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514章 无念变化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楼兰城外的白天子猛然睁开了眼睛,这是一个黎明的前夕,萧眉织还睡的正香,新建的石屋中,龟兹老头正在默念着圣火光明心经。四周安静的只有草丛中的虫鸣声,秋日的大漠寒风吹过,一道温暖的气息传了过来。

  让人安静,温暖,虔诚,欢喜的气息裹住了所有人。正在念着圣火光明心经的龟兹老者口中的经文愈发清晰,他在一种极度虔诚中仿佛看到了圣火神尊降临在前,双目一滴感动的泪水便落了下来。

  正在昏睡的西域贵族们都是爬了起来,他们看到整个楼兰古城的废墟中都闪动着让人安心欢喜的白光。这道白光如涟漪般向外流动,就如清风之柔,又如明月之光。涟漪所过之处,便是那小草也随着舞动起来。

  西域贵宾们在茫然中也不知谁带起了头,都是跪倒在地,但见前方白光中现出一人身影,正是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有那些虔诚佛徒,甚至以为自己真的看到了地藏明王菩萨现世。

  白天子望着那神迹一般的身影,不禁喃喃道:“我没有看错,他才是真佛现世之人啊。”李道玄缓缓走了出来,刚才施展的已不是不动明王手印,而是不动明王相了。奇门遁甲术的九大手印,此时施展出来,却已变成了九大相。

  他缓缓走着,明王相化为宝瓶相,整个人身上那种安静欢喜的气息瞬间化为了凝练的冲击之势。一直跪在地上的西域贵宾们都现出了恐惧的神色,眼前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极度凝练后如螺旋状的气息就如大锤一般敲打着他们的心。

  一个修为最弱的西域胖子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

  白天子脸色苍白,大声对着李道玄说着什么,却在宝瓶相前被一一震碎。萧眉织全身颤抖,手中勉强扯动一根银针,在虚空中晃动起来。

  李道玄身在宝瓶相中,也是觉得一股想要战斗的欲望,那微弱的一点灵力被他施展到了极致,难以疏解的情况下,李道玄一拳击向了天空,但见一条无形的光柱自他手中击出,直击出了九天之外,半空中的云层被震散,恰巧在这光柱范围内的那个金铁圆球发出了轰隆之声,竟然被这一拳击碎了。

  这就像那日洛阳城中洛青璇手中的一剑将半空的修士击杀一般,李道玄这一拳比之当日的洛青璇,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微微宣泄了战斗的欲望,抬头就看到空中一只银光闪闪的针滑过了数道轨迹,组成了一个隐约的‘停’字。李道玄心念一动,收起了宝瓶相。就看到前方东歪西倒的躺了一地的人。

  白天子迎了上来,难以自制的扑到了他的怀中,李道玄虽然退出了九大相境,但奇门遁甲术自然发动,四地生死,八方吉凶皆在神识之中,更为神妙的却是他怀中白天子的肌肉颤抖,呼吸频率,甚至于心境的变化都一目了然。

  李道玄双目如神,扫视着怀中的白天子,手指按到了她的后肩井池穴上,一道凝聚压缩的木元灵力透入。口中却轻声道:“白姑娘,你五神肝脏缺木,六体肌血不足,这些日子看来是受苦了。”

  萧眉织自后走来,惊奇的望着李道玄:“公子这可真是好眼力,白公子这几日吃不好睡不好,已是气血失调之相。”李道玄双眸望向了萧眉织,那清澈的眸子中带着丝丝银光,萧眉织只觉全身一凉,李道玄却放开了白天子,瞬间出现在了萧眉织身后,手指点在了她的脊椎骨第三节上,随着他的手指轻轻揉动,一粒黑色的种子跳了出来。

  李道玄顺手捏碎了这魔种,那萧眉织却打了个寒颤:“白瑜婆前辈,她什么时候在我身上种下魔种的。”自从那日被白瑜婆当作人质扣在了道府中,萧眉织每日都是小心提防着,却没有想到还是被白瑜婆种下了魔种。

  李道玄微微一叹:“白前辈和张天赐都被魔种害了,他们修习了这回天种魔大法,便是失去了人性。每日所想的都是吞噬别人。白前辈虽然自称悔过,但我想来,恐怕她****所想的还是如何吞噬张天赐了。”白天子嘴唇蠕动,还未说话,李道玄便一摆手:“白姑娘你不需说,我也明白的。那****去千佛洞拜祭娘亲,其实是张天赐安排的吧。”

