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看乔师望已到了他三丈的距离,这假道士狰狞的笑了起来,手中的毒灵球已是捏碎了外壳。就在这时,他的面前忽然冒出了一个年轻人,还对着他笑了一下。

  这假道士脸色一变,左手画了一个半圆,但见一道弯月状的青芒斩向了这个少年。弯月青芒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裹住了四周的沙尘,每一粒沙尘都笼上了白色的寒霜。

  李道玄出现的恰到好处,就连位置也是精妙到了极致,正在这假道士侧面一丈处,他背对勒马惊疑的乔师望,双手捏出九大手印中凝力最强的宝瓶印。左手握拳置于右手之上,左右双手的拇指并排在一起,代笔阴阳金元之力的灵力被压缩成了如瓶口大小,瞬间击了出去。

  凝重的宝瓶印带着金元之力破开了那道弯月青芒,也破开了这假道士身上的防御之力,正中他的胸口。凝聚的宝瓶印击打到胸口产生的破坏力让这假道士全身都凝固了,自肚腹开始爆开的伤口就如被数千道灵力刮过,细碎到发丝般的血肉纠缠在一起,血肉下的丹海元婴都随之爆裂开来。

  一个巨大的瓶口形大洞出现在了假道士身上,宝瓶印冲击之下,后方跟来的张家修士们一排三人都被这凝固的灵力击中,整个身子飞了起来,咔嚓声中护体灵力破散,肉身骨头尽碎。

  李道玄伸手握住了飞出来的那枚毒灵丸,转身对惊呆了的乔师望说道:“乔将军,这些人都是那张家修士冒充的,月泉观已被他们灭门了。”

  乔师望一句话不说,身下战马却退了三步,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李道玄,举起长剑沉声问道:“这位英雄是从何处来?”李道玄犹豫了一下,还未答话,那背后追来的假道士们齐齐挥动手臂,带着灵力的毒灵球一起就如半空落下的黑色石子,一起飞了过来。

  远方的白天子惊叫一声,李道玄的身影闪动起来,脚下自然的踏在了生死八门的生门位置,伸手拽下了乔师望,几步之后便踏过了九宫八卦位,落到了正张弓驱马的骑士身前。

  李道玄手扶乔师望站定,双手五指交叉捏在了一起,拇指藏在掌心之中,祭出了这可以控制人心神识的‘外缚印’。

  解一切困厄四印会的外缚印下,李道玄的身影陡然如天神般高大起来,他沉声道:“放箭!”

  被外缚印笼罩的最前排的骑兵们不由自主的松开了手,数十只破灵箭击向了前方。

  在这数十支长箭飞舞的声音中,前方的毒灵丹也是飞了过来。

  也亏得李道玄这声令下,这一排破灵箭极为艰险的将最前方的毒灵丹挡了下来,落到地上的毒丹冒出了黑色的烟雾。但还有数十枚毒丹依旧飞了过来。

  李道玄手指变幻,外缚印化为内狮子印,双手食指并列突出在手掌外,阴阳木元灵力叠合在一起,无数如荆棘般飞舞的木元在半空拉起了一张巨大的网,将飞舞来的毒丹挡在了前方。

  后方的张家修士们都是大喝一声,忽然各自咬断手指,数十道血箭喷射出来,在诡异的灵力中推动着被李道玄挡住的毒丹继续前进。

  李道玄冷笑一声,手中内狮子印转为外狮子印,凶猛的金,火,元灵重叠在了一起,数十道灵力也是顶住了上空的毒丹,推动着向张家修士们的方位前行。

  双方便以天空的毒丹对峙起来,唯一不同的,是李道玄一人之力挡住了数十修士。

  乔师望早已醒悟过来,手中长剑挥舞之下,一名随身的护卫便根据将军的命令挥舞起了战旗,战旗舞动之下,背后的两千轻骑迅速动了起来,前方一排射出过破灵箭的骑士后退,左右拉弓的骑士策马奔来,这一次破灵箭是瞄准了那些挥舞血箭的张家修士。

  呜的一声响动,弓弦震动的声音还未消散,破灵箭闪动寒光的箭头已倒映在了张家修士的眸子中。但这些修士丝毫不动,任凭这破灵箭击穿了身躯,破坏着肉身。

  他们并未死去,鲜血横飞的肉身却集体闪出了一团黑茫,半空推动毒丹的血箭之力更是强大起来。

  天魔解体大法,魔道曾经以此击破仙流大军的秘技,此时竟然在这些张家修士的身上施展了出来。在天魔解体大法下,这些修士的力量增强了不止一倍。

  李道玄没有料到这个情况,本已渐渐占了上风的外狮子印,在这等变故下已有些捏不住,半空的血箭中还带着丝丝的穿透之力,阴寒的力量已冲到了他的身边。

  乔师望长剑一挥,第二轮破灵箭再次飞舞出来,黑色的破灵箭这次是全军发动,长箭飞过的轨迹都带着一丝丝异常的曲线。

  但就在此时,黑夜天空的明月忽被一团乌云遮住,但见三天人影化作的黑点就在乌云之下疯狂的乱斗着。

  第二轮破灵箭有否见效,乔师望已看不到,忽然黑下来的天幕遮住了所有骑士的视线。身在局中的李道玄也感到了危险,外狮子印再次变化起来,日轮印祭出,双手无名指纠缠在一起的手印,激荡出了最为精纯和凝聚的火元灵力,黑沉沉的夜空中忽然出现了数十条飞舞的火龙,火龙之光裹住了天空的毒丹,也照耀了夜空。

