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528章 西州掳群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州府的大门破开了一个人形大洞,以三千斤铁打造的西州大门上这个人形大洞看起来极为嚣张。似乎是自门前直接冲了进去。

  铁门内的破灵符没有起到一丝作用,但这破坏力似又不是普通修士。因为这门开大洞时,整个守门军却无一人发觉到。

  站在铁门前的杜怀宝很是认真的看了几遍,忽然一拍手道:“原来如此!”他说着转头看向了一名年轻的折冲将:“你明白了么?”

  那折冲将一脸糊涂:“大人,您明白了?”

  杜怀宝勃然大怒,手指铁门道:“这你都不明白么,如此简单,就是因为那个啊!”

  那折冲将更是一脸无辜:“那,那个是什么那个啊!”

  杜怀宝声音陡然高了八度:“说是那个就是那个啊,你身为折冲将,竟然还没有发觉,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他说着狠狠转头望向了一旁的其余守将,并西州府各级官员。再次恶狠狠的说道:“明白了吗!”

  一个身材圆滚滚的胖子翘着胡子走了出来,声音沉重道:“原来如此,大人真知灼见,属下明白了!”

  这胖子只说明白了,却不解释明白了什么,最后却咬牙道:“原来是那个来了!”

  杜怀宝极为欣赏的看了他一眼,竟然亲自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你是平知都尉吧,是个人才,从今天起,本督升你为平知侯。”

  如今已是刘平侯的胖子便躬身道:“多些大都护。”

  西域都护府大都护所封的侯,与长安封的侯绝不一样。自汉时起,各西域都护就有封‘王侯将相’的习惯。一般都是分封当地西域各国的土豪,贵族,以收揽人心。有时甚至连朝廷都不用上报。

  承玄初年,当时的大都护乔师望就曾一口气封了西域高昌,岐善,西宛等各国贵族数十个王,数百个侯。在安西都护府这个小天地里,大都护和折冲乃至都尉,这些朝廷任命的官才是有实权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升官了,俸禄也加了不少,四周的官员都带着恍然的神色,齐声道:“原来如此……”

  一直等到杜怀宝大都护满意的离开时,那奉命整修大门的折冲将还是一脸糊涂:“那个到底是那个什么啊!”

  李道玄坐在西州府的南城酒楼里,这是一间画有西域商会曼罗馆标识的酒楼。昨夜他穿破大门来到西州府,本想立即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但经过这间酒楼时无意中听到了一句话,便是这样一句话,让他在这酒楼里一直等了三个时辰。

  他现在还记得当时在黑沉夜里听到那句话时的震动,那是一个阴柔的声音,他的神识无意中捕获了这个声音,开始并不在意,但随后就听到那阴柔的声音说道:“……和城公主嫁给逻些王的事情,还需要明日午时那位客人来的时候才能确定……”

  和城公主,那是莫相思姐姐被大唐朝廷封的公主名号。李道玄在去洛阳前听阿幼黛云说过此事。这些日子来他一直以为姐姐和鱼玄机在一起,还在逻些玉真公主的保护下,此时却得到了让他心惊胆战的消息。

  说实话,若不是听到大唐与逻些和亲失败的消息,李道玄恐怕早就抛下一切冲到逻些去了。他昨夜就冲入了酒楼地窖里,制住了这西域曼罗馆的密探,一番审问下才知道,原来逻些王与莫相思将要举行天婚的消息还处于不确定状态,据说身在逻些的玉真公主已将密报送到了长安永徽皇帝的座上,但作为西域商会的密探,这间酒楼的老板却还在等着逻些那边的确切消息。

  将要向商会传递消息的人,正是今日中午就要出现在西州府的奴隶贩子安又基。李道玄现在坐在酒楼里,等的就是这个来自高丽的奴隶头子安又基。

  他静静等着,整个酒楼现在已在他的控制下,那个密探老板现在还被关在酒窖里,楼中的两个算账师爷,四个长工伙计,甚至还有来自洛阳的厨娘,来自南州的酒工,都已被他昨晚折磨了许久,如今都是老老实实的听他的吩咐。

  日当中午,远方一阵马蹄声响,高大的大食马奔驰而来,这四蹄细长的阿拉伯马种跑起来极为快速,但不能长途奔袭,在西域商旅中极为少见。

  马蹄声刚刚响动,李道玄的神识就锁住了那奔驰而来的骑士,确是一个高丽人。他便咳嗽一声,那一直战战兢兢伺候着客人的伙计吓得一哆嗦,看了李道玄一眼,急忙陪笑着对四周的客人道:“诸位西州的乡亲父老,惊扰,惊扰……”

