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54章 静切切私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暗室无声,暧昧的脂香流动.李道玄很快自羞涩中走了出来,见面前的拓跋明珠霜脸含羞,她的肌肤是带有西域血统的深白,此时努力板着脸,做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却被脸颊上那一抹儿绯红出卖了.

  李道玄喜爱她这种可爱的似拒还迎,忍不住伸出手抚了抚她挂满银铃的长发,右手腕上那一只缠着的定情之铃与黑发上的银铃相撞,叮当叮当的响了起来.

  这清脆的铃铛声惊醒了茫然无措的拓跋明珠,她矮着身子后退了一步,立刻转身,抱着小白熊冷声道:“做客的人儿怎么能对主人如此无礼.“

  李道玄被她这句话弄的莫名其妙,还未说话,那明珠更加冰冷的说道:“你不是说要守护我们族群么.为什么让那些大唐军管制了这里,现在连我做什么都要跟那竹屋里的大叔报告了.原来你也不过是白云一样的客人.“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他明白那于别驾和薛蛮子驻扎进这里,必然暗中夺取了西羌大寨的控制权,怪不得自己进来时,西羌勇士们一个个闷闷不乐的做着后勤军队的活儿.

  李道玄很想将所有事情都告诉她,但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

  拓跋明珠见他无言以对,忽然伤心起来,挥手便让他离开.她这段时间的相思之情被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李道玄一句话也没有跟她说,只顾着和那些讨厌的外人寒暄,所以见到男人忽然到访,喜悦之外却多了几分怨气,她倒不是真的怪李道玄护卫族群不力.

  李道玄微微一笑,默不作声的转头就走,故意将脚下走的极为蹒跚,待快出卧室的时候,猛然一个踉跄,发出低声惨叫.

  拓跋明珠正自难过,听到他摔倒惨叫,立刻扔下小白熊,极快的闪身到了他身边.低头看到男人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手里扶着腰部喃喃呻吟,不禁大悔道:“你,你受伤了,为何不告诉我,我还这般骂了一阵.“

  李道玄后背曾被小岛蛊尸划伤过,身上其实没有什么伤口,但拓跋明珠眼尖的在他袍子外侧看到了一片血迹,急忙蹲下来,将李道玄的脑袋抱在了自己的双腿上,认真的翻开他的袍子,查看是否有伤口.

  那袍子外侧的血迹却是莲生的,李道玄本意是哄她一哄,此刻脑袋枕着少女弹力惊人的温柔大腿上,感受这她低头喷吐的气息,却不好意思起来,刚要挣扎起来,拓跋明珠伸手按住了他,颤声问道:“是伤到哪里了?你这只野狼也会受伤么.“

  李道玄尴尬的说道:“没,没受伤,我是骗了你.“

  拓跋明珠已经翻开了他的小衣,露出了男人强健的胸膛,听到这句话,便明白了男人是在哄骗她,脸上一白,僵硬的停下了动作.

  事已至此,李道玄也无法再矜持,翻身而起,伸手将明珠紧紧搂在怀里,不顾女子的挣扎,温柔道:“你这只温柔的小羊儿,还要伪装成骄傲的母狼么.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啊.“

  拓跋明珠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被男人强烈的气息冲击全身,身子一软浑身颤抖起来,她一夜未睡,抱着小白熊在这屋子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此刻也放开了矜持.努力伸出手臂,环抱着李道玄的脖子,闭着眼吻了他一口,却是亲在了鼻子上.

  李道玄扶住她如小鸡啄米的脸蛋,微微松开,四唇终于贴到了一起.顿时两人都被一种爱恋无限的柔情融化了,这一吻比之那日兽皮塌上的一度春风却还要缠绵.

  良久,鼻息喘喘的李道玄松开了拓跋明珠,用手指轻抚着她饱满发肿的双唇,心中爱怜无限.

  拓跋明珠死死闭着眼睛不睁开,睫毛微微颤抖,忽然将头转到了一旁,低声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

  李道玄没有说话.

  拓跋明珠虽然是西羌女子,但天性害羞,此刻在情郎面前敞开了心怀,便倾诉道:“其实那一天我把自己给了你后,就不再想药师将军了.“

  李道玄嗯了一声,心中却高兴起来.

