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至此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次两国之间的和亲交易.

  大唐的意思是嫁出一位公主,迎娶一位公主,以达到和平的目的,还能收回那渝州四百里被侵犯的国土.

  而此事最受伤的自然是那西苗酋王,他不但要退回已经到了嘴里的肥肉,还得送出心爱一颗明珠,自然非常不爽.

  于别驾点点头:“所以我们其实都知道,这次八族自立的事就是那西苗王搞出来的,他弄出这个法子,试图激怒我们西部戍边军,引发一场战斗,只要双方大战一场,这和亲之事就要发生变化,你可懂了.“

  李道玄此刻懂的却比他深刻,心中更加清晰了,那阿幼黛云想来是明白仅仅靠八族自立这个事情,难以吸引大唐的火力,便干脆以这个为幌子,却暗中布置下了地下水道这招棋.

  她是要带着大军攻陷乐都,屠杀大唐子民,让这两国结成永远无法弥补的仇恨.果然够狠毒,够阴险.

  于别驾叹一口气:“两位公主,换来的将是难得的和平,边境之土,百万子民都可以安心过上几年好日子,就是我西部戍边军的儿郎,也可少洒几滴热血,少失几许头颅,所以此事我们只能冷静处理,决不能上了西苗王的大当.“

  他话锋一转却又说道:“但八族自立这个事情影响太过深远,我们又不能放任不管,所以我连夜赶到此处,查明党项各族的动向,便汇报了魏都督,定下了一个导水引流的妙计.“

  李道玄自沉思中惊醒:“导水引流?“

  于别驾微微一笑:“不错,就是导水引流,水流若是对土地有了威胁,我们可以引导它换个方向流动.八族自立之事既然不能派军镇压,我们便支持其中一族,让八族合为一家,还在大唐治下,这样也是自立,却不是独立.“

  李道玄明白过来:“别驾的意思是支持西羌部族,将整个党项族群合为一个部落,由西羌的拓跋族来领导这个部落?“

  于别驾点头道:“孺子可教,这件事已经敲定下来,我也与拓跋野望说明白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我等陇右官员不宜直接出面,需要一个和西羌部族有关系的大唐人来出手帮忙,完成这个计划.“

  李道玄恍然点头:“那便是我了.“

  于别驾摆手道:“最初我们想到的是你的师父,莲生道长,但她现在行踪不明,正好药师将军把你和明珠姑娘的事情告诉了我,我们就决定用你了.“

  李道玄沉思半晌,却不知如何回答.

  于别驾却继续说道:“再过三天,便是二月十四,那是党项八族的共同节日‘祭山会’。我已查明,就在节日之上,八大族群便要商议自立的事情,我们行事便是在那日。”

  祭山会,是羌族部落独有的传统节日,到时整个党项族人都要点燃松光、柏枝,祀祭白色山神“木比塔”。

  李道玄听到这里,暗暗将目前形势分析了一遍,却缓缓说道:“于别驾,恐怕事情不是如你所想,这里面还有一个绝大的阴谋。”

  他当下将那阿幼黛云暗中安排的诡计简单说了一下,于惜竹只听到一半便走到门前,高声道:“请郦先生过来!”

  不多时郦水走了进来,他穿着崭新的兽袍,喝的醉醺醺的,似乎刚沐浴过,胡须刮得干干净净,也盘好了发髻,走进来嘻嘻笑道:“是谁啊,谁要见我。”

  于别驾冷哼一声,手指在半空中疾书一个“醒”字,那用儒家浩然灵力书写的‘醒’字落到了郦水的身上。

  郦水立刻酒醒了,待看清面前之人,吓得立刻跪下:“别驾饶命!”