  白天子咬牙道:“不错。”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不管是张天赐还是白瑜婆,在白天子眼中,都已不再重要。

  李道玄双眸望向了那些西域人,眉头一皱之下,手掌抬起,数到金光攒射过去,那些西域人都是哼哼着爬起来,几个修为最高的胡人试了一下,都是高兴的跳起来:“神识,神识又回来了。”

  李道玄越过白天子,走到这群人之前,他双眸一扫而过,这些人不同的心态便把握在神识中。他们中有想要逃走着,有好奇观望自己的,还有想要收揽自己的人。这些人的不同心态之下,其各自的表现动作,乃至神情也变得很不一样,如此复杂的人心,却在李道玄的神识中被一一清晰的标注出来。

  几乎在瞬间,李道玄就将这些人的结局提前规划好。他伸手微微拍下,一个看起来最为和善的一脸笑意的西域少年便被拍碎了脑袋,软软的倒在了一旁。

  西域贵宾都被是不寒而栗,那白天子也是有些发呆,萧眉织却忍不住惊声道:“你在做什么。”李道玄没有说话,这死去的西域少年松开了僵硬的手掌,露出了手心处的一只白色的爬虫,那是一只雪白的小蜥蜴,小蜥蜴的背上却还捆着一束纸卷。

  龟兹老者最先反应过来,伸手将小蜥蜴捏住,将它背上的纸卷打开来,只看了几眼就吓了一跳,他大声念了出来,西域诸人一听之下也是吃了一惊,这西域少年竟然是大食国的密探,那纸卷上所说的便是这些西域贵宾的一言一行。

  萧眉织皱着眉头走到李道玄身旁,低声道:“李公子,就算他是大食的密探,也不能就这样杀了啊,你,你往日不是这样的。”

  李道玄却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对,他对着萧眉织摇头道:“你不懂。”他说着手指大地,缓缓道:“东方白虎凶气肆虐,西方朱雀杀意愈来愈浓,如果让他传递了这份情报,那西方的凶局便更加凶猛。”

  萧眉织摇头道:“我不懂这些,但李公子你往日做事可不是如此狠毒的。”李道玄却似没有听到她的话,抬头看了看北方的云气,再转身看了看南方的地气,无时无刻不在奇门遁甲术中的他,已是露出了愤怒之情:“东方唐军白虎之凶,要的是我李道玄的命,西方朱雀杀意无限,也是冲着此地而来。”他说着握紧了拳头:“北落荒原青龙潜水,正在南州之地,其局中带局,三盘所示,还是冲着我李道玄而来。”

  握紧的拳头带着一丝白烟击中了大地,唰的一声一条黑色的人影被李道玄硬生生抓了出来,他捏着这潜伏在地下的黑衣人,露出冷酷的笑意:“南方玄武也是蠢蠢欲动,你这杀手是自逻些来的吧。”

  那杀手双目凸出,一身神识灵力都被李道玄的五行魔种吞噬干净,口吐一口灵血,歪着脑袋再无声息。李道玄松开手掌,看着黑衣人落地无声,摇头道:“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却都不在本位上,这四相异位,天下大乱,但为何只针对我一人?我李道玄自踏出云州,心中所求的不过是个平安而已。”

  那落在地上的黑衣人伸手拉住李道玄的腿,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艰难道:“在下奉黛云殿下之命而来,是为了帮公子,并不是为害公子,您,您错了。”

  李道玄双眸俯视着他,摇头道:“不,你身在苍龙出水之位,心含诡诈之意,无论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为的都是害我。欺我看不清么。”

  那黑衣人双目乱转,但看着李道玄那似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最后咬牙道:“李道玄,魔宗千百修士,必会为我报仇的。”李道玄身子不动,但一股大力发去,那黑衣人无声无息的被挤压成了一片扁扁的肉片,最后被压到了大地之下。

  李道玄冷笑一声:“蠢货,你以为我不知道张天赐的毒灵丹都是你们魔宗送来的么。”

  此时他在转头看向那西域人群时,这些西域贵宾都是无声的跪了下来,颤声道:“吾等绝无害君之意啊。”白天子看得心头渐渐舒畅起来,忍不住赞叹道:“李道玄,这才是真男儿的气势。”

  萧眉织眼中带着一丝犹豫,望着李道玄的背影不禁悄悄握紧了拳头。她害怕下一幕就要看到这男子大开杀戒的场面。

  但李道玄却没有动手,他望着这群西域人,手指点了点那龟兹的老头,再点了点一个身材瘦小的胡人:“你们两个留下,其他人都给我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