异魅力。

  黄袍道士洪风子仔细打量了几眼,竟然没有认出来,当下冷笑道:“哪来的丑婆娘,敢在昆仑宗门前放肆。”

  他的话声刚落,双腿却咔嚓一声跪倒在地,洪风子头顶上的道馆自中裂开,一条肉看可见的灵光之柱狠狠的压在了他头顶脑心间的天池大穴上。

  独臂青衣女子动也没动一下,却摇头道:“地云师兄虽然有些老糊涂,但绝不会吞了这些辛苦人的丹药,怕是你这混蛋自己扣下了吧。”

  哈!洪风子倒抽一口冷气,昆仑山的辈分按照道号分开,以‘天玄地黄,宇宙洪荒’算上入门弟子这一级,共有九大品级的弟子。

  这洪风子道号带个洪字,便是那三品弟子,仅高于入门以及荒级弟子之上。而面前的女子竟然口称排行第三辈的‘地云子’师祖师兄,那不是说她自己的辈分也是地字辈的。

  洪风子双腿跪在地上,头顶那道玉柱灵力压着天池之上,他猛然想到了昆仑宗的师门戒律,这不正是天柱一穴,面壁三年的惩罚么。

  洪风子想到这里脸上的汗唰唰的就起来了,身子颤抖中牙齿都打战了:“这,这位前辈,是,是何方高人?”

  那独臂青衣女子低头看着他,淡淡道:“昆仑妙真派首座洛青璇,洪风子,交出丹药,面壁思过吧。”

  那洪风子两眼一黑差点晕倒过去,昆仑妙真一派算是宗门中人数最少的一派,千年来每一代都是师徒独传,但在昆仑宗中,妙真一派也是最有权力的。那监察首座都不敢去过问妙真的事情。

  虽然洛青璇这个女子最近听说在南州自立仙宗了,但也没听宗门长老说她脱离昆仑了。洪风子牙齿战抖着,逃出十粒五色光晕的丹丸,忙不迭的递上去,头顶带着光柱不停磕着:“洛首座饶命,饶命啊!”

  洛青璇袖子挥动,十粒丹药飞向了那眼巴巴看着的驼队领队们,口中却笑道:“不过是要你面壁三年,谁说要你的命了。”

  那些领队接过丹药,这次是真心虔诚的跪倒,叩谢洛青璇这仙子的恩赐。

  东方青丘极为亲热的拉了一下李道玄的袖子:“喂,这个女子神识修士可不低啊,嗯,虽然还打不过我,但打你是足够了。”

  李道玄身子已退到了后面,他开始并未认出洛青璇来,但那软轿中藏着的另外一个胡姬少女他可是太熟了。阿离这孩子如今竟然老老实实的藏在洛青璇的轿子里,其中说明了很多问题。

  他没有理会东方青丘的亲近,心中盘算着如何有机会和阿离单独见见,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方的洪风子已带着头顶玉柱苦求起来,他本来就在七代弟子中混着,最近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与服侍那地云子师祖,日后在昆仑宗爬升那是大有机会,若是此时真的面壁三年,那回来后再想找这个机会可就难了。

  洛青璇一直轻淡的表情顿时沉了下来:“私吞丹药,已是犯了昆仑三大死戒,若不是看在地云师兄的面上,我早就一脚将你踢下昆仑山了。莫要说话,最近吾的心情是很不好的。”

  洪风子不敢再说话,那昆仑山门却是开了一半,一个沉厚的嗓音传来:“好,私吞丹药是死戒,那背叛昆仑,自立门户,又该当何罪啊。”

  一个紫色道袍的年轻道士大步走了出来,伸出手指点着洛青璇,脸上现出不屑之色。

  洛青璇定定看着他,挥动袖子道:“玄空师叔,见礼了。”

  玄空子除了一身紫色道袍十分扎眼外,最为显眼的还是那白净的脸蛋上竟然涂了一层丹粉,看来皮肤娇嫩,容颜柔美。虽然被洛青璇无礼的动作气得够呛,但这玄空子还是维持着潇洒的姿势,伟岸的摆出大义凛然的仙姿:“洛青璇,你还叫我一声师叔,那吾问你,为何在南州自立仙门,这个时候到昆仑宗来,却是为了何事?”

  洛青璇低眉淡淡道:“自立仙们就是好玩儿,我还是昆仑弟子,至于为何前来,玄空师叔还不知道呢,我自然是来争昆仑宗主之位的。”

  玄空子不怒而笑,打了个哈哈道:“就凭你,我知道你在洛阳那什么仙榜上已到了地仙榜第一位,但在这昆仑宗门前,敢不敢和我以昆仑道法比试一场?”

