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上乌云继续蔓延,黑色的天幕下,整支围成四方阵的唐军都是缩起了脖子,那是因为围住他们的沙盗军已迅速展开了冲锋。

  沙盗的这次冲锋速度之快,已将轻骑的机动性施展到了极致,站在外围的安西骑兵甚至能看到冲锋的沙盗脱去了轻甲,只着布衣,除了一柄弯刀,几乎什么都没有。所以他们的速度也达到了极致。

  正望着李道玄有些失神的乔师望咳嗽了一声,沉声道:“莫要放箭,贼子马蹄声虚浮,速度虽然快,但是虚攻。”

  已将全部破灵箭拉到弓上的安西骑兵便在不解中,无奈的抽出了陌刀,此次轻骑奔袭,他们没有带盾,唯有快速拴住了马腿,将身上软甲甩下来挡在前方。

  乔师望不愧是老将,光从马蹄声中就听出了敌人的意图,奔袭而来的沙盗见没有骗到对方出箭,滴溜溜一个转马,再次奔了回去。

  乔师望这时喘息着望向了身旁的一名折冲将:“大伙儿明白了么。他们,他们,咳咳,藏着一队修士呢,等会儿可要小心这群敌人的修士。”

  李道玄低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沙盗轻骑本来人就多,但这次却还要虚攻,那自然是想骗取安西骑士的破灵箭,这便说明他们带着一群修士作为奇兵。

  乔师望转过头,灰白的脸上再次现出了潮红之色,他忽然伸手重重将宝剑塞到了李道玄的怀里,吸了一口气说道:“带他们回去,安西不是长安,吾等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乔师望痛快的说完这句话,便微微低下了脑袋,再也没了声息。

  两名折冲将扔下长剑,跪行至老将军身旁,俱都哽咽了几声,却擦干了眼泪,脱下盔甲将老将军包裹起来,抬到了战马之上。

  一名折冲将再次擦了一把眼泪,转头对李道玄抱拳道:“李英雄,大将军的意思便是安西军士的意思,咱们不管您是不是什么魔头,只今日沙场同战之义,您便是咱们的同袍!”

  战友同袍,在沙场上这是最为亲切,最为尊敬的称呼。李道玄望着逝去的乔师望,心头一股热气冒了上来,他挺直身子朗声道:“道玄今日定与诸君同生死。”

  他说着双手顺势捏出了不动明王手印,施展奇门遁甲术,推算起场中形势来。

  天地人三盘起局,不多时整个形势变化便在他脑海掌握中,只见天盘六星晦暗不明,太白金星之影在地盘上切入了赤星荧惑,人盘中的己方都在凶格之中。

  李道玄不禁皱起眉来,奇门遁甲术中,这可是凶险至极的‘太白入荧’凶兆。若在战场上来说,那是损兵折将血流满地的象征啊。

  李道玄睁开眼睛,望着两名折冲将问道:“咱们还有多少破灵箭!”

  那折冲将急忙道:“尚有两百支,足够对付四十名普通修士,可发三轮!”

  若是能对付四十修士的力量,那击败三千沙盗骑兵是不成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方的用兵之法。毕竟沙盗是不会站在那里等着你去杀的。

  李道玄不禁又问了一句:“沙盗带兵之人是谁?”

  一名折冲将便有些阴沉的说道:“这个不知道,但不管是谁,必定是大唐军中的叛徒!”

  李道玄一愣,那另一名折冲将也是说道:“不错,这沙盗首领用兵之法本就是大唐军常用的,方才交战之下,沙盗进退有致,根本不像是乌合之众。必定是有名将带兵才有这等水准。”

  这两名折冲将在安西多年,对于西域诸国的军法极为熟悉,更不用说往日一触即散,根本没有战斗力的沙盗了。

  李道玄便忍不住望向了前方,沉声道:“那小子便走一趟,若是能将对方首领击杀,那是最好的了。”

  两名折冲将都是精神一振,李道玄说得不错,若是对方那厉害的首领被击杀了,定然能够带来转机。

  李道玄身影晃动,脚踩太虚,手捏外缚印,冲向了东方的沙盗大军。

  双方距离也就是十里之地,李道玄瞬息间就来到了东方的沙盗大军前,他手中外缚印转成狮子印,一拳击打出去,沙盗前排立盾守卫的一整队士兵便被强大的灵力击飞,只留下还插在沙子中的盾牌微微颤动。

  唰唰唰声音不绝于耳,李道玄身子浮空,注意看着地面之上,试图找到那位首领,但对方却毫不犹豫的连发了三轮破灵箭。

  对于破灵箭,李道玄是不怕的,手中狮子印化为宝瓶印,极为凝聚的灵力扯开了一个口子,他身影闪动,落到了沙盗群中。李道玄在沙盗群中双手施展之下,攻击力最强的三大印记不停变幻,不多时沙盗人仰马翻,已被他打开了一个缺口。