  那四名伙计连说带劝,终于将客人们送走,安静空旷的酒楼里慢慢走上一个年轻的高丽人,他有着一张圆润的脸蛋,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此时诧异的看着这一切,却对着独坐在酒楼中的李道玄说了一句纯正的大唐话。

  高丽国自汉以后就崇尚中原文化,上层贵族以能说中原话为荣。这高丽人能说如此流利的大唐话,看起来在高丽也是个有名的人物。

  但李道玄没有理睬他的惊讶,身影一闪就来到了他的身前,五指捏住了此子的头颅,五行魔种透体而入。若不是为了不打草惊蛇,又不认识这小子,李道玄何必等到现在。早就去拦截了。

  五行魔种立刻见效,这高丽人脑袋里的神识极为微弱。被李道玄瞬间就吞噬了下去,一瞬间破碎的记忆混在神识里被李道玄同时吸收了。但让他失望的是,这小子也是不知道逻些的事。反而一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不断涌现。

  李道玄吸收的记忆里,除了散落大陆的奴隶贩子与各大商会的关系外,还有这高丽人此次所带的‘货物’信息。而最为重要的是,此次逻些和城公主之事的知情人,却也在这批货物中。

  李道玄伸手松开了手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高丽人竟然没有死去,反而睁大眼眸,一副没事的样子。连天鹤那样的妖物在被吸收神识后都魂飞魄散了。这小子可有些奇怪了。

  李道玄此时着急见到高丽人带的‘货物’,他想了一下,手里抓着这高丽人,身子猛然沉落下去,就像穿透薄纸一般,穿过了三层木楼,震碎了整座高楼,落到了最底下的酒窖里。

  他身上裹着的腰带自然分开,绸布腰带裂成无数细丝,裹住了整个酒窖中的美酒和牛羊腊肉,也捆住了那昏迷的曼罗馆密探,无数细丝缠着的美酒腊肉,便随着他的身子飞舞而起,再次穿破了大地,浮动在半空。

  西州府四方城墙上箭楼里的了望军士立刻鸣响了报警箭,但李道玄毫不在意,带着这些美酒腊肉,扯着两个人落到了西州府南门城下的骆驼群中。

  这里是最后一批通过玉门关自西而来的商旅聚集地,四方骆驼之中最为显眼的便是那四辆巨大的木车。李道玄身在半空,带着飞舞的酒坛,立刻镇住了所有的商旅,他手掌抬起,这包裹着巨大黑布的木车就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露出了里面装饰舒适的木枷笼。

  笼子中正坐着数十个年幼的少女。李道玄眉头一皱,一时没时间找自己要找的人,心念一动,干脆驱动起了拉着木车的骆驼,向着南城门而去。

  他这一连串的行动已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西州府的敌袭警报也过去了许久时间,却奇异的没有看到一支西州府守军的动作。

  直到李道玄再次击破西州府南大门,大模大样的带着四辆马车离去,那西州府还是毫无动静。

  李道玄带着东西满载而归,这些木车底部的轮子一进入戈壁沙漠就自动收缩起来,露出了木车底部光滑的弯曲车底,就如沙海中的舟船,在光滑的沙子上快速移动着。

  李道玄赶回楼兰城时,迎接他的只有黄胡子,温博生和高昌人。他们身后的石屋中堆满了从敦煌城废墟中挖来的食物。除了风干的葡萄干,最多的就是蜜瓜片,还有黑色脱水后的黑梨。

  温博生目瞪口呆的看着李道玄赶来的四辆沙漠骆驼木船,最后一辆木车已散了架,露出了其中堆满的美酒,肉干,甚至还有不少厚厚柔软的毯子。

  李道玄落身下来,一手提着高丽人,一手提着曼罗馆的密探,不声响的走到了一间石屋中。等他再出来时,那三辆木车已被打开,一共六十多名各国的女奴被赶了下来。

  这些女奴有来自高丽的,有来自西域小国的,还有不少却是波斯胡女。李道玄大步走过来,没有理会温博生好奇的神色,转目看了一圈,手指一名头上缠着小辫,有着黑红肌肤的逻些女子。

  那名女子也是这些年幼女奴中年纪最大的。李道玄不由分说一把捉起了这女子,带着她走进了石屋。

  一直想和他说几句话的温博生露出震惊的眼神,转头对若有所思的黄胡子说道:“主公温饱未得,先思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黄胡子嘿然一笑,看着这些温顺的女奴道:“温侯你是想多了,没看到主公带走的,却是最丑的一个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