  拓跋明珠小脸露出了羞涩的笑:“但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害怕,我的额吉从小就离开了,去了大山的怀抱,我小时候跟着阿爸打猎练箭,还要照顾七个弟弟,心理很多事儿不想跟别人说.“

  李道玄温柔的抚着她洁白的脖颈,惹得少女缩紧了脖子,却还继续说着:“所以后来,你救了我们好多次,你跟我说你一定会娶我,我心里不知有多欢喜,但就是不想说给你听,所以每次见到你,都想把你赶走.“

  李道玄听到女孩的款款深情,再也忍耐不住,低头亲吻上她的耳垂,温柔问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质朴的羌族少女一旦放开了心怀,却大胆的回应道:“想跟你说我也喜欢你,爱你,就像天上成双的大雁,所以你在那么多人面前,对药师将军说出那样的话,我更害怕了,你怪不怪我.“

  李道玄由她柔腻粉嫩的耳垂吻到了她的脖子,再吻到了她的双唇,继续向下……

  少女情动难忍,喘息着紧紧拥着他。

  李道玄也被她引动了欲望,正要温存一番,耳边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他轻轻放开明珠,低声道:“外面有人,我出去看一下。”

  明珠大胆的拉起他的肩膀,再深吻了一口,才睁开眼睛:“我等你回来。”

  李道玄将她抱到兽皮上,为她盖好一片毛裘,再抚了抚她发上的银铃,这才起身走向门口。

  他推开屋门,只见天边一抹儿红艳之气笼住了群山之巅,朝阳即将君临大地,门口却站着一个黑胖的女奴隶,正捧着一盆热水.

  李道玄认出了是蛇姬,却见周边士兵勇士们都已经起来了,便对她使了个眼色,自己走到了偏僻的一个角落.

  碧桃努了努嘴,不满的端着水盆,跟着他走了过去.

  “哟,李家公子刚从温柔乡出来,是舍不得洗脸呢,还是舍不得嘴上的胭脂啊?“碧桃扮成了一个黑胖女子,但语声还是那样清脆柔媚.

  李道玄哭笑不得,下意识抹了抹嘴,只好低声道:“我有重要事情请姑娘帮忙.“

  碧桃却依旧不饶他:“那位明珠姑娘我以前看着骄傲的像天上的白云,现在被咱们公子融化成一滩水咯,都说党项女儿敢爱敢恨,这一动情可真热火的不得了啊.“她这句话里调笑七分,却多了三分酸气,自己一说完也吓了一跳.

  幸好李道玄没听出来,只急着说道:“我想请姑娘去一趟阿颜部的地穴里,查看一下我师父的踪迹,她可能七天前就去了哪里,我有些担心.“

  碧桃抿着嘴,黑胖的脸上那一双媚得能滴出水的眸子露出了不满之色:“我可听说妙华宗的莲生宗主是个大美人儿,不知少爷还有什么师姐师妹没有,我一块儿都帮你看看.“

  李道玄听她只顾玩笑,冷哼一声:“朱碧眉,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别忘了你被我种下了子午端阳蛊,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碧桃身子僵硬起来,那原本柔媚的双目一瞬之间就冷了下来,转声恭敬道:“奴婢刚才一时放肆,请公子赎罪,您说的事我马上就去办.“

  李道玄听她的声音毫无感情,既没有伤心也没有波动,刚才说出无情之语后的不安也消失了,又着急莲生的行踪,便点点头:“那你去吧.“

  碧桃放下水盆,缓缓走向山壁,直到听见李道玄走远之后才抬起颤抖的右手臂,摸出了怀里的紫色发钗,挽起袖子,狠狠的在手臂上划了一道,她低头看着那血涌出来,只低声自语道:“朱碧眉,你是什么人,又在希望什么,又在渴望什么.“

  她这番动作,那已经走远的李道玄没有看到,他现在也无心再想别的事,却走向了拓跋野望的屋子.

  西羌部族的老族长,此刻正坐在兽皮上念着一段古老的歌谣,他的屋子里堆满了松木,柏枝,还有几坛贴着红纸的美酒.

  李道玄看到这些,认出来都是那祭山会需要的东西,便走上前,先躬身行礼:“野望大叔,你身子好了.“

  拓跋野望抬头看是他,打心眼里笑了起来,伸手拍开身旁一坛祭山用的美酒,推给了李道玄.

  他并没有阻止李道玄这守护者给自己行的大礼,口中呵呵笑道:“道玄,你这一礼老野望本没有那资格接受,但你和明珠早晚要走到一起啦,到时候我也算你的阿爸,所以我就不推辞了.“

  李道玄盘身坐下,捞起那坛美酒狂饮一口,大胆而又真诚的说道:“野望伯父,我深爱明珠,您说的不错,早晚我就要称呼您一声阿爸,所以现在我过来,要问您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告诉我实话.“

  拓跋野望摆摆手:“道玄,你别问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