  玄空子说着手中一颗青色丹丸浮动。周身现出八道丹气,单说修为,他已过了七大天劫,眼看就要跨出天元境,迈入黄仙了。

  此次昆仑宗主之争,玄空子是呼声很好的候选人,昆仑四派中,那太一门不问宗门事情,专一研究道法。而符篆派几大高手死的死,伤的伤。唯有这自立门户的妙真传人是他最为忌惮的竞争对手。所以玄空子绝不能让。

  洛青璇抬头诧异的看着他:“玄空师叔,我三招就能打死你的。你怎么如此着急啊,在宗门大会上,依靠诸位师伯的支持,不用跟我打你也有机会的,为何现在找死呢!”

  玄空子听到这里差点气晕过去,李道玄都是忍不住想笑,只有那东方青丘煞有介事的摇摇头:“还用三招,这女子一招就能把这臭道士打废了。”

  洛青璇只是说出了真心话,但玄空子所依仗的是刚刚修炼出来的‘黄庭八丹’,虽然洛青璇有着地仙榜第一的实力。但在玄空子看来,对方所依仗的不过是旁门邪道,在自己黄庭八丹之下,若是拼斗昆仑道法,对方必然不是对手。

  玄空子想到这里收住了怒火,挥手关闭了身后的山门,骄傲的说道:“洛青璇,少废话,咱们就在这县圃境里斗一场,我倒要看看你妙真剑法如何厉害。”

  洛青璇皱皱眉,很是好心的提醒他道:“是妙真派下妙心剑,师叔当真要打么?”

  玄空子脸上一红,说错昆仑宗本门功法倒不能怪他,昆仑丹鼎,符篆两派交流多些,那妙真一门一向独来独往,所以他其实根本没有机会见识妙真剑法的威力。

  眼看洛青璇一脸为难的模样,似是在担心打死了自己,玄空子便不再废话,手中大丹带着一道丹气飞扑而出,黄庭八丹第一丹‘上清紫霞丹’便出手了。

  这上清紫霞丹身为黄庭八丹之一,有散化五形变万神的威力,但见丹气之中,五只看不清样子的远古巨兽扑了上来,紫烟升起,四周皆为丹香。

  五只丹兽沿着上下左右扑向了洛青璇,那如实质一般的兽爪带着丹气在虚空中抓出了数十道裂痕。

  前方的洛青璇身子不动,她背后的一名童子却闪现在了丹兽之前,这白衣童子手掌伸出,一只白玉丹鼎现出,也不见有何动作,玄空子这威猛的丹兽带着丹气便被这白玉小鼎收了进去。

  玄空子得意的表情瞬间冷冻下来,洛青璇却在此时好奇的看了一眼那白玉小鼎中的黄庭上清丹,但最后还是失望道:“丹儿,他没有炼出上清气啊,你收这个杂丹做什么。”

  那白衣童子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师父,我以为他炼制出来了,没想到是个半成品。”他说着白玉鼎一转,鼎儿现出黄庭十二丹气,却将玄空子的丹兽吐了出来。

  远处嘴巴张开都合不拢的玄空子看着那白玉鼎,忽然咬着舌头颤声道:“这,这是黄庭身,白玉鼎,丹鼎第一道!第,第一道!”

  他话都说不清楚,洛青璇拍拍那童子道:“这位是我的小徒儿,但玄空师叔你也不要气馁,他本就是南州仙门丹鼎首座。”

  南州仙门,那说的是洛青璇自立的门派了,至于仙门丹鼎首座,虽然这童子年纪幼小,但光凭这黄庭十二丹,足可以碾压整个昆仑丹鼎派了。

  玄空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维持着美好的风姿,口中却说道:“好,这一场咱们不分胜负,洛青璇,你要跟我争昆仑宗主,咱们瑶池见。”他说着极为镇定的转身就要离去。

  但此时那四名抬轿童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站了出来,冷冷道:“玄空师叔祖,方才你不是要见识一下妙真剑派的厉害么,我是师父座下修为最差的,但正好是妙真首座,不如咱俩打一场如何?”

  这童子看起来只有八九岁,但身材修长,双手纤细,说话间眸中若剑光闪过,竟然带着一丝金玉般的气质。

  玄空子咽了一口唾沫,此时他已是心胆俱丧,正待找个借口敷衍过去,就听到那山门之下一个声音喊道:“好啊,好啊,玄空仙长,吾等在这里为你加油了!”

  东方青丘不顾李道玄死命使的眼色,挥动手掌大喊道,他身旁的白袍少女不明所以,也是跟着乱喊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