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怀宝收住队形,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被火焰燃烧的敦煌并不是城中失火的样子,那大火是自城外燃烧,一直蔓延到城内之中,而城中北方高地上更是冒出了直击向天空的红色火浪。这是内外一起放火,有意焚城的模样。

  杜怀宝神色有些怪异,他转头对李道玄说道:“仙长,您,您觉得这是谁干的?”

  李道玄根本不需要去想,只闻着那火中的石漆黑油的味儿,就知道是谁干的,他不禁咬牙暗自骂了一声:“七娃你这是在做什么!”

  但杜怀宝的想得却更是深远,他看着敦煌城的大火,却在努力的搜索着火中的人影。李道玄此时已收回了试探的灵力,有些干哑的说道:“不需看了,城中已没有一个活人。”

  他心中带着无法压抑的愤怒,这敦煌城是被先浇灌了石漆黑油,继而有意放火燃烧的,不管是不是七娃亲自动的手,但一定跟他脱不了关系。方才他灵力神识所过之处,整个古城竟无一丝生气。

  杜怀宝此时也是咬牙道:“看来大将军派来的安折冲和他那两千轻骑也是没能幸免了,最可恶的,恐怕这场大火又要记在我们安西军的头上了。”

  李道玄听到这里,便想起了天空中曾经出现的那四块水晶幕布,杜怀宝说的不错,张天赐从一开始就安排了诬陷大唐安西都护府的诡计,如今敦煌大火,无人生还,更是栽赃给大唐安西的一招毒计,恐怕不用几日,唐军破敦煌屠城的故事就要传遍西域了。

  杜怀宝拉了一下马儿,坚毅的对李道玄说道:“仙长,怀宝要赶回西州府,写奏表禀告朝廷,不用几日,不知真情的西域各族恐怕就要有异变了。”

  杜怀宝说完,十分恳请的看着李道玄,不用说也是想让李道玄一起回西州府。

  李道玄摇摇头,望着燃烧的敦煌城,沉声道:“这是冥神的阴谋,我知道是谁干的,将军赶快回去吧,我必将那冥神的使者捉住,给你们洗脱冤情。”

  杜怀宝听到这里更是心动,倒也放下了带李道玄回西州府的心思。他在马上躬身一礼,带着不足两百的安西轻骑以及此役立下大功的高昌勇士,向着西州的方向而去。

  李道玄目送杜怀宝带军离开,身影闪动,扑向了火焰中的敦煌城。四周的火焰带着浓烈的黑气,他身在火中自敦煌东西南北走了一圈儿,却没有发现拓拔七娃的影子。这一路上却看到了不少惨死的无辜百姓。

  他最后停在了一对被火焰活活烧死的孩童身边,看着这对孩童扭曲的拥抱在一起的模样,不禁狠狠的一拳击在了地面之上,带着宝瓶印力量的拳头将大地轰出了一个深深的巨坑。

  李道玄带着几分自责与悔意,往日与拓拔兄弟的情意也在这惨绝人寰的情境中消逝了。是非公道自在一心,天道是不公的,但吾身为人道,踏大地而行,对这种极恶之人还讲什么情意。

  李道玄想到这里仰天大吼道:“拓拔七娃你这个魔头,我李道玄定要为敦煌百姓取你颈上人头。”

  这声音自火光中传遍四周,西南的罗布泊中一队正在行进的沙盗停了下来,领头的黑甲将军拉下了头盔,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容,除了那血红的双眸,此人更多的是带着几分骁勇之气。

  拓拔七娃周身裹着沙虫,自地上缓缓浮了出来,抬头看到这沙盗的神秘首领,却是微微愣了一下。

  那年轻的黑甲将军带着冷峻的口吻缓缓说道:“冥使,你这次做的不错。”他说着手指天空:“张家主似在激战之中,你现在就去帮他,还有,那些西域的猪猡们可都关到了楼兰中?”

  拓拔七娃看着这年轻的黑甲将军,感受到了他体内冥神留下的印记,那是比自己更高的权力之印,他缓缓跪倒在地,沉声道:“遵令!”

  话一说完,拓拔七娃双手刺入大地之中,身上的沙虫不住的涌动到了沙地下,不多时数十个大大的皮袋翻滚了出来,这些皮袋正不停的蠕动着,拓拔七娃嘿然一笑,手指扯开一只皮袋,露出了一个逻些佛童,这佛童周身裹着一团黑色,****的胸口上正跳动着一粒黑色的魔种。

  拓拔七娃抬头看了看乌云之上那三团还在激斗的人影,扯动这数十个皮袋,直飞向上,冲向了天际。

  带着沙盗的年轻将军再次戴上了头盔。呼喝一声,带着沙盗冲向了西北方的楼兰城中。

  等到他们去了很久,罗布泊水中才冒出一个窈窕的人影,拓拔明珠轻轻的踏到了沙地之上,双眸之中却带着无限的惊恐之意,她望着那远去的沙盗,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年轻黑甲将军的样子,不禁喃喃道:“药师将军,他,他怎么也变成冥神的手下了。”