  李道玄不由自主的冲过了缺口,竟然来到了沙盗包围圈之外,他再转身,那露出一个大大口子的包围圈迅速合拢,却是四五十个张家修士顶在了前方,将他和安西唐军隔开了。

  李道玄心头一跳,知道不好,自己竟然上当了,对方是故意将自己隔开来的。

  但四五十个张家修士不要命的围了过来,这些都是有玄空境修为的修士一经包围他,便施展平生所学,各色功法拼命的甩了出去。

  近有法宝冲击,外围各色灵力如风暴呼啸,纵是李道玄如今的道心修为,也是手忙脚乱。

  他没有受伤,但被挡在了外面,耳边响起了牛角冲锋号,贼子开始全面冲击了。李道玄心中着急,大喝一声,双脚踏入了沙子之中,他手捏不动明王印,身影变幻间,四方攻来的功法一一沉落在了他的神识中。

  李道玄的影子猛然扭曲起来,忽然出现在了一个正在控制法宝的修士身旁,这修士用的是一柄方天画戟,算是修士中少有的修炼战场兵刃法宝的。李道玄身影一出现,手中宝瓶印就轰了过去。这一拳便将此子肉身击穿,三魂七魄元婴粉碎。李道玄趁机握住了那方天画戟,双手无名指紧紧掐住方天画戟,砰然声中冒出了一条带着火焰的大家伙。

  李道玄挥舞带着火焰的方天画戟转了一个圈,四散的火焰灵力逼退了向前冲击的修士,他身影滴溜溜转动一圈,手中捏住了宝瓶印,双拳轰在方天画戟上,瞬时打出了一天火焰弹丸。唰唰的就如流星火雨,砸向了四方。

  这场面很是惊人,但杀伤力极为有限,李道玄只不过想逼开他们,双手外缚印,内缚印连续变幻间,硬生生再次打开一个破口,他身影拼命的冲向了正中的战场。

  牛角号声急速变化起来,在号声中,冲击中间唐军的沙盗四散开来,以四人为一小队,返身冲向了四面八方。

  李道玄心急如焚,本来还有沿路多杀几个沙盗的意思,被对方这诡异的战法所扰乱,此时他若是再追杀,也就能杀个四五十人,对方散的太乱了。

  他宝瓶印毫不客气的将最靠近的自己一队四人骑士轰飞,冲入了大唐军的方队之中。

  手提斩马刀的高昌勇士挺立在西面,身后的百名高昌人却还幸存着,只是方队中的唐军却折损了一半以上。

  两名折冲将一死一伤,剩余的大唐军士都是望向了回来的李道玄。

  李道玄望着满地死尸死马,心头悲愤欲绝,他又错了一着,毕竟是没有战场经验,此番全凭修为也救不了这些大唐骑士。

  想到这里,李道玄望了一眼已失去指挥能力的两名折冲将,高声道:“诸位,此时正是生死存亡一刻,道玄不通兵法,折冲大人已死,谁还可领军?”

  话声一落,一名黑甲校尉大步上前:“在下杜怀宝,安西大营检校都尉,愿请命为将。”

  李道玄将背后乔师望留下的长剑甩到了他身前的沙下,高声道:“现在开始你就是折冲将了,吾有一阵法可以用之,需要将军帮忙。”

  李道玄这番话说起来是有点玩笑的,他本来根本没有这个临时拜将的资格,但在这种形势下,剩余的唐军却很是自然的听从了命令。

  刚刚连生三级的杜怀宝伸手拔出宝剑,转身大吼道:“苏泰云,张灵宝,崔行战……”他一个个点名起来:“奉大将军命,尔等现在就是校尉了。”他说到这里望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高昌勇士,手指北面一群唐军护住的沙堆:“高昌的勇士们,那都是你们的了,可愿随我一起杀敌?”

  那沙堆是方才战场死去的沙盗留下的武器和给养,是乔师望还未死去的时候收集起来的。高昌勇士手提斩马刀,呼啸一声,他背后的百名高昌人都是冲了上去,将那连发弩先抢到手中,继而快速的捡着好武器武装起来。

  沙盗的第三轮冲锋似在准备着,重新武装起来的高昌勇士们威风凛凛的挥舞弯刀,手举连发弩,齐声道:“愿听令。”

  杜怀宝迅速将剩余的几百名唐军分为四队,解开马腿,上马列队后再次看向了李道玄。

  李道玄方才已将自己所设想的一套阵法想清楚,便走到杜怀宝身前沉声道:“我这阵法名为八阵图,乃是昔年诸葛圣贤所用的阵法,你须得如此……”

  其实他设想的阵法,却是那奇门遁甲术里的八门阵,与当年诸葛亮的八阵图不可同日而语,但想来用在这里应该有点效果。

  杜怀宝是读过书的人,听到这里信心大增,便依照李道玄的说法,迅速将唐军沿八方聚成了休门、生门、伤门、杜门……

  李道玄浮空而起,再看了一眼,又将那一直在沙中埋着的毒灵丹青冰取了出来,放在了死门之前。

  杜怀宝更将最后两百支破灵箭分发下去,终于布置好了,便凑到李道玄身旁道:“仙长只需下令,吾亲舞战旗指挥,我看这阵法隐含妙处,定然能挡住沙盗的。”

  李道玄长出了一口气,耳边又响起了沙盗冲锋的号角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