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跟着薛蛮子走到了那竹屋门口。只这短短的几步路,他们却走的很慢.只因那领头的薛蛮子,看起来威猛若虎,这段路却走的温柔似猫.

  李道玄看到他行走之时,脚下步伐轻微细腻,走到门口时,甚至自怀里掏出了一块花花绿绿的汗巾,抹了抹嘴上的酒肉油腻!

  他见薛蛮子如此做派,心中震撼,这竹屋中到底是何许人也,能让这个粗鲁汉子如此小心谨慎.

  薛蛮子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用那蒲扇般的大手温柔的敲了一下竹门,原本是直上云霄的嗓子,此刻也压抑成了婉转低回,用一种让李道玄毛骨悚然的温柔腔调说道:“先生,贵客已到,可否相见?“

  李道玄自惊讶转为好笑,这般文绉绉的语气,显得这个薛蛮子有点儿做作。

  但薛蛮子这般小心,也引得他有些不安,下意识整了整衣衫。却见那竹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一个清亮带着磁性的男子声音传来:“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道玄身在门外,听到这句吟唱,心有所悟.

  只是那薛蛮子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又听出似乎屋内之人在问一个问题,挠着脑袋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

  那屋内之人又缓声道:“薛陪戎,你先退下吧。”

  薛蛮子立刻松了一口气,再躬身一礼,这才小心的迈着小步退了下去。

  李道玄心中一亮:此人以‘陪戎副尉’的身份称呼薛蛮子,那应该是军中之人了。

  他心中愈发好奇起来,刚要迈步进去,那屋中之人又念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李道玄听出他的意思,却是在考校自己的意思,便沉声说道:“这位先生,道玄读书不多,也不明白浮生这场梦,到底是悲欢还是离合,但是你要薛大哥招呼我过来,却将我这贵客堵在门口,故意刁难,实在有些过分了吧。”

  那屋中之人却没了声音,良久才说道:“浮生这场梦,到底是悲欢?还是离合?好,说的好,当浮一大白,你进来吧。”

  竹门之上闪过一道墨色,李道玄眼光锐利,却看到门口地面上,竟然写着一个大大的‘拦’字,随着那人的话声,那地面上的‘拦’字才缓缓消失。

  他迈步进门,心中却警惕起来,这事有些古怪。

  竹屋之内,只有一塌一桌,却在地上与榻上堆满了书,厚重堆积的书本几乎将整间屋子都塞满了。

  李道玄一看便觉得十分亲切,忍不住喜悦道:“先生你这书屋和我在杏花楼的卧室很像.“他说话间就看到了那木塌之上,盘腿坐着一位中年文士.

  那文士发髻之上带着墨色幅巾,却穿着圆领窄袖的竹色袍衫,腰挂一支翠竹笛子.正俯身在木塌上的木几上挥笔狂书.

  他见李道玄进来便轻轻放下了笔,抬头笑道:“李先生是道家修士,怎么看起来却像个长街屠夫,一身的血腥之气.“说话间双目如星,扫过了他一眼.

  只这一眼,一股厚重之中带着书卷之气的灵力扑面而来,李道玄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惊声道:“你也是修士.“

  那男子一双眉毛极有精神,方脸直鼻,年轻时必然是一位美男子,此时微微皱眉:“道家方圆之道,讲究冲虚平衡,你这般大呼小叫却是为何,某出身儒宗白鹿洞,算起来也是个修行者.“

  他口中自称修行者,但语气却大不以为然.

  李道玄当然听过儒宗白鹿洞的大名,郦水与李药师都出身那里,听他说的不紧不慢,也不好意思起来:“先生说的是,小子唐突了.“

  那男子点点头:“你的事,药师贤弟说了不少,你年轻勇武,又心怀大唐,又是道门弟子,所以今夜我特意叫薛陪戎叫你进来,也好结交一下药师贤弟口中的少年良骏呵.“

  李道玄从他的气势中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心中恍然,怪不得那猪魔带着人马却一直没有出手,原来这里坐着一个大修士.口中忙说道:“赞誉了,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男子微微一笑:“不才南州于惜竹,现任西宁郡别驾.“

  南州在大陆东南部,乃是大唐文采汇聚之地,而别驾之职位,却是一郡之首领,仅次于郡中刺史.

  李道玄听他自称西宁郡的别驾,大为吃惊,这一郡之守,为何到了这峡谷偏野之中.

  他不知那西宁郡乃是陇右十四郡中,守卫西海的军事重镇,如今西海至大峡谷一带出现了逻些帝国的军队踪迹,暗中还涌动着党项八族谋求自立的阴谋,所以这位于别驾现身大峡谷实属正常.

  于惜竹见他不说话,便笑道:“李先生,咱们怎么说都是修行界中之人,你也不要太过紧张,其实今夜相见,我却是有事情要问你.“

  李道玄这才反应过来,忙说道:“别驾要问什么?“

  于惜竹自木塌上走下来,背着手缓声道:“我想问你,那八族自立之事,这西羌部是否也参与了!“

  李道玄闻声而惊,良久才实话说道:“这个事情我也曾怀疑,但我可保证,野望大叔绝无叛唐之意.“

  于惜竹皱眉摇头:“你想的太简单了,党项八族自立,与背叛大唐并不是一回事儿.“他说着返身自榻上拿出自己刚写的一卷纸,递给李道玄.

  李道玄不知何意,但还是接过来,低头便看到一笔钟王小楷,首行便写道:“某已查清,西羌部拓跋野望秘密与党项各族串联,窃以为其乃自立之事的首脑之人……”

  李道玄心中颤抖,这行字下面的种种证据说明,甚至那拓拔野望在何时与何人见面都有详细记载。

  他还没看完就抬头看着于惜竹,身上灵力涌动,不动声色道:“别驾要怎么做?”

  于惜竹看出了他的紧张,哈哈一笑:“小兄弟你不要激动,等我把话说完.“他说着低头看了一眼:“你脚下的木缠根还是去了吧,若要真打起来,你不是我的对手.“

  李道玄脸上发热,讪讪的收了道法.

  那于别驾这才说道:“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跟拓跋族长秉烛夜谈过.“

  他这句话说出来,李道玄不禁愕然.

  于别驾微微一笑:“自从八族自立的情报到了军中,陈大将军星夜送到了魏都督那里,吾等陇右大小官员当夜审阅这份情报,再通过昆仑宗几位道兄的情报网,大致确定情报属实.“

  他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你身在峡谷,可能不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党项八族自从归附以来,多年没有异心,一直安稳的在我大唐治下,此次却忽然要自立起来,不用想也是那逻些人在背后指使,而逻些人在这个时候使出这一招,起因却是当今圣主的一道和亲旨意.“

  于别驾手掌轻翻,竹屋之中书堆里飞出一本卷宗.落入他的手上.缓缓展开后,却是一副大唐地图.

  他招呼李道玄过来,指点着那地图上西南位置:“这里是逻些四大酋长国之一,西南苗州酋王领地,这几十年来,西苗王多次侵入我大唐渝州之地,到今日已经暗暗将边境线推进了四百七十里有余.“

  李道玄诧异的看着他,这说的是那阿幼黛云的父王了,只是那西苗王入侵大唐,却和八族自立有何关系.

  于别驾仿佛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当今承玄大帝下了和亲的旨意,愿意将一位公主嫁给那位逻些帝国的赞普,以结两国千年之好,那位逻些之主也答应了这门亲事,并亲口承诺奉还侵犯大唐的四百里国土,为表示诚意,还愿意将西苗王之女,阿幼黛云公主嫁到长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