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神识终于有机会将这松树之妖细细观察了一遍,下意识的他就想起了当日在地下为玉虫凝造丹海时的情景。这松树之妖树干内没有丹海,但却有内丹,按照神识的观察,这颗盘踞在树根内的内丹就是丹海修行后凝练出的元丹。

  换而言之,这松树靠着树根凝造元丹,通过根部连接树干枝叶的脉络传递妖力。却和人类修行有着奇异的想通之处。李道玄心中不禁感叹起来,那日玉虫是被自己硬生生早出了丹海,但这老树妖不知是经过多少年的领悟,费尽了多少幸苦,才在树根凝造出了丹海。

  想到这里他便捏住了对方的内丹,控制住了五行魔种的吞噬之力。那青松老树树影幻化,再次恢复了人形。

  此时现身在他面前的这个松柏子一脸苍白,全身没有一丝修行的力量,看起来和凡人一般无样。李道玄手捏青色的内丹,沉声道:“你想不想活命?”

  松柏子没有说话,内丹被夺,他已没了生意,打死他也不会相信李道玄会拿着自己的内丹反而起了恻隐之心。这魔头必然想到了什么折磨自己的法子。

  松柏子有了这等觉悟,便对李道玄厉声道:“吾身为青丘之士,与你们人间修士不同,吾王必然会为我报……”他报仇两个字还未说完,李道玄就失望的捏碎了他的内丹。

  无尽的内丹之气四散,沙海之下滚动起了沙浪。天空一直盘旋不愿离去的天鹤哀鸣一声,冲向了手捏内丹的李道玄。但翻滚的沙海下,猛然涌动出了两条巨虫,一黑一白两条粗大的虫子飞出了沙地,卷住了半空的天鹤,狠狠的拖了下来。

  李道玄露出笑意,这两只虫子原来一直跟着自己的踪迹。他手捏松柏子的内丹,走到了那卷住天鹤的玉虫身前。多日不见,黑色的沙虫已变得更加粗壮,而细腻雪白的玉虫却也现出了一丝疲倦之态。

  李道玄走到近前才发现这白色的玉虫肚腹鼓起,中间圆滚滚的极为笨拙。他将内丹递给了玉虫,那玉虫却震动下颚上的一块硬皮,竟然发出了近乎人声的语气:“……孩,孩子……给它……”

  黑色的沙虫蜷缩着对着李道玄连连点头。李道玄看着玉虫的肚腹,明白了它们的意思,原来这玉虫已有了孩子。

  他便收起了已被捏碎的内丹,看也不看沙地上瞬间化为骨灰的松柏子,却走到了天鹤身前。

  黑衣天鹤的灵目中露出仇恨之色,李道玄微微一笑,伸手刺入她的脖颈内,在天鹤喉间逃出了如鸽子蛋大小的内丹。那天鹤现出惊骇之色,揉身化作了黑衣女子的形态,却捂着喉咙嘶吼道:“你,你怎么知道吾的内丹所在。”

  李道玄一脚将她踢晕了过去,冷笑道:“我知道的比你想的还多多了。”

  玉虫紧紧锁住天鹤的身子,随着李道玄游动向了沙海绿洲。

  酸涩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囚禁犯人的绿洲内四方都是黑色的仙人掌,这股酸气就是仙人掌释放出的。李道玄在这酸气中感受到了一种可以迷惑神智的力量,便挥手驱散了酸气。

  他到了绿洲那条流着苦涩之水的河道旁,就看到了一堆堆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囚犯们。

  这是一块延伸的平地,十分广阔,但满地都是死去的囚犯,在酸气中混合着尸体的臭味。而跪倒的囚犯外围,却是百余名队列整齐的高昌人。这些高昌人与其他囚犯完全不同,人人腰间缠着一块破布,破布中包着青绿的植物块茎,也不知从何处弄来的。

  一名高大的汉子大步走了过来,他来到李道玄身前便半跪在地上,伸手握紧拳头狠狠捶打着胸口。

  李道玄自然认了出来,这就是那日沙海大战中居功甚伟的高昌勇士。他扶起了这高昌勇士,沉声道:“你和你的族人,愿意跟我走么?”