  乔师望抓住这关键的时刻,一把扯过了身边指挥护卫手中的战旗,在火光中连续挥舞了三次。

  后方的骑士动了,两千轻骑左右环绕,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破灵箭在战马奔驰中射向了视死如归的张家修士,这次他们射击的是对方的头颅。

  咕的一声爆响,最前方的一名张家修士头颅爆裂,无力的向后栽倒。这一次虽然用光了破灵箭,但也是重创了张家修士,半数修士软倒在地。

  李道玄顿感压力一轻,手中日轮印再次化为外狮子印,脚踏之位自伤门变为生门,大喝声中,半空的毒丹如数飞向了前方的张家修士。

  安西轻骑也在此时自左右突袭而来,夜空下战马踏着黄沙飞舞,速度就如沙漠风暴一般,交叉穿过了张家修士们。这一番马踏刀舞,被李道玄外狮子印压制的张家修士肉体上也是留下了数道伤痕。

  但李道玄却是紧张起来,只因那前方的毒丹已落到了沙漠里。他立刻捏起大金刚轮印,双手中指激荡出了水元灵力,身子却化作了一团飞舞的光点,绕着那些落在地上的毒丹绕起了圈子。

  冰寒的气息裹住了整片毒丹所在的沙漠,冻住了一大片沙尘,也裹住了沙尘中的毒丹。

  一团青色的冰块凝聚起来,黑色的毒丹也在此时爆裂开来,黑色的烟雾在青色冰块中渐渐变作乳白色,就如冰中流动的羊奶。

  火龙早已散去,乌云还未散去,天地一片黑暗。

  李道玄催动大金刚轮印,与散开的星宿海毒丹纠缠起来,乔师望看清了情势,手中长剑在马镫上擦了过去,火花闪动中,一只随身带的油脂火把燃烧起来。

  乔师望挥舞火把之下,那折冲将呼喝起来,两千轻骑都是挥舞起了战刀,在马镫上擦出了一道火花。两千只火把闪动的景象极为壮观。沙漠上两条长长的火龙蔓延开来。

  但也就在这时候,无声无息接近的沙盗骑兵自四方接近过来,不知为何,黑夜中他们似乎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默默无声中四支分散的沙盗骑兵队握起了手中的牛角弓!

  尖锐的弓弦声在火把燃烧声中悄无声息,直到带着三棱刺的箭头击穿外围的安西骑士时,乔师望才发觉自己犯的这个致命错误。

  第一轮箭雨带走了数百名安西骑士的生命,扑得最近的却是西方绕来的沙盗们,他们蜷缩着身子,身子越过了马头一身,手中挺着的却是长长的沾着毒液的长矛。

  这一队约只有三百人的沙盗目标不是大唐的骑兵,而是落在后方的八千高昌后勤军。

  黑夜中,一只只有丈余长的长矛刺穿了毫无防备的高昌后勤军,第一轮冲锋下,几乎每一支长矛上都穿过了数条尸体。

  沙盗们挥舞手中长矛,顺势将这些刺穿一串高昌后勤军的长矛插入了大地,然后各自抽出了雪亮的弯刀,顺着高昌后勤军掩杀了过去。

  这是一场流畅的屠杀,每一次刀光闪动,都带起了一颗头颅。十数刀后,已沾满血浆有些卷口的弯刀再次被抛弃,沙盗们呼啸一声,再次自马鞍上抽出了崭新的弯刀。

  一名魂飞魄散的高昌后勤小兵藏在了尸体堆中,在映照着前方火光的刀影中,清晰的看到了这群沙盗马鞍上那捆扎着的数十把弯刀。他吓得晕了过去,却被一匹飞驰过的战马马蹄踏碎了脑袋。

  高昌后勤军并不是没有反抗,最外围的押运粮草的后勤军脑袋滚落时,八千人正中的牵马后勤军都反应了过来。他们翻身上了战马,但在冲锋突围前却尴尬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合适的武器。

  自从大唐征服高昌后,乔师望曾多次上表奏请朝廷,希望为大唐服务的高昌军也能配上制式武器。但征服高昌的第一功臣侯君集却是极力反对。侯君集认为西域之人并没有完全臣服,他们骨子里对大唐是带着仇恨的。于是才有了这样尴尬一幕。

  这些试图反击的高昌军只能挥舞着唐军早已淘汰的,几乎是大隋年间留下来的老旧武器,拼命的向着西方逃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