  拓拔明珠无声无息的再次沉落下去,沿着大地缓缓游向了楼兰城的方向。

  乌云之上的三条人影已战了一夜,那笼罩天空的黑色乌云不停的浮动在张天赐脚下,一僧一尼手中的佛灵金光在这黑色的乌云中愈发黯淡下来,但这一僧一尼却在张天赐无限变幻的功法中支撑到了现在。

  那僧人甚至还能分出一丝灵力游动大地,将地面的情势看了一遍。此时他面对张天赐悠然道:“张家主这连环毒计端的是厉害,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家主却是忘了圣地之眼也在这里,家主的所作所为可都在圣女眼中呢!”

  张天赐左手捏着道门符剑,右手画着六合千字经,双脚踏着青龙白虎位,口中也是悠然道:“大师一叶障目,你且看看那圣地之眼,如今不过是瞎子罢了。”

  那僧人低头一叹,女尼却沉声道:“师兄不必看了,圣地之眼已被冥魔之气玷污,我能感觉到。”

  张天赐嘿然一笑:“你们这对秃驴狗男女,咱们这一场各出了三千招,算是不分胜负,但可忘了,这河西之地是张某的地盘儿。”

  僧人呵呵一笑,忽然伸手在脸上一抹,手掌间便多了一只眉毛。他握着这一只眉毛,脸上现出古怪的表情,但张天赐却是吃了一惊:“半眉星禅!你,你不是……”

  失去一半眉毛的僧人整个气势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温和宽厚的气质此时变作了绚烂高昂的姿态。周身点点佛灵之光化作了星辰之色,沉声道:“张家主果然见多识广,本禅离世四百年,竟然还有人能认得出来。”

  半眉星禅本是天荒寺四百年前的一代宗主,那本是西晋时的人物,传说中这位禅师只有半条眉毛,修习的却是佛门至高无上的‘摩耶双生法’,号称左手天堂,右手地狱的绝代禅师。又因为这位宗师曾在连山星宫说法,又被成为半眉星禅。

  张天赐脸色严峻下来,面对这四百年前就成名的佛门大修士,他也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半眉星禅身旁的尼姑微微退去,抚掌道:“禅师在前,贫尼为师兄护法。”

  本眉星禅左手缓缓伸出,一道普渡之光笼罩了整片天空,将所有的乌云散去,但见黎明之光隐隐现出,天色立刻就要大白了。

  张天赐嘶吼一声,左右双手各自浮出一粒黑色的魔种,他在惊恐中却带着一丝贪婪之意:若是将这和尚体内种入魔种,那自己所得的,将会是超越黄仙境界的玄仙之法。

  正在此时,黎明天空下,一条黑色的人影扑了上来,拓拔七娃以沙虫组成的黑色锁链扯动起来,数十名皮袋中的佛童被他甩上了天空。

  张天赐嘿然一声大叫,手中的魔种飞舞出来,每一名被抛上半空的佛童都被一粒黑色的魔种击中,数十条小小的身躯扭动起来。

  半眉星禅左手的普渡之光此时就如硫磺一般洒到了张天赐的身上,带着超度之力的白光与张天赐肉身的魔种之力相逢,那硫磺一般的光彩就燃烧起来,白烟滚滚,超度之光如红莲之火,将张天赐的肉身烧成了飞灰。

  揭开半条眉毛,一举超越黄仙境,直达玄仙一相境的禅师这一招本就是张天赐魔种的克星,但一举烧灭其肉身后,却并没有出现张天赐的三魂七魄。

  半空中四散开来的佛童们在扭曲中尖叫着,小小的身躯却在不停的长大,不多时那扭曲的佛童都是站定在了半空中,孩童的容颜变幻起来,竟然变作了张天赐的模样。

  半眉星禅看着忽然变化而出的数十个张天赐,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化身之后的张天赐自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异口同声的笑道:“这些逻些佛童,可是那金照三顶大喇嘛亲自选定的转世灵童,这些佛童本就是逻些修士中最为完美的灵童炉鼎,如今被老子化为分身,你这老秃驴就等死吧!”

  半眉星禅右手抬起,黑光环绕,万鬼自他掌心中齐齐奔出,狰狞的扑向了所有的张天赐。

  但万鬼奔行途中,每一个张天赐的分身都旋转起来,旋转的影子变幻时将这些恶鬼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半空的黑色人影愈发的膨胀起来。那护卫在半眉星禅身后的尼姑见状手掌挥舞,但见天空之上白云汇聚,一条云河缓缓凝成。

  这尼姑俯身在云河中拨动了几下,就看到一只小船浮动上来。

  那小船浮动上来,缓缓飞动着,猛然变大起来,就如大石横空。四方白云之河化作漫天烟雾,此船浮于波上。尼姑独踏飞船,口中淡淡道:“妖魔之道莫要猖狂,千佛渡世,慈航斋剑已候你多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