  于惜竹失望的看着他:“当年在白鹿洞一同读书,贤师曾推崇你为经世落魄之才,如见相见,只剩落魄了,所谓好酒不贪,你真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面。”

  于惜竹听他语气并无责罚之意,松了一口气,听他话说得难听,忍不住嘟囔道:“什么好酒不贪,李太白那娃娃每次喝得比我还醉,白鹿洞的贤师们还一个劲的赞其豪气无双,这不公平.“

  于惜竹听得反而笑了:“行了,等你什么时候能像太白那孩子一样,醉酒成诗的时候,贤师也会赞你豪气无双的,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把那地下暗流之事说给我听听.“

  暗夜无声,整整一个夜里,除了打坐修炼的李道玄,那于惜竹,郦水都在讨论着地下暗流,直到天方大白,于惜竹才将整个事情弄得清清楚楚,他想了一下,挥笔写了一封信,将所有情报汇集到纸上.

  李道玄已经醒来,望着他道:“别驾,道玄有御风之术,我去送这信吧.“

  于惜竹微笑不语,却将信纸叠成了一只纸鹤,然后解下腰间翠笛,以笛做笔,在那纸鹤上写了一个‘飞"字.

  那翠笛上无墨,但纸上的飞字却是清楚显眼的很,刚一写完,一股灵力流动,那纸鹤竟然扑腾一声变作了一只有血有肉有翅膀的白色小仙鹤,振翅飞走了.

  李道玄看得心眩神迷,那郦水却不屑一顾:“于兄,你这招雕虫小技别拿出来现眼了,我记得白鹿洞的柳师弟那年在一块石头上写了一个‘肉’字,结果第二天就有四位师兄被石头磕掉了牙。”

  于别驾此时却没心思跟他叙旧,只含糊道:“嗯,化石为肉,柳师弟的笔力比我厉害。郦兄你辛苦一夜,我便不留你看我的书法了。”他这句话说的客气,却是送客之意。

  但郦水自从被阴九幽的魂魄附了身,精神越来越好,反而来了兴趣,竟然盘腿坐上了木塌,兴致勃勃的看起他的字来。

  李道玄看得有趣,但心中还有事,见于别驾都安排好了,便起身告辞。

  于惜竹此时已把李道玄看作了自己人,低声嘱咐他好生待那明珠姑娘,并亲口保证促成他两人的好事。

  李道玄只淡淡一笑,谢了一声再无表示。

  他已经看出,于惜竹如此热心,其实而是还想着利用西羌部族,打着利用自己和明珠的关系为大唐出力的主意。

  “我自然会为大唐出力。”李道玄向着明珠屋子走去,边走边想到:“只是我可不当冤大头。”

  明珠的屋子紧紧闭着,李道玄走到门口,见天边一道白线隐隐透出,却又犹豫起来,此时说不定人家正在休息。

  他正在犹豫时,一个早已起来收拾地上残局的黑胖女奴隶走了过来,干巴巴说道:“李公子,你这个时候站在明珠姑娘门口,是想要偷窥么。”

  李道玄被她吓得连声说不敢,那女仆黑胖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意,双眸之中一股儿柔媚之意。却抿嘴走了。

  李道玄啊的一声,醒悟过来,那美丽多情的眸子,古怪妖艳的笑容,就算是用‘轻云蔽月散’遮盖了气质和容貌,他还是认了出来。

  “碧桃这个小妖精,原来一直就在这里。”他露出微笑。正在回味刚才碧桃的笑意,明珠的屋门却轻轻打开了。

  李道玄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似草香又似油脂之香,心神一动,明珠这丫头也学会擦香脂了。

  他推门便走进去,却看到衣着整齐的拓跋明珠站在屋子中间,怀抱小白熊,一脸紧张,如临大敌一般瞪着他。

  李道玄暗暗偷笑,如此这般好像防贼一样,却为何又把门儿打开了。

  他轻走一步,那拓跋明珠便后退一步,再走一步,这羌族少女便又退了一步。

  就像一只野狼逼迫着一只小白羊。

  两人走动之间,恰好到了明珠的卧室之内,那铺满兽皮垫子的角落里。

  正是在这个地方,拓跋明珠奉献了她的第一次,当然也是李道玄的第一次。

  在这种暧昧的时候,这个暧昧的地点,两人不约而同的脸上飞红,就像一对儿含羞待放的小夫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