  那高昌勇士立刻将捶打胸口的拳头伸展开,抚着前胸,用指甲抓起了一块皮肉塞到了嘴里使劲咀嚼起来,咀嚼得自己的血肉最后又被他吐到了掌心,却郑重的递给了李道玄。

  这是高昌国最古老的战士礼,象征着血肉共享的效忠之意。

  李道玄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他的确切意思,但这大汉效忠的心意却可以通过神识感受到。但他可不打算吃掉这勇士咀嚼后的一堆烂肉。

  李道玄伸手按在了高昌勇士的肩上,五行魔种自愈之力在他身上施展开来,将这勇士所有的伤口修补完美,这才缓缓道:“你不需效忠我,咱们各取所需,只要你帮我做点事,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的声音不大,但平地上所有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李道玄转头看着这些惊恐的囚犯们,这些囚犯有一半是在绿洲牢狱中待了数年的主儿,方才是被李道玄和妖怪斗法所震惊,现在又威慑于李道玄身后的那一对儿妖怪大虫子。但李道玄的话说出来,这些久经炼狱的犯人立刻看到了一丝生机。

  李道玄越过高昌勇士,对着平地上所有囚犯说道:“我对高昌人的承诺,对你们也是一样。不需要你们效忠与我,或者跟着我与大唐对抗,只需你们帮我做点事情,那便可以了。”

  这些已看不到人样的囚犯们都是匍匐在地,一个儿劲儿磕着头。不知是谁带的头,各种恳求,感激,甚至是指天发誓的言语不住冒了出来。李道玄对于他们的誓言和感激毫不在意,他心中所想就如口中所说,现在自己救出了他们,真有些互相利用的意思。

  在李道玄的驱使下,这些囚犯不安的爬上了巨大的沙虫,黑色的沙虫载着所有的囚犯,和那玉虫首先离去,向着楼兰城而去。而剩下的高昌勇士们却是死也不去坐虫子而行,他们随着沙虫的方向,赤脚狂奔跟着。

  李道玄带着这群掳获的囚犯们回到楼兰城后,先将两条虫子安顿在了天巧云工石后。这才思考起下一步来。

  他现在有人了,却面临起了第二个难关,那就是食物。楼兰如今不缺清水,但极缺食物。

  李道玄望着这群已很久没有吃饱过的囚犯,一时想不到好办法。那群高昌人去津津有味的嚼起了所带的植物块茎。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挖出了绿洲的黑色仙人掌后,切割根部所得。

  李道玄正在思考中,就看到楼兰西方一片戈壁青草晃动,数百匹仙马狂奔而来。这些是他自昆仑骑士手中所夺。他这些日子将仙马放逐在了楼兰周边新生的草原戈壁上,本还没有好的打算。

  昆仑仙马奔驰而来,那群高昌勇士却都呼喝起来,人人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昆仑仙马本就有高昌宝马的血统,这些高昌人更是自幼与马儿为伍。此时看到这等强大美丽的马儿奔驰来,人人都是心痒难耐。

  李道玄心中一动,伸手召过那最为魁伟的高昌勇士,那勇士大步走过来,李道玄看着他沉吟道:“还一直没问阁下的名字,你可听得懂大唐话?”

  那高昌勇士喉咙咕嘟一声,伸出了半截舌头痛苦的摇摇头。一名最为年老的高昌人踏前一步,悲声道:“英雄,乌古斯巴尔汉是我们族中最为强大的勇士,他的舌头是被大唐人割下来的。”

  乌古斯巴尔汗,这名被称为最为强大的高昌勇士双目露出悲伤之色,却出奇的没有愤恨。李道玄点点头,看来这位高昌英雄背后也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他无意探寻乌古斯的故事,手掌按到了乌古斯的额头上,五行魔种首先吞噬了他身上一块肌肉,然后慢慢转化为半截舌头。

  乌古斯在震惊中觉得嘴里越来越痒,继而一阵剧痛,却多了一截堵堵的感觉,他失去舌头太久了,已习惯了嘴中的感觉,此时的感觉反而像嘴里多了一块肉。

  但很快这乌古斯就结结巴巴的开始说话了:“多……多……多谢……多谢英雄!”

  背后的高昌人和囚犯们见到了这奇迹般的一幕,高昌人首先全部跪了下来,他们双手高举,各自拍着自己的脸颊,表达着自己的忠诚与感激。

  而跪下的囚犯们已高呼起神仙来。

  李道玄不为所动,他和那名年长的高昌人又聊了一会儿,等到背后的仙马群停住后,才点头道:“如此来说,你们是高昌国曾经失落的一个部族,传承自最为古老的北山大神,一直保持着自己的风俗,所以才在高昌灭国时幸运的保存下来。”

  李道玄说着忽然手指背后安静的仙马:“我说过你们要为我做点事情,如今这里有马儿,你们每人选一匹,便让乌古斯带着,去弄点吃的来。”

  他连说了三遍,那乌古斯带领的高昌人才终于相信了他的恩赐,无不疯狂着冲向了仙马。

  在李道玄神识掌控下的仙马本就容易驯服,更何况自幼驯马的高昌人,不多时,一百多名没有武器的高昌骑士小队出现在了李道玄身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